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下一任圣女?
    ,!

    皇后闻言,脸上震惊。

    她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最开始,她就得知了苏灵儿的女儿回来了,还可能是那个带有胎记的人,就对她比较热情了。

    她不知道胎记的重要性,只知道拥有胎记可以继任下一任的圣女,却从不知道,普通人不能继任。

    在她看来,苏柳和苏灵儿有血缘的牵扯,自然是能够继承的。

    如今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若,若是找不到那个拥有胎记的人呢?”皇后问,若是找不到,是不是苏柳就可以继承了?

    毕竟,她也当了几年的暂代了。

    “帝国亡!”龙帝只轻轻的说出这三个字,似乎对这三个字之后的意义一点都不在乎。

    可,他的眼底,却又有一种旁人所没有的野心。

    皇后一听,眼底闪惊慌。

    龙帝却只瞥了一眼皇后,随即淡淡的道:“若非如此,你以为朕为何今日让你废这一翻功夫?”

    皇后一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苏柳不能当圣女,她又有什么资格嫁给她的皇儿?

    但是转念一想,皇后也镇定了。

    若是,真的找不到那个有胎记的人,圣女的位置肯定不会空着。

    苏灵儿能活几年,谁又知道?

    圣女的能力虽然重要,但是也不代表没有那能力,帝国就一定能亡,毕竟这些都是前人所留下的说法。

    帝国这般强大,何人能让它亡?

    况且,皇上的心本就偏袒着那人,谁又知道皇上话中有几分的真假?

    “皇上,那她,现在怎样了?”最后,皇后还是问出了口,但是此刻她眉眼低垂,让人看不出她眼底是怎样的情形。

    龙帝一听皇后的话,手中拳头紧握,脸上有思恋,有不甘,还有许多其他的情绪在里头。

    这些,都落在皇后的眼中,让皇后心中钝痛。

    这么多年了,皇上还是不能忘了她。

    若非是那人性子刚烈,皇上又怕当年的事情......

    心中苦意泛滥,恨意却只能掩藏。

    “行了,这些朕自有决断,你且回去。”龙帝有些疲累的挥挥手,不想多谈。

    皇后有些失魂落魄,却还是朝着龙帝福了福身子,就走了出去。

    龙帝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大殿中,神情落寞。

    “灵儿,朕好孤单......”龙帝整个人,都有些萎靡。

    “你不在......又有什么意义?”

    一阵长长的叹息,自龙帝口中吐出,接着,就是一片沉静。

    而外面的皇后,却咬了咬牙,悄然离去。

    皇后离开之后,大殿中就又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龙帝头都没有抬,只淡淡的道:“今日起,监视使臣大院的人可以让他们回来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通知艾长老,说胎记应该是在乐安腹中孩子身上了。”

    黑影闻言,应了是之后,便离去。

    苏小喜回去之后,便没有醒。

    等再醒来,已经是第二日了。

    想到了昨日宫中发生的事情,苏小喜便问帮他穿衣的苍澜陌:“哥哥呢?”

    “在厅里等着,不着急。”苍澜陌说着,不紧不慢的进行着手中的动作。

    苏小喜沉默,心中想着昨日临去之前,哥哥对自己说的话。

    哥哥说,宴会上帝后肯定会对她有所试探,让他们顺着就行了,其他的无需多管。

    若非是这般,流星哪里真的不能帮她避开苏柳,而苍澜陌如何真的放心她一个人去换衣裳?

    而换衣裳之前,她也清楚,沁儿是特意被支开的。她分明就看到了那碧春还有那个嬷嬷的视线就落在自己身上,似乎在找着什么。

    他们寻找的,也只会是胎记。

    来帝国这些日子,因为哥哥和阿陌他们都说有人监视着他们,不好去打探,所以对帝国的一些大事情,他们都还并不清楚。

    但是哥哥既然是猜到了他们可能有的行动,就表示那胎记真的非常的关键。

    所以这一刻,苏小喜心中是急于得知一切的。

    只不过等穿好了衣裳后,苍澜陌又喂了苏小喜一些清粥,这才允许苏小喜去找离苏。

    这个时候厅中没有其他人,只有一袭白裳的离苏。

    等他们坐定,不等苏小喜问,离苏就道:“紫月胎记,是圣女的象征。”

    苏小喜闻言,一怔。

    圣女的象征?

    她难道就是下一任的圣女?

    “可我没有预知能力啊。”难不成是因为换了灵魂,所以预知能力没有了?

    苏小喜这话一出,离苏却笑了。

    “这个得继任圣女的位置的时候,由母亲将能力传给你才行。”离苏道,“所以你现在与普通人无异。”

    “你出现在帝国,见过母亲的人肯定会想到你是母亲的孩子,这么多年都找不到紫月胎记的踪影,你的到来,肯定会成为诸家关注。”

    离苏分析着。

    苏小喜觉得,哥哥才该是那个拥有预知能力的那人。

    毕竟,今日自己确实是被盯上了。

    “龙帝想要知道你身上是否有胎记,就必须要查看。”离苏继续。

    苏小喜点头,看了却没有找到东西,才会彻底的死心。

    只是,为什么胎记不能让人知道?

    苏小喜想不明白,也问了出口。

    “如今母亲状况不明,你身怀有孕,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你拥有胎记,对你而言,是非常危险的。”

    有心人?苏小喜第一个想到了苏柳。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用那种嫉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莫不是是怕她抢了她的位置?

    可是,她对什么圣女,真的不感兴趣。

    似乎是明白苏小喜心中所想,离苏却摇着头,道:“这不是你有没有兴趣的问题,这跟怀璧其罪是一个道理。”

    苏小喜默了。

    然后,离苏看向苍澜陌,那眼神,带着几分的消遣的意为。

    “而且,你若是当了圣女,势必是要留在帝国的。”

    苍澜陌原是静静的听着,当听到了这里,当即就不淡定了。

    将原本坐在自己身旁的苏小喜当即拉到了自己的腿上。

    “喜儿必须跟我回苍冥。”开玩笑,他的女人怎么可能留在这里。

    看着苍澜陌那护宝的模样,离苏唇角多了一丝的揶揄。  只是,下一刻,就变得严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