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没说会被威胁着去
    第504章 没说会被威胁着去

    “怎么了?”苍澜陌装作不懂,“还是喜儿觉得应该我陪着你一同睡?”

    说着,苍澜陌就准备脱衣。

    苏小喜见状,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直接的离床几米远。

    开玩笑,那日自己挑豆苍澜陌之后,苍澜陌当晚就过来勾引自己了。

    关键是,勾引之后,他便又离去,并未做完全套

    呸呸呸,她在想什么?苏小喜脸色爆红。

    关键是苍澜陌子那晚之后,就总是在自己说不困的时候,用一起睡来威胁自己乖乖睡觉。

    她才不要,她现在得坚决抵抗那张床。

    一开始自己还以为自己是睡不着的,可是偏偏每次都睡着了,并且睡的还不愿醒来。

    她也知道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可是这也不是她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理由啊。

    “苍澜陌,我不困!”苏小喜很严肃的道。

    “宝宝困了!”苍澜陌纠正。

    “宝宝才五个月,没有感觉。”应该,没有感觉吧?苏小喜不确定。

    但是为了反抗苍澜陌,她不确定也得确定。

    “你不是宝宝,怎知宝宝没有感觉?”苍澜陌说着,便朝着苏小喜靠近,“乖,上去睡觉。”

    苏小喜见状,赶紧躲开了。

    “我是宝宝的娘。”所以说话更有权威。

    “我是宝宝的爹。”苍澜陌不甘落后。

    说话间,苍澜陌已经一个闪身到了苏小喜的面前,直接的将苏小喜抱住。

    “你不可以这样!”苏小喜就郁闷了,自己都会武功了,之前也跟苍澜陌和离苏学了如何快速移动身子,如何使用轻功。

    如今虽然不那么熟练,但是终究还是会的。

    可是在苍澜陌的面前,她是一点的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别说逃跑,自己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苍澜陌见苏小喜是真的不想睡了,便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的道:“乖,再休息一天。”

    说着,抱着苏小喜便放到了床榻上。

    “真的只一天?”苏小喜坐在床榻上,手搂着苍澜陌的脖子,想要确定。

    见苏小喜不相信,苍澜陌忍不住捏了捏苏小喜的鼻子,好笑的道:“傻瓜,你当我真的会让你一直睡啊?”

    只是觉得他一路上都太过劳累了,想要她休息几天好好的补回来。

    当然,如果可以他是想让喜儿多睡几天的。

    但是喜儿的性子他又太过清楚,断然是不可能同意的。

    而且,既然来到了北海,就不可能太过安宁。

    想到了这里,苍澜陌的眼底闪过一丝的暗芒。

    苏小喜听苍澜陌这样活,当真是松了口气。

    看着苍澜陌那望着自己,快要将自己融化了的宠溺眼神,苏小喜觉得自己好幸福。

    忍不住的在苍澜陌的唇上啄了一口,“苍澜陌,好喜欢你。”

    说完,苏小喜觉得不够能表达自己心中的感觉,就又道,“不对,是好爱你,好爱好爱你,所以我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

    从一开始,苏小喜就不是一个吝啬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如今和苍澜陌之间,更是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了。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亮晶晶的眼睛,心中柔软至极。

    轻轻地捧起苏小喜的脸,轻吻唇瓣。

    “好,我们一直一起。”

    然后,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只是最后,在两人呼吸加重的时候,苍澜陌松开了苏小喜的唇,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

    问过离苏,离苏曾说因为是双生子,又比较危险,所以最好只能在孩子生之后才能行房。

    当然,不排除离苏骗自己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为了喜儿,他还是会忍。

    苏小喜能够感觉到苍澜陌的隐忍,有心主动,却被苍澜陌制止了。

    “喜儿,你和孩子更重要。”说着,将自己的下巴枕在苏小喜的肩膀上,“让我缓一会儿就好。”

    苏小喜闻言,心中感触颇深。

    她也知道,在这个时代,很多男人会选择去外面找其他的女人解决。

    但是她的阿陌不会。

    所以,她何其幸运?

    半晌,苍澜陌终于是缓了过来。

    正要将苏小喜扶着睡下,门外就传来了天诀的声音。

    “主子,海帝派人来请郡主入宫。”

    “不见!”苍澜陌毫不犹豫。

    而后,屋外便没了声响。

    至于苏小喜,已经被苍澜陌好好的放到床上躺平,并且为她盖掖好了被子。

    只是,苏小喜却是看着苍澜陌,道,“阿陌,我也是时候进宫了。”

    “嗯!睡觉!”

    “阿陌,我”

    “先睡觉!”

    于是,迫于苍澜陌的淫威,苏小喜还是听话的睡觉了。

    翌日,吃完早膳喝完药之后,苏小喜在苍澜陌的陪同下在梅花林里散步。

    这今日的时间,梅花的花骨朵已经渐渐的长大,露出点点的红,成片成片的倒也十分的好看。

    说实在的,这静谧的时光其实也挺好。

    不过时光再好,也都不会停留。

    没多久天诀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主子,郡主。”天诀朝着两人抱拳。

    “宫中来人了?”苍澜陌冷声问。

    天诀点头,“这次是离妃宫中的嬷嬷,说是要等到郡主肯去为止。”

    苏小喜闻言,脸上原本还十分惬意的神色渐渐散去,变作了淡漠。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只不过,如今她岂是能任人威胁的?

    “既是要等,让她等着便是。”苏小喜淡淡的道,语气中没有什么感情。

    天诀看了苍澜陌一眼,见苍澜陌没有反对,便退下了。

    “你昨天不是说要去的?”苍澜陌问。

    “我是说要去,可没说要被威胁着去啊。”苏小喜耸耸肩。

    也不知道在这北海会有怎样的境遇,若是一开始就妥协,岂不是任人拿捏?

    若是那海帝怪罪与她何干?难不成海帝还能因此治她的罪不成?

    这一点,相信海帝是得要掂量掂量的。

    毕竟那离妃与自己非亲非故。

    苍澜陌见苏小喜这样,不免得笑了。

    喜儿的想法与自己还真是越来越像了。

    “今日不睡了,咱们去找离大哥吧!”这几日只知道离大哥会让人送药来,却不曾见一次,也不知离大哥正做些什么。

    苍澜陌一听苏小喜的话,脸色就变得不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