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宁重阳,是不是知道当年事?
    ,!

    哼,谅你也不敢知情!龙帝心中冷哼。

    但是却并未开口,只是沉着一张脸,眸光深幽的看着林远达。

    林远达被龙帝看着心中直发毛,这事情一旦落到自己身上,他可就再也没有翻身之地了啊。

    想着,林远达抬头,有些急切的道:“皇上,会不会是那苏小喜?毕竟除了草民,就只有苏小喜能配出那毒药来了。”

    龙帝没有说话,让林远达心惊胆战。

    如果,皇上只信那苏小喜,不信自己,那自己......

    越想,林远达就越是心惊。

    “你说,是她,那她可有动机?”龙帝开口,眸光深邃,看不出喜怒。

    林远达看着龙帝这样,心中更是一个咯噔。

    但是心中几番权衡之后,林远达才轻吐了口气,道:“皇上,草民觉得,会不会是那苏小喜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所以才......”

    在龙帝的冷冽的目光下,林远达不敢继续说下去,甚至是不敢抬头。

    有人闯圣女谷,这事情不是什么小事。

    而在那些歹人的身上出现了这种玄级的毒,刚巧这毒除了自己就只有苏小喜会制,不是自己,不想到苏小喜也难。

    所以,在片刻的惊惧之后,林远达心中基本已经能够确定,事情与苏小喜脱不开关系。

    这般,林远达心虚已定,便又开口。

    “皇上,草民抓到那宁重阳的时候,宁重阳便就在苏小喜附近,草民想这苏小喜和宁重阳必定的熟识,当年的事情宁重阳告诉了苏小喜,也不是不可能。”

    当年的事,是龙帝的禁忌,知道实情的人并不多,而无人胆敢在龙帝的面提及。

    这也是对林远达初提及的时候,为何会那般的害怕,而龙帝为何会那般的生气的缘故了。

    只是,这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宁重阳不就是证据么?

    想到宁重阳,林远达是又气又恨,但是也不得不说,若非是他,他根本就不能回帝国来。

    龙帝身上的杀气散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他心知,林远达说的话不无可能。

    只是,想到了苏小喜那张脸,龙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忍。

    “行了,你且下去,今夜之事万不可泄露出去。”龙帝吩咐,一双眸子极为暗沉。

    林远达连声应是,便退下了。

    林远达离开i啊之后,龙帝当即便召来了自己的心腹,让他们去查一查使臣大院近日有没有动静。

    虽然,他确实是让自己的眼线都撤下了,但是却并不代表自己的人完全就放任了使臣大院的状况不管不顾。

    只不过更加的隐蔽了而已。

    他是知道,来的人中不乏有能耐的人,之前让人盯着,为的是警醒。

    而如今,撤了人,是想要看看那些人是否如表面上那般的安分。

    若是圣女谷的事情与苏小喜有关,他并不介意惩戒那群人。

    想着,龙帝的眼底闪过狠戾之色。

    只是,当龙帝的人回来,告知龙帝使臣大院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之后,龙帝的脸色却更显阴沉。

    这一夜,注定就这样的不平静。

    而使臣大院,则是一片的安宁。

    这日,龙帝并未上朝,朝臣心中狐疑,只有少数的人知道圣女谷的事情,却都聪明的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午时一过,补觉的龙帝才堪堪醒来。

    他是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下的,只是很显然的,他的精神并没有补回来,脸色依旧阴沉可怕,就连伺候龙帝洗漱的宫女太监都战战噤噤的。

    等吃了点东西之后,龙帝便让人宣宁心澄入宫了。

    自十几年前宁心澄成为孤女之后,龙帝便册封宁心澄为郡主,念及孤苦无依,又跟随在圣女的身边,所以龙帝对宁心澄还是颇为关心的。

    至少,外人看到的都是龙帝对宁心澄的恩泽。

    而宁心澄,对龙帝却素来不清静。

    五年前如此,五年后依旧如此。

    到了堡内,宁心澄只微微朝着龙帝行了一礼,面上沉静,不卑不亢,不喜不怒,一脸的淡然。

    只是,宁心澄心中却还是会思忖着龙帝找自己过来的原因。

    毕竟龙帝无事也不会宣自己入宫的。

    况且,以前自己不懂事,不明白,这几年姑姑也偶尔将当年的事情多多少少的跟自己说了一些,对眼前这个皇帝,她就更加的没有好感了。

    “皇上,不知道找臣女可有事情?”宁心澄淡淡问道,眼睛看着前方某一处,并未与龙帝对视。

    龙帝看着宁心澄的眼神却显得耐人寻味,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复杂。

    不过,开口说话前,却全部变作和蔼。

    “宁安回来也有半月,怎么不去看你姨母?”龙帝问,就像一个普通的家长喊来晚辈话家常。

    宁心澄是惯叫苏灵儿为姑姑的,不过外人眼里,她是圣女的外甥女。

    宁心澄闻言,心中早已有底,知道龙帝喊自己来,定然是为了姑姑的事情,便不慌不忙的道:

    “臣女离家许久,如今找到夫君,许多事情需要处理,故而还不曾去见姨母。”

    说到这里,宁心澄心中便是一阵暗叹。

    五年前的记忆,直到现在还不曾找回。

    可就算是没有找回,那苍澜景似乎也是吃死了自己,怎么也甩不开。

    况且,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久久和阿景是父子,最后她就妥协了。

    而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心也跟着沦陷了。

    所以,到了后来,林家的人出现之后,苍澜景就直接成了自己的夫君,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好在,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排斥,若是与他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昨日圣女谷闯入了歹人。”见在宁心澄的眼底找不到任何的端倪,龙帝才幽幽开口,便等宁心澄的反应。

    宁心澄闻言,立即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龙帝,却没有任何的惊慌。

    只因为,宁心澄知道,一般人是进不去圣女谷的,她只是奇怪圣女谷竟有人胆敢乱闯。

    “今日找你来,是想要你进去看看灵......圣女可还安好,有没有受惊。”  龙帝说明了自己找宁心澄的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