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摔死久久了
    第431章 摔死久久了

    羽十一在心中诽腹,而流星却是鸟都没有鸟他一眼,直接放下了手中的长剑,然后退到一旁,将一切交给了苏小喜。

    看着流星的样子,羽十一心中郁闷不已。

    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苏小喜。

    还别说,羽十一的脸有些圆,看着特别嫩,这样眨巴着眼睛的模样嗯,其实挺萌的。

    但是俗话不是说了么?卖萌可耻。

    苏小喜可不是因为别人卖萌就会忘乎所以的人。

    所以,苏小喜作势朝着自己的袖子里探去,嘴里不疾不徐的道:“你是自己说呢?还是我让你说?”

    羽十一一听,背脊挺得直直的。

    “我,属下还是自己说吧。”

    跟在苏小喜身边这么久,他可是知道苏小喜的袖子跟百宝箱似的,能够从里面的掏出很多的毒药。

    看过一些人中招,他可没有想要试一试的打算。

    于是,屋内陷入了沉默。

    然后,羽十一开口了。

    “周少庄主去了源城之后找到过一些蛛丝马迹,确实发现了一座山崖上有打斗的痕迹,也曾找到了许多的箭矢。”

    说到这里,羽十一顿了顿,方才那个有些跳脱的模样不复存在,只剩一脸的凝重。

    “只是,周少庄主无论是在山崖下还是在山崖下,都没有找到主子的踪影。”

    见苏小喜拧起了眉头,羽十一当即便道:“不过山崖下有一个小谭,掉下去还不至于会致命,如果主子真的是落崖了,估计也是去了别的地方。”

    说完了这些,屋内就更加的沉默了。

    沁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苏小喜,没有想到小姐的的梦境竟然是真的。

    苏小喜听了羽十一的话之后,就更加的肯定了梦的真实性了。

    只是若是这般,苍澜陌究竟是去了哪里?

    心中虽然担心,但是苏小喜也知道,崖底找不到苍澜陌,就表示苍澜陌此刻应该是没事的。

    没消息,有时候是最好的消息。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苏小喜也不再纠结,在吃了早点之后便上路了。

    而此时与众人失去了联系的苍澜陌,其实就在山崖下,就在那个水潭边。

    一同在水潭边的人,还有出现在苏小喜梦境里的天阳天诀,以及魅影。

    因为掉下来的时候四个人都落在了水潭里,所以倒也无碍。

    而他们身上的伤也都是小伤而已,如今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只是,此刻四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因为,明明他们只是在山崖下,却怎么都没法走出去,就这样,四个人被困在这里有半个多月。

    前面几天的时候,苍澜陌他们还会找路,后面他们就察觉到不对劲,所以就没有继续找路。

    这样走不出去不可能只是迷路这么简单,应该是这个地方有什么阵法才是。

    只可惜,四个人都不懂阵法。

    按理说,冥楼的人或者鬼谷的人都不是吃素的,若是这么久的没有他们的消息,应该回来找寻。

    而只要是有痕迹,就一定会发现他们到了山崖下。

    既然他们能够闯入到阵法里面来,那些找寻他们的人即便是不会破阵,但是应该也能闯进来才是。

    但是,十多天过去了,却没有一个人进来这里。

    这一点,他们就有些纳闷了。

    而被困了这么多的时间,四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更有非常深浓的挫败感。

    原以为阵法这种东西只是书籍中记载,只存留在传说中,却从未想到过会被他们遇到。

    他们更加不知道的是,周锦书带着人曾经几次就停留在他们旁边的水潭边。

    只可惜,他们说都看不到谁,也感知不到谁。

    明明是一个地方,但是其实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苍澜陌靠在一棵大树旁,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

    许久不曾看到喜儿,他好生想念,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这么久没有传回去消息,不知道喜儿会不会担心自己。

    一想到苏小喜,苍澜陌就恨不得直接将阎罗殿给扫平。

    原本是顺着皇叔的踪迹找过来,可是非但没有看到皇叔,反倒是中了埋伏。

    而这山崖下的阵法,苍澜陌不相信与阎罗殿的人无关。

    眼底划过一抹冷意,苍澜陌闭上了眼睛,平心静气的开始想办法。

    虽然不知道阵法真实的存在,但是这方面的书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看过。

    那还是母妃拿给自己看的。

    只是时间太过于久远了,让他一时间想不起来书中的内容。

    而这十多日,他就在想那本书,只差一点,那书中的内容就能够记全了。

    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是不能着急。

    生门,死门

    就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就在头顶!

    一双冷眸迅速睁开,只一瞬间苍澜陌便一跃而起。

    “啊啊啊!救命啊,要摔死久久啦!”

    一个稚嫩的声音的传来,让戒备起来的四个人皆是一愣。

    小孩子?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在苍澜陌方才的位置,一团白色以非常快的速度往下坠落,眼看就要摔到地上了。

    没有一点的犹豫,苍澜陌身形一闪,眼疾手快的就抓住了那白色的一小团。

    “啊啊,我摔死了,臭小白,烂小白,你害久久再也见不到娘亲,再也找不到爹爹了,呜呜呜呜,久久好可怜!”

    围到苍澜陌身边的三人,包括苍澜陌在内,嘴角都忍不住的抽了抽。

    谁家的小孩,怎么这么聒噪?

    这大概是四个人此时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了吧。

    “呜呜呜,久久要死了,如果有下辈子,久久一定要把臭小白炖了,以报久久一死之仇。”

    白色的一团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人提着,根本就没有着地。

    而且,他被提着的位置,实在是有点尴尬。

    因为时间问题,苍澜陌只提到了他的屁股那一块。

    “呜呜呜,娘亲,久久”

    “你再聒噪,我就让你真的摔死。”终于,苍澜陌是受不住这样的聒噪了,开口冷声威胁。

    不是他不懂得爱幼,实在是这个孩子太聒噪了,简直是让人受不了。

    有没有摔死,他自己不知道么?

    没有着地,他不知道么?

    当然,苍澜陌也没有发现自己竟然跟一个小团子计较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