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没有辜负,静静是谁?
    ,!

    只是,对于那个伤害娘的人,对于那个不曾出现的人,沁儿却没有过多的期待。

    所以,最终,沁儿将那半块玉佩埋在了亡母的坟前。

    她以为,这便是结束,却不曾想,结束,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周锦书看着沁儿,不由得握紧了她的手,却什么都没有说。

    “虽然,我只在小时候见过你父亲两次,但是你父亲绝对不是坏人。”离苏开口。

    沁儿闻言,却是苦笑。

    若非是那个她该称呼为父亲的人当年是个善人,娘亲或者也不会有那几年的期盼吧。

    可是,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么?

    其实,只有沁儿自己清楚,遇到苏小喜之前,她的心,其实是冷的。

    是苏小喜将她的心给捂热了。

    她何其幸运,遇到了主子,遇到了锦书?

    这一刻,沁儿心中又有些释然了。

    然而,离苏接下来的话,却让沁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离苏说:“他当年留下了那封信和这个信物,似乎是有预感自己要出事。”

    “遇到心儿的时候,我曾问她,田家三少爷如今怎样了。”

    顿了顿,离苏看向沁儿,眸中带着眸中意味:“心儿想了许久,才道,田家原是有一个三少爷,但是在十五多年前,便暴毙了,终生未娶!”

    而宁心澄之所以需要想许久,正是因为田老爷子每每听有关三子的事情,就伤心不已,故而帝都再无人提及。

    只是,究竟是不是这样,谁都不知道。

    沁儿闻言,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会?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死了?

    他怎么可能没有娶妻?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人,某种思想在心中根深蒂固之后,却突然的发现,那种根深蒂固其实根本就是假的,那种滋味,是非常的难受的。

    沁儿此刻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她完全没有想过他不在了。

    那么,这么多年的恨,恨的又是什么?

    难道,他没有负了娘?

    沁儿抬头看向离苏,眼底有着迷茫。

    离苏起身,缓缓的走到了沁儿的身前,然后,亲自将沁儿从地上扶了起来,接着将手中的半块玉佩递到了沁儿的手中。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会查清楚的。”

    离苏说着话的时候,某种满满的都是坚定的光芒。

    随即,回头看向苏小喜和苍澜陌,才道:“你父亲的死,若是没有猜错,跟那毒药有关。”

    有些事,也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原本,沁儿只是一个扮着男装的乞丐,一个无依的孤女,喜儿原本只是深宫里的一个小太监,而苍澜陌原本就是一个擅于掩藏自己的皇子。

    还有他......

    最后相遇,结缘。

    却发现,大家早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有了密切的联系。

    而那个纽带,是那瓶毒。

    只是,直到如今,还没有人知道那毒是什么,解法是什么。

    当年,云妃为何服毒?母亲为何服毒?田绍林为何偷了那毒之后暴毙?自己手里那毒,又去了哪里?这世间,是否还有那毒的存在?

    这些,他都不知道。

    而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人,又有多少?

    或许,这些,他一年内能查清楚。

    又或许,等很多事情在他的掌控中后,让喜儿帮忙弄清楚。

    毕竟,喜儿对毒的研究比自己强多了。

    只是,不是现在。

    沁儿拿着自己父亲留下的那枚玉佩,被周锦书带走了。

    沁儿知道,她其实应该高兴的。

    至少,父亲没有抛弃母亲。

    可是,她依旧为早亡的母亲感到心疼。

    “相信伯母泉下也不希望你这么伤心的难过的。”周锦书安慰沁儿,“至少,你父亲当年没有负了你母亲不是么?”

    沁儿抬头看向周锦书,点了点头,却还是道:“我想静静!”

    周锦书一愣,随即故作详怒道:“静静是谁?”一副要找‘静静’拼命的模样。

    然而,沁儿只是红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周锦书,并没有被周锦书的耍宝逗乐。

    周锦书见状只得叹息一声,擦了沁儿眼角最后一点的泪痕,才开口道:“别再哭了。”

    说完,才转身离开,将空间留给了沁儿。

    又过了一日,一切恢复如常。

    而龙帝开始召集四国的皇子入宫,问一些有关四国的事情。

    苍澜陌发现,自从北辰浩被招进了宫之后,封子寒就显少出现在他的面前,由羽二口中得知,封子寒是潜入了北辰浩所在的院落。

    这般,苍澜陌对龙帝请人入宫这事情,心中多了一丝的疑虑。

    这一日,龙帝身边的卷公公来了,请的便是苍澜陌。

    苍澜陌只是冷冷的睨着那卷公公,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的表态。

    由苍澜陌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那卷公公觉得脚底生寒,后背更是冒出细密冷汗。

    可是,相比之下,卷公公还是觉得龙帝更为可怕,所以便硬着头皮,对着苍澜陌道:“怎么?莫不是我们陛下的邀请,王爷还要拒绝不成?”

    卷公公心中其实十分的纳闷,这几日他跑这使臣大院的次数也多了,请的也都是皇子。

    云启的皇子彬彬有礼,郝月的皇子还有北海的皇子对他这个帝国皇帝身边的近侍也十分忌惮有礼。

    怎就这苍冥国的洛王就如此不同了?

    莫不是他还以为这帝国是他苍冥可比的?

    想着,卷公公对苍澜陌多了一丝的鄙夷。

    “不知龙帝请本王前去,所为何事?”苍澜陌淡淡开口,卷公公神色变化,全部都收入了他的眼底,却并不在意。

    “我们陛下对四国非常向往,这不,国务繁忙无法前去,这几日便邀请诸位讲讲各自的风土人情。”

    卷公公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抬头,因为他觉得一抬头,就会忍不住的畏惧。

    “哦?本王今日才知道龙帝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恐怕听风土人情是假,别有目的才是。

    从龙帝邀请四国皇族开始,怕是已经在规划着什么了吧?

    卷公公没有应话,依旧垂着脑袋。  只是见半晌苍澜陌都没有反应,才忍不住抬头,问道:“洛王这是去,还是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