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田轲,哪里有口水?
    很快的,会武功的人也都注意到了那个老者。

    而那个老者很显然的,也看到了众人发现了他。

    远远的,就看到老者对着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就独自朝着众人的方向走来。

    苍澜陌揽住苏小喜的腰身,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那老者。

    不过,却也没有十分戒备的意思,毕竟这老者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恶意。

    老者走到了几人的面前就停了下来,但是,那略带激动的眸子,却是落在了......沁儿的身上。

    周锦书一看,这还都得了,当即便挡在沁儿的面前,心中不住吐槽:这老头,一把年纪了,不会是想着打自己的沁儿的注

    意吧?

    这老牛吃嫩草,似乎也得有一个限度吧?

    总之,周锦书看着老者的眼神,那叫一个戒备啊。

    看在人家老头子的眼底,却有要吐血的冲动。

    这年轻人心里都想着什么呢?他都大半个身子进了棺材的人了。

    现在的年轻人,想问题可都是这般的不靠谱?

    这样的想着,老者狠狠的瞪了一眼周锦书,随即才间那个视线落在沁儿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落在沁儿的眉眼之间。

    此刻,老者已经没有了方才瞪人的架势,只一脸的慈祥和蔼,那老眸中,因激动渐渐泛出水光。

    沁儿看着老者那般模样,心中吃惊,却也知道老者没有恶意,便从周锦书身后走了出来。

    老者的行为,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疑惑。

    莫不是,这老者还认识沁儿不曾?

    田轲,也就是老者,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眼底的泪意和过多的激动悄然敛下,只一脸和蔼的看着沁儿,问道:“姑娘,你

    叫什么名字?”

    沁儿虽知道老者或者没有恶意,但是也并不表示会轻信于人,所以老者问出口,沁儿却只是抿唇,没有回答的意思。

    田轲见状,却也不恼,只笑着道:“老朽唐突了,只是姑娘的眉眼间很像一个老朽所熟识的人。”

    沁儿闻言,朝着田轲微微屈膝,行了一礼,便道:“我乃一介孤女,万不会是老爷子所的熟识的人,老爷子怕是认错了人。

    ”

    沁儿说话的时候温温柔柔的,身上倒也有小家碧玉的气质。

    田轲闻言,眼中悲伤,却也是点点头。

    “姑娘说的也是,老朽认得的那人,也早已不在人世了。”

    沁儿看着老者悲伤的模样,眼底有着怜悯,却也没有什么安慰的话。

    人死如灯灭,稀松平常。

    生老病死,她也见过太多,更是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的安慰,也都只不过是徒然罢了。

    的田轲再看了一眼沁儿的眉眼,似透过沁儿的眉眼在想什么人一般。

    终究,老者只朝着沁儿点点头,然后看了在场其他人一眼,有些颓然的离开。

    而这个时候,离苏的视线落在了老者的腰间,看到老者腰间的玉佩,身形当即一怔。

    随后,视线的悄然的落在沁儿的身上,面具下的眉头,微微皱起。

    难道......

    无人发觉离苏的异样,而沁儿此刻也看着老者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

    这事,众人也只当作是一个插曲,也没有过多在意。

    只是,当一行人远去之后,田轲便从暗处走了出来,看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

    眼底有怀念,有愧疚,也有悲痛,一双眼睛,渐渐浑浊。

    “老爷子!”

    瞧见田轲状态不太对劲,身后那些侍卫不由得有些担心。

    田轲微微抬手,示意自己无妨。

    “你们去查一查这群人的来路。”田轲开口,命令道。

    身后的侍卫闻言,领命,走了两人,还有四人留下守着田轲......

    时光,易逝。

    两三日一下子就过去了。

    这几日的光景,云启的大皇子墨子规,郝月的皇子宇文豪都有过来拜访。

    苍澜陌原是准备拒人于门外,最后还是被苏小喜给推出房门见客去了。

    然后,离苏林两家邀请的日子也到了。

    最后,苏小喜还是决定,去林家。

    虽然苏小喜有《医毒丹方》,之前对医学也有些涉猎,但是比起毒术,在医学方面苏小喜还只算是门外汉。

    苏小喜对帝国的毒术一直非常的好奇,之前的时候,苏小喜更是想着那些玄级的毒药是否与帝国有关,所以林家对于苏小

    喜的吸引力,还是要更大一些的。

    况且,她来帝国,不就是林家的林二爷邀请自己过来切磋毒术的么?

    只不过,那个林二爷为何将自己带到帝都之后就老个不出面了这一点,苏小喜是不知道的。

    只能说明,那个林二爷说的切磋是假,让自己来帝国才是真的。

    而让来帝国,如今看来似乎也并不只是针对自己。

    若是只针对自己,龙帝怕是也不会请云海四国的皇族来帝国了。

    这其中的猫腻,也不是她能够想的。

    她现在所想的最多的是,林远新曾经提及过林家的毒材库,还说过会送自己一些。

    对那个毒材库,她可是要感兴趣多了。

    “流口水了!”

    苍澜陌带着不满的声音传来,此刻,两人就坐在马车上,正往林家而去。

    苏小喜猛然回过神来,条件反射的就去摸自己的下巴。

    哪里有口水?

    苏小喜不仅是这样想,还这么问了。

    苍澜陌闻言,不由得倾身咬住了苏小喜的唇瓣,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但是那眼神,却是似乎在对苏小喜道:这不就有

    口水了么?

    苏小喜:......

    “你只能对我感兴趣!”苍澜陌的大掌托着苏小喜的小脸,非常霸道的开口。

    没错,就在刚才,看到苏小喜陷入沉思,然后看着苏小喜满眼都是兴趣的模样,他就吃味了。

    他的喜儿怎可对自己之外的一切玩意儿那么感兴趣呢?甚至是将身边的自己完全给忽略了。

    没办法,苍澜陌此刻真有些患得患失啊。

    因为他听说,一旦有了孩子之后,女人的心思就要被孩子勾走一大半,以后自己就不是喜儿最在乎的人了。

    这个时候,他能不小心的在喜儿面前刷存在感么?

    苏小喜......她什么时候没有对他感兴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