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入宫,为离妃诊脉
    第506章 入宫,为离妃诊脉

    桂嬷嬷以为自己是幻听,但见到苏小喜看着自己的眼神之后,才相信自己听的没错,便前面带路。

    而等苏小喜离开之后,苍澜陌便从前厅旁的一丛竹子旁边走出,沉声对暗处的人道,“去吧。”

    之后便是几个黑影一闪,悄然跟上了苏小喜。

    事实上,今日一早,一听桂嬷嬷来了,苍澜陌还是有些反对苏小喜过去的,但是最终还是妥协。

    而前提是要跟随着一同前去,但是被苏小喜给拒绝了。

    苏小喜的理由是自己堂堂正正的进宫,海城估计大多百姓都知道自己进宫的目的。

    即便宫中的人对自己再如何的不满,也是不会轻易让自己出事。

    苍澜陌便提出多派几个人跟着,苏小喜只说明处有流星,暗处有羽九,也是足够了。

    最后苍澜陌还是将羽二和羽七也一同派去。

    只是想到昨日离苏说的话,苍澜陌心中不放心,就又让两个羽卫跟上了。

    虽然,苍澜陌始终还是觉得自己跟上去会更好。

    到了苏园门口,苏小喜便看到宫中的车驾正等候在那里,那车马瞧着就十分的华丽,四周都悬着流苏,车身嵌着宝石,左右和车门处都挂着轻纱布幔,停在那里极为惹眼,让来往的路人忍不住驻足观望。

    “郡主请吧!”将人请出来了,桂嬷嬷也就多了一丝的底气,腰背也挺直了很多,显得有些懈怠。

    苏小喜只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华贵的马车,却是没动。

    就在桂嬷嬷以为苏小喜是反悔了的时候,一辆马车从苏园缓缓的驶出。

    这是一辆看着简单而不奢华的马车,是上好的金丝木做成的。

    虽是朴实的不起眼,但是那上好的木头却是让人无法忽略。

    而随着马车一同出来的人是苏伯。

    苏伯走到苏小喜身边,对着苏小喜恭敬的道:“郡主,主子听闻您坐不惯那华丽马车,便让老奴牵来一辆。”

    苏小喜唇角多了一丝的笑意,“如此多谢苏伯了。”

    说着,便朝着桂嬷嬷,又看向那不远处的华丽马车,淡淡的道,“本郡主习惯了坐朴素些的,那辆嬷嬷自己坐吧。”

    说着,便在沁儿和流星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独留桂嬷嬷一脸怔忪的站在原地。

    直到苏小喜乘坐的马车驶动,桂嬷嬷这才反应过来,脸色极为难看。

    可是眼瞧着苏小喜乘坐的马车越行越远,桂嬷嬷还是坐上了那华丽马车的前面,与车夫并排。

    给她天大的胆子,她也不敢一人坐进那马车。

    而此时坐进苏园准备的马车里的苏小喜,却不得不惊叹。

    因为那外表看起来简单朴实的马车,里面却是极为舒适的。

    马车的地板上铺着雪白的动物皮毛,干净的让人都不忍在上面踩。两边的座位也是铺着厚厚的皮毛,坐上去极为舒服。

    马车里还有暗格,里头的东西应有尽有,什么瓜果点心啊,什么手帕衣裳啊,总之,准备的极为齐全。

    苏小喜知道,这些都是离苏为自己准备的,眼底不由得多了些许的暖意。

    大概半个时辰,马车终于行至皇宫。

    一入宫门,马车便在皇宫的广场停下,那里早就有软轿等候。

    上了软轿,又行了两盏茶的时间,软轿便停下了。

    在沁儿和流星的搀扶下,苏小喜下了软轿。

    这个时候桂嬷嬷早已到了门口,见苏小喜下来,便恭敬的道,“郡主请进。”

    这次,桂嬷嬷对苏小喜,那是真的不敢有一丝的懈怠了。

    苏小喜冷睨了一眼桂嬷嬷,心中了然。

    抬头望去,便见宫门上书凤若宫三字,这让苏小喜对那离妃充满了好奇。

    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皇宫之中,‘凤’字更算作是皇后的专属。

    如今离妃的宫殿被冠以‘凤’字,可见这离妃是多么的受宠,也难怪因为离妃中毒的事情能弄得那般的兴师动众的。

    这个离妃,能有如此盛宠,断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一边想着,苏小喜一边往离妃的宫中走去。

    只是到了门口,桂嬷嬷却是叫住可苏小喜。

    “郡主,瞧您这两个丫鬟也是累了,不如让人带着去休息吧!”桂嬷嬷一脸的讨好。

    如今好不容易给请入宫了,可别让这祖宗突然的又改变注意了。

    苏小喜瞧着桂嬷嬷,知道桂嬷嬷的意思是不想让两个丫鬟跟进去,便蹙眉。

    “你们去吧。”

    沁儿和流星闻言,却是道:“奴婢等在这里便是。”

    离开了,她们不放心。

    苏小喜见两人脸上有坚持之色,也就没有说什么,径直与桂嬷嬷走进了凤若宫。

    一进去,果不其然,里头极尽奢华,每一样物什都极为贵重讲究,怕是皇后的宫殿也不过如此吧?

    抬眼望去,便见一个穿着金色华贵贵妃装的女人端坐在上面,此刻正打量着自己。

    只是那张脸上却是带着面纱,让人无法窥探她的相貌。

    但是那双打量着自己的那双丹凤眼,苏小喜却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想要想清楚明白的时候,离妃开口了。

    “这宫中暖和,郡主何不脱下披风?”声音慵懒威严,但是其中不乏虚弱。

    听了离妃的话,桂嬷嬷便要上前去接披风。

    “不用了。”苏小喜拒绝,“我生性畏寒,穿着正好。”

    如今肚子大了,虽是穿着宽松厚实,难免会露馅,穿着披风正好。

    当然,她心知随着肚子日益变大,总会有一天会露馅,但是迟一天是迟一天的好处,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离妃闻言,眸色一暗,却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只道,“苍冥的京城好说也比海城要暖和,郡主不习惯这里的气候也是正常。”

    说着,离妃便停了一下,才道,“郡主也知道本宫的状况,本宫近日是越来越力不从心了,郡主既是来了,便给本宫看看吧。”

    苏小喜闻言也并未拒绝,不动声色的上前就朝着离妃走去。

    桂嬷嬷将一块白色的手帕搭在离妃的手腕上,这才退到一旁。

    而苏小喜在手搭在离妃的手中的时候,原本不动声色的眼底闪过一抹诧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