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你们生死,与我何干?
    第426章 你们生死,与我何干?

    此时此刻,苍帝面上虽是威严,但是眼里却是透着随和。

    苏小喜并没有立刻回答苍帝,但也只顿了顿,便开口道:“皇上若是觉得为难,小喜愿意去北海。”

    在来皇宫的路上,苏小喜就已经想明白了。

    既然有人这么想让自己去北海,那么肯定会有什么东西正等着自己。

    即便自己不愿去,到时候背后那人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制造事端逼自己去。

    与其那般的被动,倒是不如主动一些。

    而且,她觉得离妃身上的毒必然是玄级的。

    北海肯定有玄级毒师,而那个玄级毒师是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个黑袍男子,却又是未知。

    也不知道为何,苏小喜总觉得那个黑袍男子身上有秘密,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秘密。

    她想要找到那个人。

    这种想法,是在进宫的路上就出现的。

    出现的莫名其妙,却又是那么的执着。

    苍帝一听苏小喜愿意去北海,不由得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松了口气。

    只是很快的,苍帝的神情便化作担忧。

    “可是你这身子”他的小皇孙还在她肚子里呢。

    而且看着小喜丫头这小身子板瘦的,可能承受的起旅程的奔波劳顿?

    “我身子无碍,还望皇上不用担心。”苏小喜安慰。

    苍帝虽然叫自己来,或者是生出了让自己过去的心思,但是却也是真的关心自己。

    所以苏小喜对苍帝的态度也少了一丝的淡漠,多了一丝的真诚。

    苍帝看着苏小喜这样,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出口的话最终变作一声的叹息。

    “罢了,朕让文太医过来一趟吧。”不给苏小喜请脉,他也不放心。

    苏小喜点点头,并没有拒绝。

    左右也是皇帝的好意。

    而此时,无上楼中。

    封子寒满面的沉吟,面上带着寒霜,一双眸子极为深邃,不知在那眸子里藏着怎样的风暴。

    夙惜和夙荣两人看着封子寒这样不由得相视一眼,面上带着一丝的不解。

    “主子,这事情还不是你让人做的么?”

    很显然的,封子寒此刻的心情并不美好。

    而之所以心情会不美好,正是因为京中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因为封子寒这几日有事,所以也并没有出现在无上楼,甚至是夙惜夙荣都不知封子寒这几日人在哪里。

    只是有一点,夙惜夙荣这几日对京城发生的事情非常的了解,几乎是全程关注。

    只因为他们都以为这事情是出自主子的手,毕竟主子心中是想着要将苏小喜带到北海国的。

    再说了,那离妃和主子

    只是,夙惜的话音刚落,便已经接收到了来自封子寒的瞪视。

    这瞪视,不仅是让问出口的夙惜背脊发凉,就算是没出门的夙荣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因为,他们这一刻才知道,这件事与自家主子是没有关系的。

    还好,他们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推波助澜,不然此刻他们两人真的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好好的站在这里了。

    “这件事的用最快的速度跟我查清楚。”封子寒沉声交代。

    夙惜夙荣闻言,却是对视一眼,并没有动作。

    封子寒一记冷眼扫来,两人眸光一紧,但是也并没有动作。

    “主子,这件事您预备怎么办?”在封子寒给予的压力下,夙荣开口,面上有些凝重。

    封子寒看了一眼夙荣,随即便往椅子上一靠,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主子,这次的事情,你何不顺其自然将计就计?”夙荣出声。

    封子寒闻言,眸光变得愈加深邃,却是不语。

    夙荣夙惜没有得到回应,脸上有急切。

    “行了,去查!”封子寒只沉声道,并没有对夙荣的话做出回应。

    夙荣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夙惜给拉住。

    而后,两人便抱拳离开。

    屋内便只剩封子寒一人,只是此时此刻封子寒眼底的深思,却是谁都看不清楚。

    至于苏小喜,在文太医诊断无碍之后,便离开了御书房。

    只是苏小喜拒绝了宫中的马车送自己回去,而是自己往宫外走去。

    如同苏小喜所想,自己到了宫外之后,便看到一大群的百姓等在那里。

    虽然离的远,但是却抵不住那多的人。

    苏小喜从宫中走出的时候,所有的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苏小喜的身上。

    高大宏伟的宫门和瘦小的苏小喜,是那样鲜明的对比,这样显得苏小喜更娇小了几分。

    而苏小喜在两个丫鬟的跟随下,一步一步的朝着百姓们靠近。

    步伐十分的从容,脸上神情淡漠,虽然身形小,但是却从中散发出一种很强大的气势,让等候在宫门口的百姓们一个个的莫名不敢与他们对视。

    走到离百姓们几丈远的地方,苏小喜才缓缓停下步伐,一脸的沉静的看着众人,神色极为淡漠。

    两方对峙,谁都没有说话。

    人群中逐渐开始骚动,开始议论纷纷。

    “这皇上怎么这么快让郡主出来了?”

    “事情成了还是没有成?”

    “郡主会去北海么?”

    “这仗是打还是不打?”

    声音越来越嘈杂,只是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在宫门口出头。

    众人都是一边议论着,一边眼巴巴的看着苏小喜。

    终于,人群中还是有人按捺不住了。

    “乐安郡主,你不能为了自己的安逸而不顾我们的死活啊!”

    “乐安郡主,我们不想打仗!”

    “乐安郡主,只是让你去救人而已,你便是去吧,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大,语气也越来越理所当然,却是没有想到苏小喜的面色愈加冰冷。

    终于,有人发觉了苏小喜的不对劲而止住了声音,然后人群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既然你们觉得我去不会有什么损失,为何你们不自己去?”苏小喜冷声道。

    闻此言,有人正要辩驳,但是苏小喜却不给那人机会,只是用冰凉的视线扫向众人。

    “你们的生死,与我何干?”苏小喜冷笑,虽然自己是决定去北海了,但是却不是说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

    若是每次遇到事情这些人都将自己推出来,自己不被累死估计也得被气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