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接骨,二次伤害
    北辰芊芊能走到这里就十分的不容易了,哪里能有气力听得懂离苏说的是什么?

    北辰芊芊没有听明白,但是北辰芊芊身边的宫女却是听明白了的,心中虽疑惑神医怎么没有接骨的技术,却也不敢多言。

    北辰芊芊可不管太多,反正也力气理清楚离苏话里的意思,便就急急的道:“现在能帮我的就只有离神医了,还请离神医帮

    我接骨!”

    “既是如此,公主忍着点。”

    说着,离苏从怀中掏出了一双白色的蚕丝手套。

    这样的东西,十分罕见,但是在离苏手里也无人会怀疑,毕竟这离苏是神医,想要求医的人哪里会舍得手中的宝贝?

    这一刻,北辰芊芊倒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至少,那人人都说可遇不可求,很少能答应医治人的神医,此刻愿意为自己接骨了。

    这一刻,北辰芊芊心里倒也升起了一种虚荣感,靠坐在宫女身上的身子也放松了很多,手里的痛似乎也不那么痛了。

    看着北辰芊芊这放松的模样,离苏的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想放松?哪能这么容易?

    若非是不想与眼前这女人有半点的肌肤相触,他又如何会拿出自己的蚕丝手套能?

    想着,离苏便朝着一旁的宫女使眼色,示意宫女将北辰芊芊的袖子撸起来。

    因为衣裳太厚了的缘故,所以宫女半解北辰芊芊的外裳,让后小心翼翼的将一边的袖子给脱了下来。

    即便动作如何的小心,北辰芊芊也疼的冷汗直流,却让那宫女意外的是,北辰芊芊这次只是咬牙忍着。

    等将那只受伤的手从那厚厚的袖子中解放下来之后,宫女这才将那个袖子给缓缓的往上撸的。

    因为是大夫,离苏倒也没有什么大防观念,所以对于那露出的肌肤,也是没有半点的异样。

    可是那宫女撸袖子的时候,却是心惊胆战的,眼睛时不时的瞥向离苏。

    但见离苏的眼神平静,没有一丝的异样之后,宫女才终于放松下来。

    至于北辰芊芊自己,此刻是正无力的半阖着眼睛,哪里能够去想那些?

    而此时,北辰芊芊那关节脱臼的地方,形状有些怪异,而那处已经完全的青肿,根本看不出原来的肤色。

    对于眼前所见的,离苏那面具下的眸子却根本没有半点的波动。

    手,突然的朝着那红肿的地方捏去,动作丝毫没有一点的放轻。

    “啊!”

    原本因为疼的有些脱力的北辰芊芊猛然睁大眼睛,尖叫出声。

    这声音,不知道吵醒了多少才入睡不久的人,但是无一人出帐篷来查看。

    “公主,可别胡乱的挣扎,否则待会接不上,便不怪在下了。”离苏松了手,淡淡的对着北辰芊芊道。

    北辰芊芊闻言,眼底有着惊恐。

    接不上,那就代表着手得废了。

    苍澜陌,他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狠?

    北辰芊芊想着,眼底满满的都是恨意。

    而这一抹恨意看在离苏的眼里,却让离苏的眼底划过一抹冷冷杀意,但是瞬间便恢复如常。

    有时候,杀一个人,似乎太简单了。

    “来人!”北辰芊芊朝着外面喊。

    很快的,就进来了一个侍卫。

    北辰芊芊让侍卫到了她的右后侧,“抓住本公主。”

    那侍卫虽然犹豫,但是公主的命令不得不听,也只能依言将人抓住了。

    离苏见状,手便伸出,又捏了捏北辰芊芊的那肿的老高的变形了的手肘关节。

    那动作非常的缓慢而又重力,北辰芊芊根本受不住这样的疼痛,直直接的低头就咬住了那侍卫的胳膊。

    而那侍卫此刻额上青筋暴起,疼的面目狰狞,却不敢喊出声不敢将人推开。

    离苏眼角余光看着侍卫胳膊上的血迹,却没有理会的意思。

    事实上,他有麻沸散。

    但是,面前这个欠收拾的公主,根本不配用。

    “公主的手关节完全的错位,接起来应该不简单,公主再忍忍。”淡淡的说下这一句,离苏就拉着北辰芊芊的手,一拉一送

    。

    “啊!”的一声吼,是那侍卫发出的。

    因为疼的厉害了,忍不住了。

    只是,北辰芊芊的手接是接住了,但是形状还是有些别扭。

    那吓得脸色苍白的宫女正准备说,离苏就开口道:“骨头接的不好,公主是要重新接,还是就这样?”

    北辰芊芊没有听到,但是离苏又问了一遍。

    北辰芊芊一看自己的手别扭的模样,差点白眼一番就晕死过去,但是才刚晕,离苏就示意那宫女掐人中给掐醒了。

    想晕,没有这么容易。

    然后,离苏就问了第三遍。

    北辰芊芊心中畏惧,可是想着自己如果以后还要见人,就不能让自己的手这样的别扭着。

    当即,咬咬牙,就让离苏给自己重新接骨。

    此刻的北辰芊芊完全没有闲暇的精力去想,身为神医的离苏为何连接骨都还要两次,即便是想,也会想着术业有专攻吧。

    接下来,离苏又看似快,实则很慢的卸了北辰芊芊刚刚接好了的关节。

    这二次伤害,可是比一次伤害要疼几倍的。

    这一次,北辰芊芊疼的根本就无法继续咬住那侍卫的胳膊了,疼的死命的挣扎。

    不过,这对她而言,只有害没有益,只不过是增加疼痛罢了。

    而这些,离苏都冷冷的看在眼里,也不想多耽搁,不想多看这个女人那张丑脸,离苏接下来倒是非常干脆的给北辰芊芊接

    好了手。

    而此刻,北辰芊芊已经是一身的汗,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人一般,在这大冬日里,显得非常的骇人。

    这个时候的北辰芊芊最怕的就是离苏宣布还得再来一次,不过,看着自己的手的姿势不别扭了之后,她也松了口气。

    “离神医,不知我肋骨可有办法?”北辰芊芊问。

    “肋骨断了只能休养,无法接。”

    说着,离苏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这个要吃下,有助于骨头恢复。”

    不等北辰芊芊继续开口,离苏便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公主早些回去吧!”

    这就是逐客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