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水上防滑琉璃栈道
    这些人本就因为是帝国人而有优越感,对于这帝国之外的公主,自然是瞧不上的。

    但是好歹,人家的身份也是公主,虽不至于尊敬,但是也不至于会怠慢。

    然而,如今这情况,分明就是这公主不知廉耻的想要爬人家王爷的床,却爬错了的。

    而且,云海四国对于帝国的消息很难得到,但是帝国对四国的消息却是很容易就能够获得的。

    这里的旁人他们或者不清楚,但是这个十年前就闻名天下的战王爷,他们还都是有所闻的。

    只不过,对于这战神王爷是他们帝国郡马这一点,他们才知道。

    这公主,竟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跟他们帝国郡主抢男人,还真是不知廉耻。

    这样的想着,他们的视线就更加的不客气的落在北辰楚楚的身上了,北辰楚楚看着,心中虽怒,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惶恐可

    怜的模样,然后颤抖着手将自己的衣领拉好,继续看向苍澜景。

    “信王爷,昨晚......”

    “这位婶婶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昨晚久久爹爹跟久久一起睡的,你为什么一直说昨晚爹爹跟你在一起?”

    这个什么公主的女人,真的好讨厌,比起之前那个公主,还要讨厌。

    上次爹爹不是都能拒绝了她么?干嘛还想要打爹爹的注意啊?当他久久是摆设不成?

    越是想,宁久久就越是生气,一张可爱的小脸蛋鼓鼓的,更可爱了几分。

    但是,看在北辰楚楚的眼中,却让让她再也无法再做出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一张脸因为愤恨而扭曲了。

    昨夜,要不是他,要不是听到他跟那个女人的对话,她又怎么会以为里面就只有苍澜景一个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以为,自己不会不去确定里面的男人是谁。

    都是这个小野种的错!

    想着,北辰楚楚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杀意。

    这样的杀意,让素来淡然的宁心澄的眉头紧紧蹙起,眼里已经有了浓浓的不悦。

    这女人不仅想要爬阿景的床,竟还对自己的儿子有了杀意,这样的人,不能留。

    而苍澜景自然也是看到了北辰楚楚眼里的杀意的,眼中的冷意更深了,看来,这个女人,不能留了,留下日后也是一个祸

    害。

    但是,却也不能随便杀了,毕竟关系着两国的和平。

    正琢磨着怎么办的时候,苍澜景感受到了宁心澄气息的变化,便握了握宁心澄的手。

    这事情,不能急。

    而宁心澄也知道,北辰楚楚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国公主,所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自己想对她动手,必然得有一个由头。

    想着,宁心澄倒也冷静下来。

    久久十分机灵,北辰楚楚想要伤他断然不会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北辰浩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众人目光有异,不由得疑惑的看向北辰楚楚。

    不看还好,一看便看到了北辰楚楚狰狞的一张脸,当即心惊。

    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信王,便对上那双冷冰冰的眸子,差点当北辰浩的双腿直接的软下去。

    但是,毕竟也是一国的皇子,北辰浩最终还是撑住了。

    走到了北辰楚楚的跟前,对着苍澜景抱拳,一脸歉意的道:“皇妹昨夜被这心怀不轨的侍卫害了,情绪有些失控,还请信王

    不要见怪。”

    要是信王一个不高兴,带兵攻打北海,那第一个被牵连的就是自己了。

    所以,得罪谁都可以,可不能得罪信王这个战王啊。

    这样想着的时候,北辰浩的心中非常的忐忑。

    “有病就得治。”冷冷的留下这句话,苍澜景就抱着儿子,揽着佳人转身离去。

    而苍澜陌看着苍澜景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而看向北辰楚楚的眼神,没有半点的怜悯。

    自作自受,怪不得谁。

    想着,便带着苏小喜也转身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周锦书便赶了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得知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周锦书直接大笑三声,直说苍澜景干的不错。

    原本,北海的两个公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理当返程回到海城去的。

    但是,最后两个公主却都决定不返程,而是选择去帝都。

    对于这个决定,也没有人觉得震惊。

    毕竟,一般人可都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去帝国的机会的。

    让众人觉得震惊的是,平日里比较事儿的两个公主,这一次,倒是安静了不少。

    众人也只当遇事儿了,换了个心性,倒也乐得轻松。

    不过苍澜陌和苍澜景,都让人关注着的两人的动静就是了。

    为了想要保护的人儿,万事不得掉以轻心。

    众人就这样,绕过了一座大山,插过了两座大山之后,来到了一个烟雾缭绕的湖泊前。

    而前方,没有路。

    烟雾之后,有多远,有多宽,无人知道。

    就连身为北海国的皇子的北辰浩,也根本就不知道,北海国的这些山峦之后,竟然有这样的一个湖。

    林远新站在最前面,非常满意的看着众人的惊叹的眼神。

    “到了这里,大家的行礼马车就要放下了,这湖船不能过,也没有船,大家只能步行。”

    步行?

    众人不解,都看着湖面,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而林远新也不解释,直接的朝着湖面走去。

    而站在靠前的苍澜陌和苍澜景都看到,林远新就沾湿了鞋底而已。

    他们并不相信这林远新有这么厉害的轻功底子。

    苍澜景询问的看向宁心澄,宁心澄却是摇摇头。

    而宁久久早就不管不顾的跑了过去,然后跟上了林远新的步伐,同样是踩在水面上,只有细细的波纹。

    后面的人看着这样的情景,都是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而苍澜陌和苍澜景对视一眼,眼底都是平静,随即便朝着那湖面走去。

    当踏步上去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水面上有一个琉璃栈道,那栈道透明的,在水里根本就看不出来,那琉璃还做了防滑的处理。

    看着这样的栈道,苍澜陌也好,苍澜景也罢,对这帝国,都更是多了一丝的好奇。

    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连入口都用琉璃做的?

    而等着他们的,究竟会是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