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宫中再次来人
    第505章 宫中再次来人

    最后,苍澜陌还是带着苏小喜去找了离苏。

    而当两人走进竹林的时候,离苏正和云临在说些什么。

    见到两人,离苏便对云临交代了几句。

    之后云临朝着苏小喜和苍澜陌抱拳,便离开了。

    “来了!”

    看到苏小喜,离苏依旧露出温和的笑容。

    但是苏小喜却是看到了其中的凝重,而这一份凝重也让苍澜陌察觉到了,让苍澜陌不由得凝眉。

    “离大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小喜问。

    离苏闻言,笑容便敛去。

    “先坐吧!”离苏说着,便将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引入竹亭中。

    与上次不同的是,竹亭里面的凳子上多出了几个软软的厚厚的坐垫。

    看着那些坐垫,苍澜陌有种错觉,这是专门为喜儿准备的。

    若非如此,他离苏一个大男人为何还需要这么厚的坐垫??

    况且,他只一个人,也根本就不需要准备这几个。

    所以,基本上他已经肯定了这些坐垫是为了喜儿准备的。

    而离苏,根本就猜测到了喜儿会到这里来。

    这个认知,让苍澜陌非常的不爽。

    但是这份不爽也只是在一瞬间,因为他心知离苏这是有事要说。

    几人坐下之后,离苏并没有说话,只是将那桌子做的桌上刚刚沏好的茶拿起,给满了三杯,放到速效i洗和苍澜陌面前。

    之后离苏抿了一口茶,似在思索着怎么开口。

    “刚才查到北辰烈的身后似乎多了几个势力。”离苏放下茶杯,开口,而后便看向对坐的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面色凝重。

    “云临方才通报,有一股势力在苏园之外徘徊,这股势力与北辰烈有关。”

    说着,看向苏小喜,一脸的担忧,“依我看来,极有可能会针对于你,近日得多加小心。”

    苏小喜和苍澜陌对视一眼,也觉得北辰烈不得不防。

    “可知是谁?”苍澜陌问,毕竟他在这北海的势力不多。

    “正在查!”这也是离苏蹙眉的原因。

    任何时候,未知的危险才更让人防不胜防。

    苍澜陌凝眉,不再说话,苏小喜也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之中。

    而另一边,离妃身边的桂嬷嬷一直坐在前厅等着,可是,至始至终都不曾见到人来。

    丫鬟倒是送来过三四次的茶水,桂嬷嬷的肚子都被茶水给填满了,可

    “乐安郡主可曾说什么时候来?”桂嬷嬷看了一眼一旁的丫鬟。

    “回嬷嬷,奴婢并不知道。”丫鬟如实的回答。

    桂嬷嬷一听,当即凝眉,心道:好一个乐安郡主,面子竟是这般的大。

    心中想着,桂嬷嬷没有说话,径直起身便走了。

    她得回去好好与娘娘商量商量,这事情该怎么办才好。

    而此时,桂嬷嬷早就已经忘记自己来的时候说要等到苏小喜出现位为止的话。

    苏小喜听到桂嬷嬷消息之后,只是一笑,却并未多言。

    第二日,桂嬷嬷依旧来了。

    这一次依旧是让人去通报苏小喜,只是这次的桂嬷嬷并未提及要等到苏小喜出现的话。

    原本昨日离妃听了桂嬷嬷的复命之后大怒,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状况,终究还是压下了怒火。

    今日一早,离妃便又让桂嬷嬷来了。

    离妃的原话是,一天等不着等两天,两天等不着等三天,总归是要将苏小喜给请到才行。

    并非是离妃有多么真诚,而实在是因为离妃心中清楚,若非如此,自己的状况永远缓解不了。

    桂嬷嬷接到这么一个任务之后,原本以为今日她会又是白来,所以比昨日要平静很多,丫鬟端来了茶也是慢条斯理的饮了起来。

    只是,茶才刚过两杯,正想让丫鬟添一杯的时候,苏小喜到了。

    苏小喜身上穿着蓝色的衣裳,披着蓝色的披风,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桂嬷嬷的面前。

    原本的苏小喜身形偏瘦,如今的苏小喜要比以前圆润了许多,唇红齿白肤若桃花,加上那姣好的五官,倒是让桂嬷嬷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

    这是哪家的小姐,竟生的这般的好?桂嬷嬷心中琢磨着。

    此时的苏小喜面上没有多余的情绪,倒是给她身上添加了些许不易靠近的高贵气息。

    苏小喜睨了一眼桂嬷嬷,便在沁儿而流星的搀扶之下到了主位坐定。

    桂嬷嬷毕竟是宫里的人,看过的美人也不在少数,不说别的,单单说离妃,也是一个真真切切的美人儿。

    所以并没有怔愣太久,桂嬷嬷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只细细一想,桂嬷嬷便也就知道苏小喜是什么人了。

    心中一喜,当即便起身朝着苏小喜行礼。

    “老奴见过乐安郡主。”

    “嗯!”苏小喜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接过了丫鬟送上来的茶水,抿了一口。

    放下茶盏,苏小喜抬眼看向桂嬷嬷,“听闻嬷嬷是离妃宫里的人,不知道嬷嬷来此有何贵干?”

    桂嬷嬷一听先是一怔,随即也就了然。

    这乐安郡主怎会不知自己来此是为了什么,怕只是故作不知吧。

    想着娘娘对自己的交代,桂嬷嬷便当作不懂,恭敬的道,“娘娘日前身中奇毒,听闻郡主有解毒的本领,娘娘便让老奴前来请姑娘入宫。”

    说着,桂嬷嬷便朝着苏小喜作了一个揖。

    苏小喜却是只是看着桂嬷嬷,闭口不言。

    一阵沉默之后,桂嬷嬷见苏小喜没有开口,脸上不由得一阵尴尬。

    这乐安君主,还真是不将娘娘放在眼中,还真是猖狂。

    可偏偏,苏小喜还真有那藏猖狂的资本。

    除了退让和隐忍,桂嬷嬷没有其他的而选择。

    “郡主,我们娘娘说了,若是郡主能治好娘娘,娘娘必定有重谢。”

    “离妃所中何毒?”苏小喜淡淡的问。

    “这老奴不知。”桂嬷嬷一脸为难,“还请郡主去宫中帮娘娘号脉。”

    苏小喜却是在听了桂嬷嬷的话之后拧了拧眉头,状似为难,又似乎在考虑。

    桂嬷嬷见状,心中七上八下的。

    若是这主不愿去,自己今日少不得一番责罚。

    正的不安的时候,桂嬷嬷便听到苏小喜开口。

    “既是如此,便带路吧!”

    说着,苏小喜就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