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一定是哪里错了
    北辰芊芊一走,离苏看着帐内北辰芊芊坐过的皮草有些嫌弃,直接就给扔出了帐篷。

    不过,北辰芊芊此刻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是不可能看到的,这一点,离苏非常清楚。

    而离苏更加清楚,北辰芊芊一旦服用下了自己那药丸,就不可能再昏迷了。

    昏迷,太便宜她了。

    那样的女人,就该清醒的感知疼痛。

    当然,那药丸的作用是能够让骨头恢复的,只不过加了提神的药,另外加了一点的千斤痛罢了。

    虽说这样做有违医德,不过离苏可不在乎。

    当他是神医离苏的时候,本就不去顾什么医德,随心所欲惯了,对的起自己就好。

    况且,对付无德的人,何须用医德?

    拿了新的皮草,离苏终究是躺下了。

    而与离苏相邻的帐篷里,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却并没有睡下。

    那么凄惨的喊声下,能睡得着才怪。

    “阿陌,看来你将人伤的不轻啊,你都不考虑怜香惜玉么?”苏小喜打趣的问道。

    苍澜陌闻言,却只将苏小喜给朝着自己捞了一下,眼睛都没有睁开,便道:“在我的心里,唯有你可比香玉。”

    所以要怜要惜,他只对她。

    这答案,深得喜心。

    还想说什么,苍澜陌却是咬了咬苏小喜的耳垂,道:“乖,睡觉。”

    苏小喜浑身一个激灵,轻轻抓着苍澜陌衣襟的手紧了紧,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想到每次惹火的后果,苏小喜不敢多说什么,也什么都不敢做,乖乖的睡下了。

    孕妇毕竟是容易入睡的,所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而这山脚下,今夜注定有人睡不着。

    第二日清晨,在‘啊’的尖叫声中,众人惊醒。

    当苏小喜在苍澜陌的帮助下,将自己裹好出去之后,就看到不远处的帐篷那边围满了人。

    而那个帐篷,不是久久和宁姐姐他们的那个么?

    苏小喜想着,心中便是一个咯噔,以为是他们出了什么事,便要朝着那边赶去。

    不过最后却是被苍澜陌给拦住了。

    “别着急,慢慢走。”

    说着,苍澜陌就揽着苏小喜不疾不徐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苏小喜冷静下来一想,也就不再担心。

    细细一想,刚才的尖叫声似乎也不是宁姐姐的,况且,现在想一想,似乎也无人能够伤的了宁姐姐他们。

    而不等苏小喜靠近那个帐篷,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帐篷里,宁久久从里面钻了出来。

    而苍澜景和宁心澄随后也都出来,见苏小喜看着自己,宁心澄朝着苏小喜轻轻点点头。

    这下子,苏小喜心中更是疑惑了。

    昨日明明见宁姐姐他们住的是刚才的帐篷,为何他们却是从别的帐篷出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的时候,苏小喜已经被苍澜陌揽着走到了众人围着的帐篷外了,而宁心澄他们随后也都到了。

    那些个侍卫们站的都比较边上,也没有将路堵死,林远新此刻也正在不远处看着。

    苏小喜和苍澜陌他们一来,就站在那中间,看着那帐篷。

    苍澜景和宁心澄的眼底,除了冷漠,没有其他,宁久久此刻也是蹙起眉头。

    至于苍澜陌,看着苍澜景的眼神意味深长,只有苏小喜还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苏小喜正想要问苍澜陌的时候,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光着身子从帐篷内匆匆跑出,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慌张和恐惧。

    然而,还不等他说一句话,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而此时,围观的人才看到,在他的后背,此刻正插着一支簪子,那伤口上此刻正往外涌着血。

    这簪子......

    回想着刚才听到的声音,苏小喜突然的想到了。

    那声尖叫,不正是北海的大公主北辰楚楚么?

    正得出答案,北辰浩就匆匆的赶了过来。

    对于不知死活的北辰芊芊,北辰浩可以不搭理,但是对于北辰楚楚,他不能。

    毕竟北辰楚楚是自己母妃带在身边养大的,他多少都有些感情。

    况且,这次带着北辰楚楚,母妃还交代自己,如果不能撮合楚楚和信王,就想办法让楚楚留在帝国。

    对于这点,北辰浩一点都不反对,毕竟这个对他而言是有益处的。

    而方才,听到楚楚的声音,他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看着这边围着的众人,北辰浩心中更觉不妙了。

    顺着众人的视线落在地上的男子身上,当看到那个男子光着上身的时候,北辰浩的心顿时发凉。

    而那个发簪,他认得,正是母妃送给楚楚的那一只。

    难道......

    北辰浩有些不敢往下想,正想着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衣衫不整的北辰楚楚从帐篷内冲了出来。

    看到外面的人的时候,北辰楚楚突然停下了脚步,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而她不整的衣衫下,脖颈上的青紫,让在场的人瞬间能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不......”北辰楚楚一脸的不可置信,摇摇头。

    完了,完了,什么都完了。

    就在此时,有些绝望有些癫狂的北辰楚楚的视线猛然对上了苍澜景的眼睛。

    当下,眸中神色更加的癫狂了。

    “为什么昨晚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

    说着,北辰楚楚人就朝着苍澜景冲了过去,想要抓住苍澜景,似将苍澜景当作救命稻草,又似乎是其他的含义。

    昨晚,她以为那个男人是他。

    可是,为什么醒来的时候就成了自己的侍卫?为什么?

    一定是哪里错了。

    然而,不等北辰楚楚靠近苍澜景,苍澜景就带着宁久久,揽着宁心澄集体闪开了。

    北辰楚楚扑空了,整个人跌倒在地上,人,更显狼狈。

    “昨晚是你对不对?”北辰楚楚不死心的看向苍澜景,“这是你的帐篷,昨晚肯定就是你,你故意让他进来吓我的对不对?”

    北辰楚楚一副‘求真’的模样看着苍澜景,依旧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

    她怎么可以和一个侍卫......怎么可以?

    在场的人,除了几个苍澜陌和苏小喜的人之外,少数是北海国的,大多是林远新的人。

    此时,这些人看着北辰楚楚的目光,全都是蔑视以及轻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