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目的,等一年
    ,!

    “喜儿,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希望你能过自己的生活。”离苏非常严肃的看着苏小喜。

    这是离苏最大的愿望。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妹妹跟着自己趟入浑水中,毕竟一旦不成功,便只能毁灭。

    自己的妹妹,绝对不能成为那人操控的傀儡。

    苏小喜看着离苏严肃的模样,心中动容,脸上的神情微微收敛,走到了离苏的身边坐下。

    “哥......”

    此刻,苏小喜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看着离苏,心中酸涩。

    她其实很想跟哥哥一起承担的。

    离苏拍了拍苏小喜的手,脸上严肃的神情缓缓敛下,换做温和的笑意。

    “傻妹子,别担心,一切有哥呢。”

    离苏安抚着,随即,离苏便又道:“喜儿,这次咱们来帝国,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见一见母亲。”

    至于其他,都是自己应该处理的了。

    说着,沉默了一下,又道:“昨日龙帝的眼线都撤走了,相信过几天,咱们就可见到母亲。”

    想到了昔日那个温柔的容颜,离苏的眼底满是孺慕之情。

    这么多年来,母亲应该十分的辛苦的吧。

    苏小喜一听可以见到自己的生母,心中其他的情绪都被期待所冲淡。

    两世为人,终于有了母亲,她如何不期待。

    之前,她知道他们的行动都被盯着,没办法见,这次,终于快要见上了,苏小喜却又有些紧张。

    都说圣女能预测未来,那么她是否能够看得出来,她这身体之中,其实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了?

    想到这里,苏小喜又有些担忧。

    不过,很快的,苏小喜便从这种情绪中回过神来了,她才不要杞人忧天。

    而反应过来之后,苏小喜却是蹙眉,看向离苏。

    “可是,哥......”

    很显然的,哥的目的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然而,苏小喜没说出口,就被离苏给制止了。

    离苏看向苍澜陌,对着苍澜陌道:“这次,我可能不会跟你们一起回去了。”

    此刻,离苏看着苍澜陌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但是却带着几分的犀利,几分的较劲,更多的是认真。

    这目光,男人懂。

    “我会照顾好喜儿。”这是苍澜陌的承诺,刻在了他心中的承诺。

    离苏要的,便是这样的承诺。

    “如今我在帝国势单力薄,无法帮你,等我一年,到时候你母妃的事情,我会帮你查。”

    苍澜陌闻言,沉默。

    但是,终究,还是点头。

    离苏的意思,他很清楚。

    离苏有想要做的事情,他也清楚。

    十多年来,离苏都想要再入帝国,他也清楚。

    这次,入了帝国,离苏势必要培养出属于自己的势力,而离苏给出的承诺是一年,便说明他会用一年的时间,将势力给培养起来。

    离苏的能力,他信!

    苏小喜听闻离苏要独自留在帝国,心中诸多的不放心,有诸多的话想说,但是最终,还是被苍澜陌给带了回去。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哥哥怎么可以一个人留下?”当两人回到房间,苏小喜就红着眼指控。

    帝国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对什么都不清楚,哥哥一个人留下,岂不是危险?

    虽然,自己的灵魂不是真的苏小喜,可是她是真的将离苏当成哥哥,当成亲人的啊。

    她怎么能让自己的亲人一个人去冒险。

    此时的苏小喜大概是因为肚子大了的缘故,脾气见涨,心思也变得稍稍敏感。

    当然,也就只在苍澜陌面前。

    因为苏小喜知道,苍澜陌会宠着自己。

    有时候,一个孤独久了的人,就想在一个在乎自己自己在乎的人面前,表露出自己小任性的一面,苏小喜就是这样的人。

    只因为,她任性,他不嫌。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眼眶都红了,不免有些心疼,连忙将苏小喜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苏小喜有心挣扎,但是毕竟还是顾及腹中孩子,也就没有真的挣扎。

    “傻瓜,你不信你哥的能力么?”

    苏小喜沉默。

    “放心,你哥的能力,绝对不会比我差。”苍澜陌继续安慰。

    离苏看起来就只有云临一人跟在身边,但是他的势力其实完全可以同鬼谷抗衡,是真真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若非如此,当初自己也不会选择与他合作了。

    见苏小喜依旧不说话,苍澜陌叹息一声,道:“我会留下羽二和羽十三的。”

    苏小喜闻言,抬起头来看向苍澜陌。

    “你是早就知道了哥哥的打算了,是不是?”苏小喜问。

    羽十三是消息能手,最会的便是布置消息网,而羽二的隐藏能力和轻功都是一等一的,这些她都知道。

    阿陌带着他们来帝国,她一开始还会疑惑,如今却似乎明白了。

    “猜到了些许。”

    以往,跟离苏讨论帝国的时候,离苏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却还是能够看到仇恨。

    一个对帝国有仇,又无法进去的人,如今进来了,又怎会轻易离开?

    看到了苏小喜眼底的担心,苍澜陌安抚道:“放心,你哥不是一个会轻举妄动的人。”

    苏小喜点点头,将头埋在了苍澜陌的怀中。

    “我只是,害怕。”

    究竟害怕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而因为什么都不知道,让她更加的迷茫。

    苍澜陌什么都没有说,只轻轻的抚着苏小喜的头,好让她安定。

    而苏小喜,却在这情况下,就在苍澜陌的怀中睡着了。

    醒来时候,已经是用午膳的时间了。

    苍澜陌不在,流星和沁儿守在床边,见苏小喜睁眼,便拿来了外裳,伺候苏小喜穿上。

    在梳妆的时候,苏小喜的视线一转,便看到了妆台旁白正放着一个情人结样式的挂坠,便道:“将这个挂坠给我戴着。”

    沁儿一看,便拿起了那个挂坠,道:“郡主若是喜欢,沁儿再给郡主做几个便是。”

    却原来,那挂坠是沁儿帮苏小喜编制的。

    原本,沁儿也是打发时间的时候,用带子编的玩儿,苏小喜瞧着喜欢,沁儿便用彩线编了这么一个挂坠出来。  因为用的是白色的羊脂玉,用的彩线也是不重的颜色,配着苏小喜浅蓝色的衣裳,倒也非常搭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