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宁重阳 别来无恙
    前来领命的人来了又出去,龙帝从位置上起身。

    “黎塘!”龙帝朝着空荡的大殿喊道。

    一道身影一闪,出现的却不是黎塘,而是另一个中年暗卫。

    看到面前的人,龙帝蹙眉。

    “凌峰,黎塘呢?”

    凌峰,是龙帝身边的心腹之一。

    凌峰朝着龙帝抱拳,稳声道:“黎塘皇上派去寻找圣女去了。”

    龙帝闻言,这才想起来这一茬,但是脸色却愈加的难看起来。

    看来,近日事情是真的太多了。

    “去密室!”

    龙帝出口,随即便直接的往外走去。

    密室,也在山上,却不在皇宫。

    龙帝也并没有带其他的人,身边就跟了一个凌峰。

    至于暗处还有没有人跟着,那就只有龙帝和凌峰知道了。

    几个纵跃,龙帝和凌峰便来到了一个石门前,石门就在山壁上,因这是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所以山壁也就一丈高,这山壁也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凌峰上前,在山壁上摸索了几下,石门便开了。

    凌峰站在一旁,让龙帝先行。

    等凌峰也跟着进去之后,石门就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再次关上。

    而后,石门门口便出现了两个黑衣人,身形笔挺的守在那里,就是黑巾蒙面,看不清模样。

    再说那石门之后,是一长长的通道,左右两边都挂着煤油灯,不见一丝的黑暗。

    龙帝就一直的往前,脸上不见任何的表情,目视前方。

    再往前,一条通道变作两条,龙帝往左走,一直往前,便见一个留了小窗的可供两人并排而入的石门。

    朝着凌峰瞥了一眼,凌峰便上前,在墙上一阵摸索,石门便缓缓的升起。

    里面的景象一点点的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两人皆是面无表情。

    石室里面,有一个石床,但是石床上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在石床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十字架,上面此刻绑着一个浑身是血痕的人。

    只见那人身上的衣裳已经完全的破碎,血痕遍布全身,看着就有些骇人。

    在往上,看不清那人的脸,只因为那人此刻正垂着脑袋。

    倒是那一头的白发,却是那般的显眼。

    那白发,竟没有一点的黑色,白的非常的纯粹,这受刑的人,竟是一老者?

    大概是听到了有人来了,那被绑着的人缓缓的抬起头来。

    那张脸,可见岁月的沧桑,却并不见老态,依旧能见那人年轻时的风采。

    这人,不是别人,竟是那苍冥皇宫中那独居一个院落的老公公——宁公公。

    只是,此时的宁公公那眼神,却显得十分的无神,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

    那一身的伤痕,更是昭告了旁人,之前的他究竟受了怎样的折磨。

    但是在宁公公看到来人的时候,那原本还有些无神的眸中瞬间便被一种愤恨所充满。

    而这一抹愤恨,让他整个人充满了生机。

    这样的愤恨,是埋入了骨子里的,与之前那个深宫中无欲无求的老公公,简直是大相径庭。

    而隐约能瞧见,在宁公公的眼底,还带着傲气,就好似,他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个,而站在他面前的龙帝,就是草芥。

    “你终是来了。”

    宁公公开口,声音沙哑,带着几分的嘲讽。

    “宁重阳,宁国公,十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龙帝一改之前的冷漠,一脸的笑意。

    此刻的龙帝,就好似在一个胜利者,在失败者面前的炫耀,少了帝王的威严,多了一丝的得瑟。

    “人在做天在看,你这样的忘恩负义之徒,早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最后一个字才出口,凌峰就直接上前一巴掌朝着宁重阳扇去。

    并没有传来清脆的响声,也没有五指印,但是宁重阳的半边脸却是肿了,唇角溢出血丝。

    只因为,凌峰并没有碰到宁重阳,而是隔空用内力打了他。

    “呸!”

    宁重阳吐出一口血,那血水里,竟有一颗牙。

    而宁重阳的眼神却始终看着龙帝,里头带着不屈。

    就是这样的宁重阳,却是让龙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只是这笑意却并未达眼底。

    “你可知你是怎么到了这里?”龙帝笑,却笑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