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问责,开脱
    可是,季梁是个自尊心极为好强之人,又怎会在这个时候妥协?如何会在这个时候拉下脸道歉?

    即便心中恐惧,季梁依旧不开口不道歉。

    场面就这样的僵持着,无人敢上前大破这样的僵局。

    而这个时候,原本沉着脸的季淳走了过来,朝着苍澜陌抱拳。

    “本官代替兄长向王爷郡主道歉,还望王爷郡主见谅。”

    说着便躬身行礼,态度倒也不错。

    然而,苍澜陌看都没有看季淳一眼,只淡淡的道:“季大人又没有犯错,本王就不需要季大人给本王道歉了。”

    这态度,让季淳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骘,却很快的散去。

    随即,季淳看向地上因为疼痛而起不来的季梁,苦口婆心的道:“大哥,方才误会郡主,如今也确实应该向郡主道歉。”

    季梁闻言,虽是不甘,可是,却还是在季淳的搀扶下起身,对着苏小喜抱拳。

    “方才是季某不是,还请郡主海涵。”季梁妥协了。

    季梁之所以妥协,是因为在他那个弟弟面前,他从来没有选择不的权利。

    “季老爷下次说话多斟酌斟酌便是,本王的喜儿大度,不会与你计较。”苍澜陌淡淡的开口。

    苍澜陌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所以,乐安郡主大度,斤斤计较的就是你洛王咯?

    这话,打死他们也不敢说出口。

    就刚才洛王不动声色让季梁跪下,还有刚才那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压力,他们也都知道苍澜陌不是一个轻易能够得罪的人。

    况且,就算是在宴会上,在皇上面前,这洛王都能够嚣张的,他们岂敢自以为的以为自己比皇上还要有面子?

    一个个的都坐在自己位置上,不敢起身,不敢抬头。

    而季梁此刻已经气的手都在发抖了,苍澜陌这话,简直气死人。

    可偏就,他现在根本什么都不能说。

    苍澜陌不再看一眼季梁,只牵着苏小喜起身,旁若无人的往外走去。

    等两人不见踪影,季淳才看了一眼季梁,然后也走了出去。

    只不过在人没看到的时候,两兄弟的脸色十分阴沉。

    北辰浩离开公堂之后,是直奔着皇宫而去,将事情禀告给海帝。

    海帝大怒,让人在大皇子府去搜那个丫鬟。

    然而,那个丫鬟却不知所踪,海帝便将北辰烈宣入宫中。

    海帝将所有的人都轰出了御书房,单独见了北辰烈一人。

    北辰烈一进去,海帝就直接的将书桌前那镶金的砚台给丢了出来,直接的扔到了的砸向了北辰烈的额角。

    顿时,北辰烈的额头被砸出血。

    血流了一地,可北辰烈脸上并没有任何并不满,而是非常干脆的跪下。

    那双冷冽的眼眸深处,极尽隐忍。

    “朕生了你这么一个好儿子,竟然连朕都敢控制,反了你了。”海帝怒声斥责,此刻胸口已经开始剧烈的起伏。

    对于这个儿子,他既是忌惮,又有期待。

    忌惮的是他外祖家里的势力,期待则是因为,在诸多皇子之中,没有一个皇子能力比他还强。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海帝的脑海中闪过那日宫宴中北辰衍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痛惜。

    若是,老二没有病倒,没有毁容,或许,他才是最能成气候的那个。

    可是,一个国家,又怎能有一个毁容了的皇上?

    所以,终究,也不过如此。

    再者,多年过去,老二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天才少年了。

    “父皇,儿臣不明白。”北辰烈辩驳。

    “不明白?”海帝冷哼,“朕虽糊涂了,可还记得那个会控心术的女人是你带到朕的面前的。”

    “你敢说,这海城近日发生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么?”

    海帝实在是气极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谓是唾沫横飞,脸色通红,双目圆瞪。

    “父皇,儿臣什么都不知道。”北辰烈道,随即蹙眉,看着海帝,眼底透着疑惑,“父皇说的控心术是怎么回事?”

    眉头又蹙了蹙,又道:“父皇,难不成是那邪术?”

    “你还不承认?”海帝气极。

    北辰烈却在这个时候猛然伏地,一脸激愤的道:“父皇,儿臣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父皇既说的是邪术,又怎么以为儿臣没有中那邪术的招?”

    “父皇,海城近日发生的事情,也是侍卫入儿臣的府上,儿臣才有所闻的,还请父皇明察!”

    此刻的北辰烈一副悲痛隐忍的模样,就仿若这次的事情是真的冤枉了他一般。

    说什么,北辰烈此刻都得在这个事情上摘清自己。

    无人知道,此刻的北辰烈的眼底的阴沉有多么深。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他对那个位置措手可得,可是,就是因为那个女人,他与那个位置失之交臂了。

    早知道,他就不要先依着她,先去对付苏小喜了。

    早知道,他就先弄到传位诏书就好了。

    一步错,满盘皆输。

    只是,他更加没有想到,苍澜陌竟然有那样的能耐,竟然连恐控心术都能够化解。

    想着的时候,袖中的拳头已经狠狠的握起,以表达内心的愤怒。

    而海帝听着北辰烈的话,眼底已经划过了一抹狐疑,心中多了一丝的不确定。

    虽然,知道他很有可能说的是谎话,可是细想之下,又觉得不无可能。

    自己都能被控制,他又如何不能被控制。

    但是,想到最近发生的种种,想到北辰烈在苍冥干的那些事,脸色就又变得难看起来。

    “你说事情与你无干,那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海帝问。

    自己儿子的能耐,他不可能不知道。

    虽然他说自己被控制了,对一切都不知道,这个尚且还能理解。

    可是,以他的能耐,普通的女子又怎能近的了他的身,如何会有机会控制他?

    北辰烈闻言,却是一脸的羞惭。

    “父皇,这事情都是儿臣的错,是儿臣给了人可趁之机。”

    说着,又道:“父皇,还请责罚儿臣,儿臣定当不会有所怨言。”  至于真的会不会有怨言,怕是他自己才知道了。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