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关究,关尔
    ,!

    听到龙帝提及苏小喜,宁重阳先是一怔,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双唇紧闭。

    但是此时宁重阳的心里却没有面上表现出来的这样的平静。

    他既已知小喜,莫不是已经见着了?

    不,这里是帝都,他断然是没有见过喜儿的。

    宁重阳心中百感交集,万般思绪。

    对于宁重阳的反应,龙帝却并不意外,似乎早有所料。

    “不说?那朕便亲自问她好了?”龙帝一脸的无所谓。

    宁重阳闻言,心中大惊,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龙帝。

    “你想怎样?”宁重阳大怒,身子开始挣扎着。

    可一身的武功此刻却根本就使不出来,因为林远达抓了自己之后便给自己服了药了。

    即便如此,宁重阳依旧挣扎着,此刻他是那么迫切的想要挣脱钳制。

    那个孩子,是灵儿的希望,是他护着长大的,绝对不能让她落在这个忘恩负义的人的手中。

    龙帝见宁重阳这般,却哈哈大笑起来。

    “宁国公不必这般激动,乐安郡主如今好好的住在使臣大院呢。”此刻的龙帝在宁重阳的面前倒是没有一丝的帝王的威严,倒是有一种十足的小人的感觉。

    龙帝这话,对宁重阳而言,不可谓不是一种强大的冲击。

    因心中甚是担忧,让宁重阳心口一痛,直接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原本宁重阳就已经非常的狼狈,这般,他人就更加的狼狈起来。

    即便,心中明白,小喜总有一天会回到帝国,可是没有想到竟是这般的快速。

    这个时候她到了这里,岂不是危险?

    若龙帝看到她身上的胎记,可会对她怎样?

    因心中各种担忧,宁重阳才会忧思过度而吐血。

    这般的宁重阳看在龙帝的眼中,让龙帝的眼底划过不屑。

    曾经的宁国公又当如何?他如今是皇帝,在他的眼底,宁国公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况且,为了面子,他留着宁国公府,封了他的女儿为宁安郡主,但他这个宁国公,在众人的印象中可是失踪了多年的人了。

    失踪了多年的人,跟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捏死他,比捏死蚂蚁可简单多了。

    不过,他可不会让这人这般的容易死,他要看这个当初瞧不上自己的人受尽折磨。

    想着,龙帝哈哈大笑起来。

    再不管宁重阳,龙帝便往外走。

    “她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动她。”

    在龙帝走到门口的时候,宁重阳立刻大声的道,那声音中却透着一丝的悲鸣,似有绝望。

    龙帝闻言,眼底有着一抹得逞之色。

    什么都不知道么?很好。

    龙帝出了密室,凌峰随之,接着石门关上,关住了一室的悲伤。

    且说苏小喜他们,自宁国公府回来之后,便与离苏说了圣女失踪的消息。

    离苏得知消息之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沉默的自己回了房间。

    而这日夜里,便有一黑色的身影躲开了使臣大院所有的暗哨出了使臣大院,直朝着宁国公府而去。

    不久后,那黑色身影便出现在了宁国公府内,路上却没有半点的犹豫,可见对路线是了若指掌。

    只是,到了宁国公府之后,黑影却有丝的犹豫。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身后有了一抹凌厉的气息朝着自己袭来,黑影迅速的躲开,并且朝着那袭向自己的人出掌。

    这短短的时间内,两人已经过了数十招,接着,却又双双收手。

    “信王的功力果真不凡。”黑影出声,听不出情绪。

    “离神医的功夫也不错。”来人声音淡淡的。

    却原来,来宁国公府的人不死旁人,正是离苏。

    而那个偷袭离苏的人,则是信王苍澜景。

    两人过招,也只不过是试探各自的实力罢了。

    苍澜景只淡淡的看了一眼离苏,留了一句:“随我来!”便径直往前,看都不再看一眼离苏。

    离苏跟上,并不在意。

    一路上,离苏跟着苍澜景到了一个院落。

    这院落,却并非是宁心澄如今的居所,也不在主院。

    不过,两人进去,却见宁心澄已经等在那里,而宁心澄的身边则站着两个穿着藏青色衣裳的男人。

    两个男人模样相似,面无表情,看着大概三十来岁的模样。

    看到离苏来,宁心澄的眼底慢慢的都是担忧和关心。

    这般的模样,看在苍澜景的眼中,却让苍澜景的眼底闪过一抹的不悦。

    他可不会忘记,澄儿和离苏那小子其实是有婚约的。

    不过,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默默的走到了宁心澄的身边,似有意无意的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般。

    离苏此刻心中有事,自然不会注意到苍澜景的心思。

    就算是知道,离苏也不会放在眼底。

    宁心澄终究是什么安慰关心的话都没有说,毕竟有些话说多了也只显得苍白。

    只将身边两个男子介绍给离苏,道:“表哥,这是关究和关尔兄弟,让他们带你去见单长老吧,她会帮你的。”

    关究和关尔原是一对孤儿,是单长老收养的义子,功夫不错,为人却十分的本分。

    两兄弟原本就知道今日郡主让他们来是为了什么,见到带着银色面具的离苏的时候脸上也并未瞧见什么异样。

    但当宁心澄称呼离苏为表哥的时候,两兄弟非常默契的对视一眼,眼底都有诧异。

    不过,也就只这样而已,也并没有多问。

    对于宁心澄的吩咐,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离苏将两兄弟的表现看在了眼底,心下也稍安了许多。

    只感激的看了一眼宁心澄,便对关究关尔两兄弟抱拳,道:“烦请二位帮忙带路。”

    两人闻言,便身形一闪,很快速的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并未打一声的招呼,似乎有意试探离苏的功夫。

    离苏面上没有任何的迟疑,下一瞬也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三道身影,直接朝着城南的方向掠去。

    圣女殿就在帝都的南面,出了南城门便可瞧见圣女殿所在的小山。

    只不过,他们虽是往圣女殿的方向去,最后却并未去圣女殿,而是往更深的山林走去。  那处,便是圣女谷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