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神秘女子,简直在养猪
    第503章 神秘女子,简直在养猪

    “你舍得出现了?”北辰烈看着那女人,语气嘲讽。

    女人闻言却是一阵的沉默,并未言语。

    北辰烈便走到了女人的对面坐定,看着女人的目光却依旧是冰冷而带着一丝的戾气的。

    “来找我做什么?”北辰烈开口,声音极为不客气。

    虽是这样问,但是昨日,这个女人便传来口信,说今日要来的时候,他就大致知道了她的目的。

    “我帮了你,你是否也该帮我尽快除了苏小喜?”女人道,声音淡淡,但是语气中却是带着些许的杀意。

    很显然的,这就是她此行的目的。

    北辰烈闻言的,眼底闪过一丝的阴霾,因为房间昏暗,又极快的逝去,倒也没有人让对面的女子看到。

    其实,苏小喜不知多少次的坏了自己的计划,这让北辰烈恨极了苏小喜。

    而北辰烈也曾让人刺杀苏小喜多次,可是连他自己都搞不懂的是,每次行动失败,他却并没有那么生气,反倒是心情复杂起来。

    当对面的女人让自己杀苏小喜的时候,他甚至想一掌将对面的女人拍飞。

    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你有什么资格让本皇子帮你?”北辰烈冷声问道,声音中透着不屑,“就因为这次你帮了本皇子?”

    “难道我帮你还不足以让你帮我杀一个人?”女子的声音冷了几分,“北辰烈,你别忘了,若非是我,你如今在北海会面对怎样的局面。”

    女子显然是怒了。

    然而,女子的话一说完,北辰烈身上的戾气就更重,甚至是透着深深冷意。

    书房中的女子自然是感觉到了北辰烈对自己的杀气,帽子下的眼神微微慌乱,但是很快的便也就镇定下来。

    虽看不真切她的脸,但是却能够看得出她此刻正抬头,强自压在心中的畏惧看着北辰烈。

    北辰烈笑了,却比不笑还让人觉得可怕。

    “你还提这事?你可别忘了,这事都是本皇子给你背的黑锅,你这次帮本皇子,不是你应该补偿本皇子的么?”

    女子一听,面色一沉。

    “北辰烈,说是替我背锅?难道那件事你以为没有你的手笔么?”

    北辰烈没有回话,只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那女人见状,先是气极,随即便冷笑着起身。

    “既然你是这态度,那么这次就当咱们两清了。”

    说着,女子便往门口走去。

    从那暗处走出,便能看到那黑色的帽檐之下,那白皙的肌肤,以及半张姣好的面容。

    再往上,便是那黑色的帽子,就看不真切了。

    只是,还不等她走到门口,北辰烈的身形便是一动,直接的朝着那女子而去。

    女子并没有察觉,似乎是没有功夫的。

    等她察觉出来的时候,北辰烈的手已经落在她的脖子上了,杀意溢出。

    然,即便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朝着自己袭来,即便是感受到了疼痛,女子还是不动声色。

    只看向北辰烈,目光非常镇定。

    “若是不想让自己的计划毁于一旦,你尽管杀了我就是。”女子冷声开口。

    “不过杀了我,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

    这话,摆明了是威胁。

    而北辰烈的手因为她的话紧了紧,似愤怒。

    可是最终,他还是松开了。

    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不能。

    杀她的后果,目前的自己还承担不起。

    “你背后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北辰烈沉声问道。

    话落,手也松开了。

    “我只为自己做事。”女子声音转柔,带着几许的娇俏,而手则是缓缓的抚上自己的脖子,眸中泛着冷冷的笑意。

    北辰烈冷冷的瞧着面前的女子,对于她的话,他是不信的。

    这个女人,凭她自己能做出那许多的事情,他绝对不信。

    不过,北辰烈却也没有继续持续这么一个话题,只是转身踱步回到了自己方才坐着的位置上。

    至于那女子,此刻依旧站在门口,静静的站着,似乎是在等北辰烈的答复。

    “对付苏小喜的事情,我会帮忙。”北辰烈终是开口。

    女子沉默了一会儿,探寻的目光看向北辰烈。

    而后,笑得有些嘲讽,“你不会这个时候了还准备怜香惜玉吧?”

    岂料,这话却是让北辰烈恼羞成怒。

    那带着杀意的眸子直直的射向那女人。

    “不靠你,我照样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你要不要试一试?”这话,已然也成威胁。

    不靠他,他确实可以,但是一开始会大动干戈。

    可是,若是这女人惹怒了自己,他也不在意动多大的干戈。

    女子闻言,沉默了。

    想必也是不想彻底的将北辰烈给得罪了。

    之后,便走到了方才的位置坐定。

    再之后书房中的两人说了些什么,那就未知了。

    而另一边的苏小喜,再苍澜陌拒绝了李公公之后,果真将‘休息’进行到底。

    基本上苍澜陌无时无刻不陪在自己的身边,吃了就散步,散步完了就睡,睡醒了就吃。

    苏小喜觉得,苍澜陌这简直是在养猪。

    呸呸呸,她怎和猪相提并论?

    总之,她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阿陌,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在第三日早上吃完早膳喝完药散完步,苍澜陌让自己睡觉的时候,苏小喜终于是忍不住抗议了。

    来了海城三日,她还没出去逛逛。

    好,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每天除了吃水散步,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啊。

    比如看一看医毒丹方,比如练习练习她的闪雷鞭。

    虽然自己在毒术上可算是突破了,如今大概也没有什么毒能够难住自己了。

    可是她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况且,那医毒丹方的最后几页,她虽能看懂,却是没有那里面记载的药材,所以还没有亲自实验。

    她不得提前研究一下么?

    再说武功,虽然苍澜陌说自己的内力不低,能与天阳天诀相提并论,可她终究还是缺了实战经验的。

    所以,她是真的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的好不好?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她都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的金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