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顺手下了个毒
    当林闯和林家的那些族老们走进毒材库的时候,苏小喜不知道已经逛完了几个药架了。

    而每个药架,几乎都有被苏小喜‘看中’的药材和毒材。

    开玩笑,那些东西可都是《医毒丹方》中有记载,而自己之前并未见过的,不拿白不拿。

    只是,还是有一些是不能拿的。

    因为,量不足,拿了就太明显了。

    不过......

    看着一脸阴沉的进来的人,苏小喜心中别提多乐了。

    有了这些人,自己还会怕缺药么?

    当然,心中欢喜,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来的,只淡淡的看向林闯。

    “林家主,是你们说要送本郡主毒材,怎么本郡主来了,却被关在了这里?”

    “若是林家主舍不得,那早说,本郡主断然不会多说什么。”

    淡淡的带着指控的语言,让林闯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难看了。

    可是,终究,林闯还是对着苏小喜抱拳,道:“不知小儿如何得罪了郡主,还请郡主给出解药,饶了小儿一命。”

    而跟在林闯身后的那些族老,一个个的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小喜,眼底满满的都是震惊。

    这,下毒的竟是这小女娃?

    再看小女娃的那张脸,族老们的神色顿时各异,甚至有些人眼底闪过慌乱。

    这些,苍澜陌看进眼底,却是蹙眉,心中甚是不解。

    而苏小喜此刻却是看着林闯,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人。

    “林家主哪里的话,本郡主之前与林大爷毫不相识,林大爷怎会得罪本郡主?”苏小喜笑。

    只是那笑,却让林家的人心惊。

    那些族老一个个的都敛下了原本的异样,此刻正一脸凝重的看着苏小喜。

    这位,便是那传闻中的乐安郡主了吧。

    进来之前,他们率先是不知道的。

    如今知晓,心中却是大惊。

    仅看乐安郡主的模样,他们就已经知晓乐安郡主的身份了。

    而之前传闻,乐安郡主是玄级毒师,这件事当初传回帝都的时候,就曾引起过轰动。

    当然,最震惊的却是林家的人。

    林家以毒术为尊,但是达到玄级毒师的人也并不多,也就十几人而已。

    而这些人,年龄都不小。

    晚辈之中,也就林远达最有成就,不到而立年就已经达到。

    只可惜,十几年前却突然连同那东西一起消失无踪,林家险些别皇帝的怒火波及,造成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非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悉心的调制压制的毒药,吊着圣女的命,怕是皇上早就抄了林家了。

    林家的人对林远达虽然有怨,但是他的天赋,却是让他们怨不得的。

    林家唯有研制出能解圣女毒的解药,才能有生机,才不会让其他的两家压下去。

    而林远达是林家的希望,是林家的未来。

    只要林远达能够研制出那毒的解药,他们的林家就起来了。

    他们林家表面固然风光,实际上真心已经摇摇欲坠了,而这些,除了人才凋零之外,便是帝王恩宠了。

    对面那个怀着身孕的女子,不过十六七的年龄,毒术却似乎已经超过了他们。

    对他们而言,是羞耻。

    却也不得不将人另眼相看。

    因为,他们的希望的命,就掌握在她的手中。

    没错,他们都没有办法研制出解药来,即便能够研制出,时间也根本就不够。

    等他们研制出来,林远达怕是已经毒发身亡了。

    这样复杂的情绪,旁人怕是无法体会的了的吧。

    苏小喜可不管那些人心中想着什么,只似笑非笑的的看着林闯。

    林闯听着苏小喜话,好不容易才压制住自己的怒气。

    和其他的人想的一样,林远达,是林家现在唯有的希望,他们不得不救。

    “既是没有误会,郡主为何要对小儿下毒?”林闯沉声。

    “你说的那个啊。”苏小喜一副‘我当你说的啥呢’的表情看着林远达,真真就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的模样。

    “本郡主和我家阿陌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身子不适,想着应该是中毒了。”

    说道这里,苏小喜顿了顿,真真是让对面一群人的心一同提到了嗓子眼了。

    “这毒材库中除了本郡主和阿陌两人,就只有林大爷了,本郡主当林大爷给本郡主下毒,本郡主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所

    以顺手就也报给了林大爷了。”

    说话间,苏小喜脸上神色依旧淡淡的,但是那话,却似乎带着几分的委屈。

    然而,就是这样,让林家众人差点吐血。

    顺手?好一个顺手。

    在不知不觉中,对一个玄级的毒师下毒,还下的那么理直气壮,下的那么无辜。

    简直,简直......

    好吧,他们被气的不知道简直什么好了。

    总之,他们觉得,这乐安郡主,这样,绝对是对他们的羞辱,绝对绝对。

    嗯,没错。

    苏小喜就是故意的。

    林家的人会来找她,她也知道。

    毕竟,给林远达下的毒,和宁公公身上的差不多。

    何为差不多?那就是多种毒药的组合。

    要是这一种给解了,失了平衡,那一种就会复发。

    而她下毒之前,在系统中,故意剔除了其中一种毒。

    而剔除那种毒的后果就是,让林远达体内的毒,失了平衡。

    失了平衡有什么作用?当然,就是毒发咯?

    只不过,如今的平衡只倾斜一点点,毕竟她得给林家人时间跟自己耗嘛。

    不耗,怎么敲诈呢?

    量他们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在那种平衡完全倾斜之前找到几种毒的平衡点从而配置出解药。

    所以,除了求助自己,他们只有一种路。

    就是林远达死。

    之前,她还不够确定林远达在林家的分量,毕竟十多年失踪,要说情份,应该早就消磨了。

    但是,听到那么多的脚步声,看着面前那一堆半个身子踏入棺材了的老头子,她觉得吧,自己这一局是稳赢了。

    苏小喜心中喜滋滋,而林家的人则是气呼呼。

    终于,林闯忍下掐死苏小喜的冲动,咬牙切齿的对苏小喜道:“说,你想要什么?”

    这一刻,林闯心中有些恍惚。

    是不是他们当初真的做错了,才导致了林家如今的人才凋零?才会因为一个林远达而这般的受制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