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离殇,夜闯圣女谷
    ,!

    而现在,根本就不是自己没有下手的机会的问题。

    而是,自己根本不能自己下手。

    因为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自己经营在外的形象,极有可能就因此崩塌了。

    若是如此,圣女的位置,自己再无可能。

    这样想来,若是能够有人帮忙,那也是不错的选择的。

    “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苏柳不是傻子,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帮自己,所以,必有所图。

    “苏小姐果然干脆!”

    这一日,苏柳到了傍晚才回府,脸上有着无法掩藏的喜悦。

    而在那房中,苏柳跟那个穿着斗篷的女人说了些什么,无人知晓。

    至于苍澜陌,这一日在宫中与龙帝相谈甚欢。

    当然,是否真的如此,也就当事人才知道了。

    只是龙帝想要留苍澜陌一同用晚膳,却是被苍澜陌以要回去陪媳妇儿为由,给拒绝了。

    龙帝并未生气,所以也没有挽留。

    只是,当苍澜陌离开大殿之后,龙帝脸上的神情猛地变了。

    “看来,确实是个难对付的。”龙帝冷哼。

    但是,也仅此而已。

    帝都,乃至整个帝国,就只有一个地方最为静谧。

    这个地方便是圣女谷。

    只是,今夜,这个原本寂静的地方,注定不会寂静。

    只因为,有一群黑衣人正强闯圣女谷。

    能够进去圣女谷的人很少,没有圣女的允许的人,是不能进去的。

    而最本质的原因则是因为圣女谷的外面有强大的阵法,普通人根本就闯不进去。

    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精通阵法的云家的人,也根本就不能进去。

    而能进去的人,只有圣女殿三大长老之一的单长老以及宁心澄和宁久久。

    而他们,并非因为有强大的破阵能力,而是因为她们有指点。

    除了阵法之外,圣女谷的周围还有许多圣女殿的剑女守护,一旦有人硬闯,必定会被剑女得知。

    况且,除了剑女之外,还有圣龙军守着圣女。

    圣龙军是龙卫军中的一支,区别于龙卫军的是,他们不手护皇室,只守护圣女。

    但是与剑女不同的是,圣龙军是不守在谷口的,而是在附近守护和驻扎。

    有了事情,经由剑女发出的信号,圣龙军才会全军出发前往圣女谷。

    只因为,圣龙军最是声势浩荡,怕扰了圣女的安宁。

    然而,这也就造成了今夜剑女的损失。

    但是今夜剑女也在第一时间发出了信号,圣龙军也第一时间赶来。

    只是,圣龙军一到,所有的黑衣人全部都倒地身亡,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械斗。

    近身一看,发现所有的黑衣人都是服毒身亡。

    看着这样的情景,圣龙军的首领不敢有任何的耽搁,立刻就让人传信给了龙帝。

    龙帝一听圣女谷的安宁被大破,当即大怒,让底下的人带着毒师去查。

    毒师虽然是出自林家,但是却是在宫中服务,属于宫廷毒师,只对皇帝负责。

    而毒师的检验结果,发觉那些服毒的黑衣人所用的毒都是很强悍的玄级毒药,按照他们的能耐来看,根本就无法配出那样的毒物。

    这事情,就查到了林家。

    然而,查到林家之后,就发现,林家有那样的水平的毒师就只有林家大爷,林远达一人。

    于是,林远达便被招进了皇宫。

    “大胆林远达,还不认罪?”一看到林远达,龙帝就大怒,一张脸阴沉的可怖。

    林远达是畏惧龙帝的,这样一喝,整个人就跪趴在地上。

    “皇上,草民冤枉。”

    林远达并不知道今晚发生的什么事情,开口便是喊冤。

    “你冤枉?朕倒是不知道你哪里冤枉了。”龙帝冷哼。

    “林远达,朕让你配出那离殇的解药,你却弄丢离殇,朕念及你毒术了得,给你机会。”

    “如今,离殇你不曾寻到,解药你不曾配好,因捉拿罪臣有功,朕才允你回帝国,如今,你竟敢与朕做对?”

    此刻,龙帝是真的发了大怒。

    而只有林闯,林远达还有龙帝三人知道,林家大爷林远达之所以失踪十六年,是因为林远达丢了第三份的离殇。

    也是最后一份仅有的离殇。

    而没有毒药,就根本不可能配置得出解药来。

    原本,林远达十六年前就该没命,但是念及林远达是林家最厉害的毒师,龙帝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其逃离,只为了让他再找出离殇。

    结果,十六年过去,离殇未见,却见着他竟打起了圣女谷的注意。

    林远达此时已经冷汗涔涔,他何时与皇上做对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心想回来,为的不就是更高的权势和地位么?哪里敢与皇上做对?

    “皇上,给草民几个胆子,草民也不敢与皇上做对啊。”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不敢?”龙帝冷哼。

    随即,龙帝扔了一个东西给林远达。

    “你看看这是什么?”

    林远达闻言,心中微惊,却还是双手有些颤抖的接下了那瓶子。

    掀开瓶子,便见里头腥臭的味道。

    一闻,便知是毒血。

    然,当细看,林远达惊了。

    这......

    “皇上,不知这毒血从何而来?”林远达试探的询问,脸色有些苍白。

    毒血里的毒,整个林家,也就只有自己能够配的出来。

    “你这毒,可经了谁的手?”龙帝见林远达脸上的神情不像作假,脸色也好了许多。

    “这......草民才回来不久,并未动过此毒。”林远达说着,才小心的问道:“敢问皇上,今日究竟发生了何事?”

    龙帝一双犀利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林远达,似乎想要从他的眼底盯出些什么来。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看到。

    龙帝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会看不出林远达眼底的真和假?

    “有人夜闯圣女谷。”

    龙帝悠悠说出口,这事情他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跟林远达说的。

    而且,说出口,也有试探之意。

    林远达闻言,脸上顿时大惊失色。

    圣女谷?

    谁人不知圣女谷是大忌?即便是闯皇宫都没有闯圣女谷让人胆寒。  “皇上,这事情草民真的不知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