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羽殿下,让单长老帮忙
    ,!

    只是,再要靠近圣女谷的时候,两人却朝着另外一个谷口而去。

    离苏并没有任何的犹豫的跟上,一直与两兄弟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直到,到了另一山谷,看到山谷内有一木屋,到了木屋前,两兄弟才停了下来,安静的站在那里。

    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木屋的门从里面打开,单长老从屋内走了出来,率先看到的便是站在门口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只看了一眼,便有些不悦的看向一旁站着的关究和关尔两人。

    这处山谷,虽比不得圣女谷,但却是单长老常待的地方,算是单长老的家。

    因为这里离圣女谷很近,并且也是有阵法的,所以知道这处的人并不多。

    因而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连脸都不露的人,单长老有些许的怒意。

    “干娘,是郡主让我们带人来的。”

    单长老因是常年待在圣女身边的,所以能在单长老面前说得上话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艾长老和史长老,在单长老面前也得有几分的忌惮。

    但是宁心澄不同,宁心澄自幼就长在圣女的身边,也算是单长老看着长大的。

    关究和关尔说是宁心澄让带来的人,单长老面上的不悦便剪了几分,只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关究关尔两兄弟见状,便识相的走远了。

    木屋前,就只剩离苏和单长老两人。

    “单长老不请在下进去坐一坐?”离苏淡淡的开口,目光平和,但是心中却有些许的激动。

    毕竟眼前这个老妇人,他是有印象的。

    单长老想要透过离苏的眼睛看透点什么,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淡淡的道:“进来吧!”

    说着,便进了木屋,离苏紧随。

    一进去,便见木屋的摆设非常的简单,就好似普通的山里人一般,并不见一丝的奢华,极为的淳朴。

    这样一个地方,让离苏心中升起了许多的好感。

    “不知道阁下找老身,是有何事?”一进去,单长老就直截了当的问。

    “近日听闻龙帝抓了一人,想要长老帮忙查看是何人。”离苏对自己的来意并没有任何的隐瞒。

    对于圣女谷发生的事情,他已经都知晓,并不需要这个时候问单长老。

    今日来,更多的是想要看看单长老是否真的可信。

    不能轻易信人,早在十几年前他便知道,若非如此,那人也不会这般的逍遥。

    单长老对于离苏提出的要求有些惊讶,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淡淡的道:“你凭什么以为老身有这个能力?”

    “若是长老有没有这个能力,怕是旁人就更加的没有这个能力了。”离苏面上神色依旧淡淡,一双眸子却始终没有离单长老的眼睛。

    “或者说,长老并不想与龙帝为敌。”

    这话,已经有了很明显的试探的意味。

    单长老闻言,却淡淡的看向离苏,“你想试探什么?”

    离苏笑,因面具遮挡,只能瞧见唇角的一丝弧度。

    “单长老不是已经知道了么?”离苏反问。

    单长老闻言,却是冷笑。

    “老身不知道你是怎么骗的澄儿让人带你来这里,但是你休想在老身身上试探出什么来。”

    此刻,单长老的语气中带着警告的意味。

    离苏沉默,看着单长老。

    单长老也没有说话,看着离苏。

    缓缓的,离苏将伸手,将脸上的面具一点点的摘了下来,渐渐的露出他一张英俊不凡的脸来。

    那张脸,透着几许的书生的温和,但是却又显得极为的刚毅,一双眸子里,似承载着整个世界。

    单长老看着离苏的脸,眼底慢慢的都是不可置信。

    随即,眼眶通红,泪水模糊了双眼,但是却并不阻碍单长老起身,朝着离苏跪下。

    “殿下!”单长老老泪众横,“羽殿下,您是羽殿下是不是?”

    离苏放下手中的面具,上前亲自将单长老给扶了起来。

    “单长老不必多礼。”声音淡淡的,却又非常的温和,就好像他本就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

    单长老被扶起,拿出了帕子擦拭着泪水,已经失了平日里的淡定。

    “像,太像了!”单长老看着离苏道:“老身以为羽殿下真的坠崖而亡,如今看来,殿下这是命不该绝了。”

    离苏只是浅笑,却是不语。

    单长老看着离苏的笑,眼眶却又红了,但是这一次却并未落泪,只道:“可惜圣女如今没了踪迹,不然看到殿下,圣女肯定会高兴的。”

    单长老提到了圣女,离苏面上的笑意却是渐渐收了起来,眼底有着一抹的伤痛。

    想了近十七年,盼了近十七年,明明离的这样的近,却是错过,他心里的伤痛,比之苏小喜却并不差半分。

    毕竟,离苏对圣女母亲是有着儿时的记忆的。

    他的眼底,此刻有着浓浓的孺慕和伤痛。

    单长老见状,心中也不好受。

    这一切,都是那个忘恩负义的人所造成的,她只盼着自己有生之年,能让那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母亲,她身子可好?”终究,离苏颤抖的问出口。

    毕竟最后见着母亲的人,是眼前的单长老。

    单长老闻言,却是叹息,“这么多年,也就那样。”

    身子不见好转,却也没有变的更差。

    只是,如今快到了服药的日子,圣女却失了踪迹,也不知道会有怎样。

    离苏闻言,唇紧抿,却是不语。

    屋内,一时间陷入沉静。

    “殿下让老身查的那人,可与殿下有关?”单长老终是开口,这般的转移了话题。

    离苏闻言,却是摇头。

    “只知道他将人关在了暗牢中,却不知是何人。”

    这几日,离苏也并非一直都待在使臣大院,而是想办法去寻找当初的旧部,暗中观察着那些人可否有二心。

    除此之外,他也曾探过的暗牢。

    只是,他并没有进去,所以对里面的情况并不清楚。

    而从消息散播出来到现在为止,他心中都肯定那个被抓的那人,必然与他们一行人有所联系的。

    所以,也只能让单长老代劳。  单长老听闻离苏的话,只略一思忖,没有多问,便将事情给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