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圣女被掳
    ,!

    宁心澄离了宫,宫里的马车直接送她去了圣女谷。

    只是,还在外围的时候马车就停下了,因为旁人不敢冲撞了圣女。

    宁心澄心中清楚,便自己朝着圣女谷走去。

    只是,不知道为何,当离谷口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的心中就越来越不安。

    这种不安的感觉来的非常的突然,也让她加快了步伐。

    远远的,宁心澄便看到了谷口,圣龙军此刻正守在谷口,并没有离开。

    只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些人还会不会来再次扰了圣女的安宁。

    看到宁心澄,他们的脸上都是恭敬。

    “郡主。”圣龙军朝着宁心澄行礼。

    宁心澄朝着众人点点头,便直接的朝着谷口走去。

    进了山谷,景色与旁的山谷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宁心澄眼前的情景却突然的变化了。

    印入宁心澄眼前的是一片花海,花海中雾气缭绕,宛若仙境。

    而在远处,雾气朦胧中,有一座茅草屋。

    宁心澄便朝着那茅草屋走去。

    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近。

    “单长老!”

    推开了篱笆,宁心澄便朝着里面喊着。

    然而,没有人应答,宁心澄心慌了。

    快速的朝着茅草屋跑去,推开了那虚掩着的门。

    虽然,屋子从外面看来是盖着茅草的木屋,可是里面的摆设却是古朴而精致,又十分的整洁。

    里面有书香,有药香还有花香,闻着特别的舒服。

    只是,看着空荡荡的堂屋,宁心澄的心却不平静。

    “姑姑!”

    宁心澄边喊着,边朝着内室而去。

    只是,当看到内室的情景的时候,宁心澄却是惊了。

    因为此时,屋内的地上正躺着一个人。

    再看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的人影。

    心中着急不已,宁心澄还是上前将人扶了起来。

    “单长老,你醒醒。”

    圣女殿有三大长老,艾长老负责看守圣灯,史长老协助管理圣女殿一些事宜,而单长老,则是贴身伺候着圣女。

    而地上躺着的这人,正是单长老。

    见叫了几声依旧没有将人叫醒,宁心澄心中大惊,便给单长老把脉。

    发觉单长老只是被人打晕之后,宁心澄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与此同时,宁心澄心中越是不安了。

    昨日有人擅闯圣女谷,如今单长老昏迷,姑姑不见踪影。

    姑姑,可有事?

    将单长老从地上扶了起来,给安坐在软榻上,宁心澄才转身去了另一间房间。

    那个房中,满满的全是药瓶,这些都是十多年来,她跟姑姑两人研制的。

    姑姑不止是圣女而已,还是当年苏家医术最好的一个。

    她娘苏汐儿虽说医术也不差,但是却因为早已离世,所以她的医术基本上是承袭了姑姑的。

    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药之后,宁心澄才快步的回到了之前的房间,喂了一粒给单长老之后,宁心澄便在一旁等着单长老醒来。

    单长老今年大概四十多岁,是个面目和善的妇人。

    即便是昏迷,在她的眉宇间也能瞧见些许的正气。

    圣女殿的圣女是可以成亲的,只因为圣女的孩子,更容易有胎记,更容易承袭那种特殊的能力。

    但是圣女殿的长老,却必须是清心寡欲的人,终身不能嫁人。

    单长老便是一辈子都跟随在圣女苏灵儿的身边的。

    思绪方落,单长老人便缓缓醒来。

    看到宁心澄,单长老先是一愣,随即便一脸着急的抓握住了宁心澄的手腕,道:“澄儿,快,圣女被人劫持了。”

    心中的猜测被证实,宁心澄的脸色瞬间的变得很难看。

    “怎么回事?”宁心澄问,一脸着急,脸上哪里还有淡然?

    单长老一脸的自责,却是摇摇头。

    “昨夜听闻外头有动静,我便去查看了一番,待回来的时候便见圣女被人抓了。”

    说着,单长老的眼眶都红了。

    “都是我没用,不能保住圣女,也不知道圣女被何人给抓了。”

    说真,单长老的眼泪便出来了,那是自责的眼泪。

    如果,在此的换成是艾长老,艾长老必定第一反应不会是苏灵儿的安危,而是帝国的存亡。

    宁心澄并没有在圣女谷多留,而是趁着夜色离开了。

    等宁心澄回到了城中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

    原本是要去宫中告知龙帝此时,但是最终,宁心澄还是决定回府,让宫里的侍卫将事情转达了。

    “圣女被掳?”龙帝冷冷询问侍卫,脸色非常难看,就好像那侍卫要说‘是’就会被大卸八块一般。

    侍卫此刻心惊胆战,但是此刻他哪里胆敢说谎?

    从郡主告知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中就在惊惧了。

    很不想应下这样的事情,可是都说骑虎难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

    所以,也只得硬着头皮,道:“郡主是这么告诉小人的。”

    “为何她不亲自来见朕?”龙帝的脸绷得死紧,一双暗色的眸子里,此刻却是蕴藏着风暴。

    “因为赶了一日的路,郡主回去休息了,故而让小人回禀。”侍卫依旧心惊胆战。

    此刻他心中其实是对宁心澄有些怨怼的,若非是宁心澄将这样的一个消息告诉了自己,自己也都不用有着这样的砍头的风险啊。

    “朕知道了,你且下去。”

    让侍卫意外的是,龙帝却没有苛责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这让他心中终于松了口气,不会死就好,不死就好。

    想着,侍卫就告退了,心中虽欢喜,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侍卫不知道的是,在他刚出大殿的时候,龙帝朝着空气说了三个字:处理了。

    龙帝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大殿上,不知道为何,却显得极为寂寥。

    而龙帝的眼底,却有着恐惧,一丝无人看到的恐惧。

    若是有旁人在,此刻必定会觉得龙帝是在发怒。

    是的,龙帝是怒。

    但是,他更多的是恐惧。

    就如同,十七年前,属下来告知自己,圣女不见了一样。

    圣女若是出事,那就意味着帝国往。  “难道这是命......”龙帝喃喃自语,但是下一刻,龙帝的眼神就变得凶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