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付诸东流的努力
    ,

    第420章 付诸东流的努力

    “传朕命令,安伯候府贪污受贿,私自养兵,责令收回兵力,削其爵位。”说着,苍帝顿了顿。

    “陵王愚昧,听人挑唆,责令禁闭三月,革除所有职务。”

    苍帝说完这些,整个人明显的变得疲惫。

    德公公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是照办了。

    事情办的迅速,为了减少百姓的不满,甚至是摘除了陵王贪污的事实,百姓们只以为陵王是被冤枉的。

    原本对于安伯候的处置,百姓们还是有些不满的。

    但是很快的,苍帝就派了户部钦差前往江南,对灾民重新统计,并且补齐损失。

    京城的安伯候府被苍帝收回,大而在江南的安伯候府因为是林家的百年老宅,所以并没有收回,但是林家的产业和钱财,全部都充了公。

    皇后和陵王此刻是自身难保,自然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保林家的。

    所以,一时间,苍澜昊的势力损失了大半。

    即便这次的事情最后并没有真正的落在苍澜昊的头上,但是苍澜昊多年经营的名声也毁了大半。

    陵王府。

    “嘭!”

    “噼里啪啦!”

    各种杂乱的声音自苍澜昊的书房内响起。

    站在门口的江仁和江义两人的脸上有着担忧,却是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去。

    此时此刻,谁出现在苍澜昊的面前,谁就会遭殃。

    “苍澜陌,我要你不得好死!”苍澜昊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书房外,让人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那声音绝对带着浓浓的杀意和恨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的动静才渐渐平息。

    “来人!”苍澜昊的声音再次传出书房。

    江仁江义两人相视了一眼,随即便进入了书房中。

    才一进去,看到的就是满地的狼藉,所有能够杂碎的东西全部都被杂碎,竟然看不到一个完整的物件。

    再看苍澜昊,此刻脸上青筋暴起,眼眶通红,满目的狰狞,看着就十分的骇人,让人不敢再看第二眼。

    江仁江义很自觉的垂首不再多看,只恭敬的抱拳齐声道了一句主子。

    “传令下去,让精兵撤退!”苍澜昊声音阴沉。

    这么多年的经营,他才养了几万的兵力而已,这一次的事情让他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可是,他不甘心。

    若是留下一些精兵,或者还能有转圜的余地。

    江仁江义闻言沉默了半晌,在感觉到气压骤降之后,江仁才有些忐忑的出声。

    “主子,来,来不及了。”

    这话一出,书房内的气息瞬间凝结,苍澜昊冷冷的视线落在江仁的身上,让江仁身形一僵,不敢说话。

    江义见状,心中虽有畏惧,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道:“江南传来消息,信王身边的封凌已经带人将兵力收服了。”

    说道这里,江义顿了顿,随即便继续道:“从者收编,不从者直接斩杀。”

    最后一个杀字刚刚落下,一道气劲直接朝着江义袭来。

    江义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摔了出去,狠狠的撞在门上,吐出几口鲜血。

    忍着疼痛,江义从地上爬起来,恭敬而又畏惧的跪着,不敢抬头。

    而此时在苍澜昊身边的江仁也只是跪着,不敢说话。

    苍澜昊没有再理会自己的两个属下,只眯着眼眸,眼底透着一丝的阴冷,而那紧握的拳头,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彰显了他心中所想。

    事情闹的这般大,苏小喜即便是大门不出,也都知道这件事了。

    只是,苏小喜却是不知道这事情是苍澜陌做的。

    直到周锦书过来,绘声绘色的将整件事给讲了一遍。

    “哈哈,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苍澜昊这般狼狈,阿陌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周锦书笑的非常畅快,却没有看到苏小喜的眼眸微微眯起。

    “你是说这事情是阿陌做的?”苏小喜问。

    “额?”周锦书止住笑,一脸不可思议,“你不知道?”

    看着苏小喜那似消费笑的表情,周锦书纠结了。

    这,阿陌怎么就没有告诉苏小喜呢?

    那他是该说呢?还是该说呢?

    想着,周锦书干咳了几声,想了想才有些心虚的道:“那个,上次的事情,我给阿陌说了。”

    “所以说,这次的事情,阿陌是为了我?”苏小喜继续问。

    周锦书闻言,然后便一改之前的心虚的模样,一脸八卦的看着苏小喜,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苏小喜闻言,却没有回答周锦书的问题,只是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

    她总觉得,事情不会就这样的完了。

    以苍澜昊那样擅于伪装的人,绝对不会就这样的算了的。

    心中,再次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边往回走,苏小喜边抚摸着小腹。

    是不是怀孕后,人就会多想呢?也许,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呢。

    当然,对于苍澜陌为自己做的,她心里其实还是感动的。

    她不会以为苍澜陌做这些事情有多么的特意,毕竟事情能够这么快速的做成,就已经表示了苍澜陌的早就有了充足的证据了。

    只是因为自己,他将事情提前了,这样或者就会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

    这些,都是为了她,她如何不感动?

    不得不说,苏小喜是聪明的,将事情都给猜透了。

    只是,感动之余,她心中那种闷闷的感觉就是无法压抑。

    京城,好似已经平静了。

    在京中基本上看不到苍澜昊的身影,陵王府的大门也大多时间都是紧闭着的。

    只不过,这却并不代表苍澜昊什么都没有做。

    在这几日,苍澜昊府中的暗卫进进出出,江仁江义也显得异常的忙碌。

    而苍澜昊这几日只在等待着时机。

    在这几日,陵王府的下人对苍澜昊都是畏惧的,而对苍澜昊最为畏惧的则是死里逃生的秦语嫣。

    看到苍澜昊走进自己的房间,秦语嫣的眼眸就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而看着秦语嫣的苍澜昊,眸子里已经少了往日里的情意,有的只是一脸的冷意,还有那眼底的丝丝的疯狂。

    只见他直接上前,一把攥住秦语嫣的下巴,紧紧地捏着。

    “你不是喜欢苍澜陌么?我就让你看着他覆灭,看着他倒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