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与我喜儿何干?
    第502章 与我喜儿何干?

    “离妃中毒,与我喜儿何干?”苍澜陌满不在乎的道。

    李公公闻言,脸上神情一僵。

    这洛王这话说的乐安郡主来他们北海国不就是为了给离妃解毒的么?

    如今怎就说与他们何干了?

    “洛王爷,我们离妃”

    “这就是你们北海的待客之道?”不等李公公话说完,苍澜陌便陈冷开口,眼神中更是透着深深冷意。

    “这”和待客之道有什么关系?李公公一时间还跟不上苍澜陌的节奏。

    苍澜陌只冷哼一声,便站起身来。

    “本王的喜儿需要休息!”说完,抬步就往门外走。

    苍澜陌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就是海帝打扰了他的喜儿休息。

    本来,苍澜陌一行人昨日才来到海城,今日那海帝就迫不及待的来请人了,让苍澜陌心中非常非常的不满。

    他人能够来一趟,已经是极为客气的了。

    可是,李公公却是没有想明白,他只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苍澜陌的背影,心中想着这苍冥的洛王还真是猖狂,竟不将皇上放在眼中。

    等!

    皇上还等着他回宫复命呢,怎可空手而归?

    想着,李公公面露焦急,提步便朝着苍澜陌离去的方向追了去。

    “洛王,我们离妃的病情可是耽搁不得了,若是耽搁了离妃的病情”

    说道这里,李公公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苍澜陌停下了脚步,并且突然的回头,一双犀利的眼眸直直的射向的李公公。

    李公公被苍澜陌看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觉得好可怕。

    这洛王,真的不是好惹的主儿啊。

    李公公心中想着,却是小心翼翼的看向苍澜陌。

    “若是离妃病情被耽搁,那就让海帝当本王和本王的喜儿是来参加丧礼的好了。”

    说完,就不管李公公不敢置信的眼神,直接转身就离去了。

    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离妃中毒了又怎样?有喜儿休息重要?

    怪只怪这公公来的不是时候了。

    一个时辰后,皇宫中。

    海帝听了李公公的禀告,当即愤怒的摔了龙案上的东西。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王爷,竟不将朕放在眼中。”

    说着,又将桌上的东西全部给第二拂了下去。

    李公公看着海帝这般,心中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不知道为何,最近总觉得皇上有些不同了,这脾气也比之前要大了许多。

    幸好,幸好他并没有添油加醋一番,不然估计皇上就不止是摔东西这样简单了。

    御书房中乒乒乓乓,李公公只得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吭声,只想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以免被殃及。

    “李公公,传朕旨意”

    “父皇!”

    就在这个时候,御书房的门口传来了一道沉沉的男音。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李公公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心中忍不住一个瑟缩。

    进来的是一身黑色镶金锦袍的北辰烈,此刻的北辰烈比起之前,眼中更多了一丝的戾气,看着就让人生寒。

    而看到北辰烈,海帝的神情明显的缓和了许多。

    “烈儿来啦!”海帝一脸的和颜悦色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此刻他脸上的余怒并没有消散。

    只是这般,宁公公心中就更加觉得皇上与平日里不同了。

    记得之前皇上听闻大皇子在苍冥国闹出的那些事情的时候,气的直接想要与大皇子断绝父子关系。

    要知道,在这皇家,父与子要断绝父子关系是极为罕见的。

    更何况,这大皇子乃皇后所出,而皇后娘家的势力又极为强大,又怎是轻易能撼动的。

    既是那般了,那必然就是皇上对大皇子气到了极点,失望到了极点。

    可是,大皇子一回来,皇上的态度就变了。

    非但是没有任何的责怪,反倒是重用起来。

    跟了这个皇上大半辈子了,这一次,他是真的看不懂了。

    当然,李公公是不敢将自己的心思给表现出来的,只是一脸安静的站在一旁。

    北辰烈打量了一脸杂乱的龙案,眸色深沉。

    “父皇今日遇到何事,让您这般气怒?”北辰烈问。

    而事实上,他早就知道了是因为什么。

    他倒是没有想到,那苍澜陌竟能维护苏小喜到那般地步。

    不过话也说了回来,既是这般,那苏小喜便是苍澜陌的软肋了,想着,北辰烈的眼底阴沉之色尽显。

    当然,垂眸而立的李公公和气头上的海帝并未瞧见。

    而北辰烈不提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这个,海帝就又是一阵的气怒。

    “李公公,你说。”

    李公公见自己被点名,便将离园发生的事情都给一一讲了出来。

    听完,北辰烈却道:“他们昨日才来海城,许是累了,父皇还是缓缓的好。”

    北辰烈的语气凉凉的,很是随意,少了一丝的恭敬。

    这样的态度,若是平日里海帝该是会生气,但是这次海帝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陷入了思索中。

    虽还是生气,却还是决定不追究了。

    之后李公公让海帝给叫出去了,只留北辰烈一人在御书房。

    两人大概待了一炷香的时间,北辰烈才从御书房出来,而后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李公公就离开了,只留李公公一人在原地蹙眉。

    北海国与苍冥国不同的是,皇子成年后即便没有被封王,也是能够出宫建府的。

    北辰烈出宫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大皇子府,一进去,府里的管家便恭敬的迎了上来。

    “殿下,您回来了。”管家迎上来,一脸的恭敬。

    “人可来了?”北辰烈冷声询问。

    管家闻言,当即便道:“人已经在殿下的书房里了。”

    北辰烈闻言,没有给管家一个眼神,就径直的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遇到北辰烈的下人都恭敬的跟北辰烈行礼,一个个的头垂得极低,对北辰烈甚是畏惧。

    北辰烈却是理都没有理这些人,直接的进入了书房。

    书房的窗户是关着的,里头大有些昏暗。

    而在阴影处,此刻正坐着一个穿着黑袍的人。

    看那身形,该是一个女人。

    “你回来了!”淡然的声音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