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很像久久的娘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85章 很像久久的娘亲

    离苏则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苍澜陌,眼底含笑,如沐春风。

    只是,那眼神,在场只有苍澜陌一人能懂。

    那里头,分明就红果果的写着‘幼稚’两个字。

    苍澜陌差点炸毛,而这个时候,苏小喜出现在了楼梯口。

    “离大哥!”

    看到离苏,苏小喜眼底带着激动。

    什么便都不顾的朝着楼下跑来,却是看得苍澜陌心惊胆战。

    不等苏小喜自己下楼梯,就只见一蓝色的身形一闪,又听得苏小喜‘啊’的一声惊呼。

    下一瞬,苏小喜就被苍澜陌抱的到了一楼。

    “刚才那样很危险,你知道不知道?”苍澜陌训斥,眼底依旧带着心有余悸。

    当然,虽说是训斥,但是苍澜陌是舍不得对苏小喜太大声音的。

    苏小喜心知自己方才那样确实是危险,毕竟自己此时是双身子。

    故而朝着苍澜陌吐吐舌,一副悻悻的道:“我知道了啦,下次不会了。”

    然后,便看向离苏。

    “我只是知道离大哥来了,心中高兴。”

    苏小喜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上一句话还带着撒娇俏皮的意味,让苍澜陌恨不得狠狠的摁入怀中疼爱一番。

    不过下一句话,却是让苍澜陌黑了脸。

    离大哥?他们何时这般亲密了?

    而且,不过是一个白狐狸来了,有什么好高兴的?

    苍澜陌吃醋了,后果

    “离大哥,你怎么迟了几日?”

    嗯,因为苏小喜的目光都在离苏的身上,所以苍澜陌注定无法让苏小喜承担她吃醋的后果。

    只是,苍澜陌还是在心中默默记了一笔。

    离苏听到苏小喜的问话,却是朝着苏小喜笑了笑,那笑容如同春日的暖阳,似要将人融化。

    “路上有事情耽搁了。”离苏道。

    只不过,无人瞧见离苏眼底那一闪而过异样。

    只能说,离苏笑着实在是太暖人心,让人忽视了其他。

    苏小喜对于离苏的话也不疑有他,也就没有继续再问。

    不知道为何,看到离苏,她便莫名觉得安心。

    而一想到离苏消失这么久就是为了给自己找药,苏小喜心中更是说不出来是怎样的滋味。

    离苏不知苏小喜心中是何想法,上前便对苏小喜道:“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声音依旧透着温暖,有些醉人,更是暖人心。

    苏小喜没有犹豫,将手伸出。

    离苏那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就那么优雅的搭在苏小喜的手腕上。

    可以肯定的是,若非离苏此刻正在为苏小喜诊脉,苍澜陌铁定得剁了离苏的手不可。

    该死的,他身上若是有手帕就好了,那样就不会让离苏的手碰到喜儿的肌肤了。

    想着的时候,苍澜陌盯着离苏的手的视线,就像是要将那手给盯穿一般。

    一直站在一旁默默无语的云临只看了一眼苍澜陌,便别开了视线。

    而天阳则是觉得,他们的主子似乎只要一见到离苏公子,醋劲就特别大。

    就是不知道,醋吃多了,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而坐在周锦书旁边的宁久久,此时眼底更是疑惑了。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跟谪仙一样的哥哥也好面熟呢?

    可是,自己分明是没有见过这个哥哥啊,不然这么好看的哥哥,自己绝对不可能忘记的。

    苍澜陌觉得,离苏的手放在苏小喜手腕上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些,这分明就是吃豆腐。

    这个想法生根发芽了之后,苍澜陌的脸色就更臭了。

    正要上前提醒,离苏却是在这个时候收了手。

    只不过,离苏脸上的笑容收起,眼底微沉,浮现些许薄怒,其间更是闪过一抹锐利之色,不过很快的便收敛,又恢复了那温润如玉的模样。

    因而,苏小喜没有看到。

    倒是苍澜陌给看到了,并且让苍澜陌蹙起了眉头。

    “你这身子日前曾受过亏损?”离苏问。

    虽是这样询问,但是离苏却是能够基本确定了。

    虽然,她这身子是给及时的调养好了,可是却依旧改不了曾受过亏损的事实。

    想着,离苏便看向苍澜陌,眼中带着指责,似在说:你是怎么照顾人的?

    这一次,破天荒的,苍澜陌没有瞪离苏了。

    因为他清楚,确实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喜儿。

    所以,他认!

    苏小喜点点头,却是没有多言,因为她知道离苏能够诊出。

    离苏抿唇,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递给苏小喜。

    “将这吃了。”

    与之前一样,语气依旧温软。

    苏小喜闻言,便毫不犹豫的接过了那小瓶,倒出里面的药就直接的吃了一粒。

    同之前那般,没有丝毫的怀疑和犹豫,是全然的信任。

    这种信任,是发自内心的。

    苍澜陌见着,心中不由得泛起了酸酸的泡泡。

    哼!对别的男人那么信任做什么?

    都是离苏的错!

    想着,苍澜陌再次瞪向离苏。

    只可惜,人家不理。

    苏小喜对于苍澜陌和离苏之间的不对劲是完全没有一点的察觉的,吃了药之后,苏小喜就问出了自己最为在乎的问题。

    “离大哥,我是不是真的练过武?”

    再问一次并非是不相信离苏的诊断,而是因为她太激动,想要确定。

    感觉,跟做梦一样。

    好像是自己想要什么,就来了什么一样。

    自己之前不是一直羡慕轻功么?如果自己有了内力,是不是也意味着能有轻功了?

    离苏似乎是明白苏小喜心中的期待,便笑着点头,那眼神中,依稀可见疼宠之色。

    苏小喜见离苏点头,就更加开心了。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解封内力?”她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然,离苏却是摇了摇头,道:“你这身子还太弱”

    “她身子怎么了?”原本不想跟离苏说话的苍澜陌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事关喜儿,不得不注意。

    离苏却是故意跟苍澜陌作对一般,看都不看一眼苍澜陌,只对着苏小喜道:“等我给你身子调养几日再看。”

    说完,离苏的视线便转向宁久久。

    这孩子,从他出现开始就一直盯着自己了,倒也有趣。

    “你认得我?”离苏问出口,声音温和。

    宁久久闻言,却是摇摇头,“不认得。”久久还是非常诚实的。

    “不过你很像久久的娘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