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孕吐,让出使北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24章 孕吐,让出使北海

    想着的时候,苏小喜那淡漠而又愈加绝美的脸不由得浮现在他的心头。

    “秦公子,王妃身子不舒服,先休息了。”

    玲玉不慌不忙的道,随即上前一步将手中端着的一杯茶递给秦子谦。

    “王妃说了,秦公子方才来的时候喝的红茶口中留了余味,这绿茶正是去味的。”

    秦子谦一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茶,怕就是解药了吧。

    想着,秦子谦的眼底划过一抹痛心。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从小疼爱的亲妹妹,竟然有一天会对自己下毒。

    想着,秦子谦接过茶盏的就一口饮尽,然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看着秦子谦离去的背影,玲玉将茶盏给拿起,便匆匆离开了前厅。

    等玲玉离开,苍澜昊和一个青衣男人出现在前厅里,看着门口的方向,苍澜昊的唇角掠出一抹冷笑。

    随后,苍澜昊才看向一旁的青衣男人。

    “阁下觉得,我们这乐安郡主可是能够医治你们娘娘的病?”

    原来,这个青衣男人是北海国离妃的侍卫,是苍澜昊暗中放出苏小喜毒术了得的消息之后,这人才找了过来。

    因为对苏小喜的毒术有所怀疑,所以便有了这一次的试探。

    青衣侍卫闻言,却是蹙眉。

    “毒还未能全解。”但是在这青衣侍卫的心中,却是已经有了计较。

    至少,苏小喜是目前他们找到的最厉害的毒师了。

    苍澜昊看了一眼青衣侍卫,却是不语,只坐在一旁,一副悠然的模样。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也不信这青衣侍卫还能找到比苏小喜还要厉害的毒师。

    据他所知,苏小喜的毒术可是比的毒王还要厉害几分的。

    当然,事实上,毒王和苏小喜现在的毒术已经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前厅陷入了沉默之中。

    没多久,青衣侍卫便朝着苍澜昊抱拳,道:“还请陵王相助。”

    青衣侍卫心知苏小喜郡主的身份,并非是普通的毒师,想要将苏小喜带到北海国实在是不太容易。

    苍澜昊闻言,眼底闪过精芒,唇角的笑意更是加深了几分。

    三日后,北海的国书便传到了京城,海帝点名要让苍冥的乐安郡主前往北海,为离妃解毒。

    苍帝收到国书的时候,脸色都沉了下来。

    “这北海简直是嚣张!”苍帝怒而摔了国书。

    再怎么说,苏小喜也是他亲封的郡主,若是这样随便的去给人当毒师,这岂不是打了苍冥的脸。

    “皇上,那这件事”德公公在一旁询问。

    苍帝闻言并没有回应德公公的问题,只沉声道:“三儿可有消息了?”

    这件事,最好的商议对象便是三儿。

    只是苍帝心中比谁都清楚他的三儿并不在京城。

    这么久都不曾寻得三儿的消息,苍帝心中难免会担心。

    “皇上,探子不曾寻到洛王的踪迹。”德公公如实的说。

    苍帝闻言眉头一凝,“小喜丫头那边可有消息?”

    “没有!”

    苍帝一听,眉头拧着更紧了,一双手紧紧地揉着太阳穴,一脸的疲惫。

    德公公瞧着苍帝这般,不由得劝解道:“皇上,洛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皇上保重龙体才是。”

    苍帝听着无话,只一会儿,便对德公公道:“你让人去请宁公公过来,朕有事找他。”

    也许,很多事情已经要开始进行了。

    德公公微愣,便是退下了。

    至于北海国的国书,苍帝并未做理会。

    然而,似乎是知道苍帝不会应予国书里的内容一般,只隔了一天,就传来了西北边境出事了。

    北海军队集结,正在边境给苍冥国施压。

    北海的疆土一直由叶子柔的亲舅舅袁竖守着,兵力也是充裕,这要是打起来,苍冥国未必会怕。

    只是,一旦有战争,受苦的必定是百姓。

    在京中,有不战阵营,也有迎战阵营。

    两个阵营在朝中吵闹不休,还没有一个结果出来,百姓们就不知道被谁给煽动,闹腾起来了。

    官员有两个阵营,可是百姓却不会想那么多。

    在百姓看来,只要要有战争,吃亏的就是他们。

    又经过了煽动,所以自然而然的,这些人都将矛头指向了苏小喜。

    乐安郡主府,几乎被百姓给包围。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请郡主出使的北海国!”

    “郡主为何不愿意去北海,却要眼睁睁看着两国战乱?”

    “郡主明明是举手之劳,因何不愿去做?”

    是请求,更是指责。

    在他们看来,苏小喜就是自私,就是不愿意为国奉献。

    可是他们忘记了,苏小喜只是一个女流,而苍冥的京城到北海的国都,距离非常的远。

    而他们更加不知道的是,苏小喜此刻还是有身孕的女子。

    此时此刻,郡主府中,苏小喜已经快要把自己的胆汁都给吐出来了。

    之前还好好的,突然的就孕吐的厉害了。

    才两三日的功夫,苏小喜整个人瘦了一圈,更显单薄,看得沁儿和流星满心的心疼。

    “郡主,要不要请文太医过来?”沁儿担忧的问道。

    这样吐下去,当真不是办法啊。

    苏小喜却是摆摆手,不让请大夫。

    只是苏小喜心中却是疑惑,自己似乎自那日之后,已经许久不曾见着离苏,也不知道离苏此刻在哪里。

    这突然的想念苏小喜并未曾意识到有任何的不妥,只是就这么想了而已。

    闭了闭眼睛,苏小喜有些虚弱的道:“给我那点吃的过来吧!”

    虽然吃了就吐和辛苦,但是不吃也是不行的。

    沁儿见苏小喜虚弱的模样,满眼的心疼,正要转身的时候突然地想到了什么,便对着苏小喜道:“郡主,奴婢去抓些之前离公子开的药吧。”

    离公子开的药,必定是好的。

    苏小喜闻言只是点了点头,挥手让沁儿去忙了。

    等沁儿离开之后,苏小喜便转向流星,“外面怎么样了?”

    问出话的时候,苏小喜脸上依旧十分的虚弱,但是眼眸却是冷沉了几分。

    这几日她都不明白苍澜昊为何要给秦子谦下毒,现在又正好爆出了北海离妃中毒的事情,她不觉得这是巧合。

    只是,又想不通这两件事之间的必然的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