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天才的手札,不是偷
    林远达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就方才,苏小喜袖中掏出的药丸,一定就是解药无疑了。

    苍澜陌此刻也抬起头来,眸光冰冷的看着自己。

    林远达心中已经不是震惊可表,林家的毒材库,有上千种毒材,毒材时常在这么一个地方,早就让空气中也含了毒素。

    所以,林家的人,无论是谁,进毒材库就必须要吃下解药。

    没有吃解药,必定会中毒。

    这里的毒,可是混合型的毒,致命性非常大。

    就在方才,他还以为他们两人有什么抗毒性,却不料只是假象。

    可是,即便如此,苏小喜怎会在这么一瞬间就弄到了解药了?

    这里的毒,可不是什么解毒丹就能够解决的。

    难道,这苏小喜的毒术,当真就到了这么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这样的想法,让林远达的脸色非常难看,也让他的心非常的难受。

    简直,难以接受。

    可即便如此,林远达还是扯出一抹笑,装作不懂,道:“郡主话中意思,在下不明白。”

    苏小喜闻言,却是一笑,没有为林远达解答的意思。

    四下张望了一圈,苏小喜的视线就落在了一个书架上。

    上头,摆着书册,一看,便是年代久远。

    “那些书,本郡主想要看一下,林大爷应该不会阻止的吧?”

    苏小喜如此的问,但是并没有要等林远达回答的意思。

    捏了捏苍澜陌的手,苍澜陌便已经明白了苏小喜的意思,带着苏小喜就朝着那书的方向走去。

    “你......”

    林远达正要说什么,可是,脸色突然一变,‘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

    林远达的脸色突变,看向苏小喜。

    怎么会?

    “你对我下毒了?”林远达沉声问。

    “自己中毒没有,林大爷难道不知道?”语气轻飘飘,没有回头。

    林远达脸色非常难看,“解药交出来。”林远达沉声。

    “解药?林大爷也是毒师,难道不会自己配?”

    这样说着,苏小喜随手拿起了一本书册,翻开了起来。

    林远达只觉得气血上涌,也不知道是因为中毒的缘故还是因为被气到了,总之,胸口闷疼闷疼。

    身为玄级毒师,林远达自然知道自己中的毒不轻。

    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他一时半会的根本就查不出自己中的是什么毒。

    心知不能继续耽搁,林远达心一横,便离开了毒材库。

    苏小喜微微回头,看着林远达狼狈离去的背影,眼底冷笑连连。

    算计她,是得付出代价的。

    “你真是越来越坏了。”苍澜陌笑着捏了捏苏小喜的鼻子,她的喜儿气人的本事如今也不小了。

    那林远达,曾经既是林家的一个传奇,必定是自负的。

    这般自负的人,被喜儿这般轻视,估摸着得气的吐血。

    苏小喜闻言,挑眉。

    “难道你不爱?”

    苍澜陌却笑了,道:“必须......爱啊!”最后两个字,是在苏小喜耳边说的。

    苏小喜脸色微红,将苍澜陌的脸推开了些许。

    苍澜陌也不再继续,只环住苏小喜,担忧的道:“这气味里有毒,对孩子可有坏处?”

    苏小喜一怔,随即笑道:“无碍。”

    说着,便将手中的书给放下,眼睛在书架上扫着,最后,视线落在了书架上层,那本厚厚的布满了灰尘的书上。

    “帮我拿一下。”苏小喜指着那本书。

    没办法,她够不着。

    苍澜陌见状,便将书给抽了出来,扬了扬上面的灰尘,才铺开给苏小喜。

    苏小喜翻开了一下,眼底冒光。

    这书,不,这是笔记。

    年代已经久远,但是里面记载的东西,却非常的有用。

    至少,对苏小喜而言,是非常有用的。

    因为,这手札,其实记录的是最高级别的毒术,才翻了几页,就发现那里的东西,与医毒丹方后面的内容是重合的。

    医毒丹方后面的一些东西,她还没有弄懂。

    那么,这手札里头,肯定有更多她还没有涉猎的内容了。

    翻到了书皮那一页,上头写着林欣儿三个字。

    还真没有想到,林家竟曾有这么厉害的人存在,也是厉害了。

    想着,苏小喜便将东西给放入了系统中。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手中的书不见了,也见惯不怪了,看了看书架上那明显的痕迹,苍澜陌将方才抖落在某本书上的灰尘轻轻

    的倒在了书架里。

    手轻轻一浮动,那处的痕迹便看不出新的印子,就好像那里原本就缺了书一般。

    “你不阻止我偷书么?”苏小喜好笑的看着苍澜陌帮自己掩盖痕迹。

    “你看中的,就是你的。”所以,哪里是偷了?

    苏小喜闻言,唇角的笑意就更浓了。

    这个男人,她喜欢。

    “我也觉得是这样。”

    反正,从书的灰尘上来看,那本书很多年都没有人动过了。

    想来也是,如果人家本事不够,看了也肯定看不懂。

    所以说,好东西嘛,能者得之。

    于是乎,这一对,非常理直气壮的,就将人家毒材库里几百年的珍本给拿走了。

    要知道,那林欣儿,可就是两百年前,林家出现过的那个毒术天才啊。

    不过,还真不怪他们。

    要怪就怪林家如今能力不足,都无人能够看得懂那手札里的内容。

    而等有人想看的时候,书早已不见了,到时候,林家的人还都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丢的呢。

    当然,这是好久以后的事情了。

    且说林远达。

    从毒材库出去之后,就不顾流星和沁儿疑惑的眼神,直接飞身离去。

    而至始至终,林远达都以那单手捂着心口,嘴角留着黑血。

    当林闯看到自己那失而复得的儿子手满口黑血的出现在自己跟前的时候,着实是吓了一跳。

    虽然十多年不曾见自己这个儿子,但是林闯心中非常清楚这个儿子的能耐。

    在自家中毒,必定不是什么小事。

    然,把脉验血之后,林闯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起来。

    最后,林闯更是叫来了族中的族老。

    这些人,全都是玄级毒师,都是族里的毒术担当。

    一个个的都为林远达把了脉,验了血,可是,一个个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