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十六年前的灵妃
    ,!

    在离苏走之前,单长老叫来了关究和关尔,对着两兄弟道:“今日开始,你们二人便奉离苏公子为主子,可听清了??”

    话音中,带着几丝的严厉。

    两兄弟的眼底都露出几分的诧异,但是对于自己干娘的吩咐,他们从未曾有过质疑。

    因而,那抹诧异散去,两人便笔挺的朝着离苏跪下,郑重的道了一声主子。

    此刻的离苏早已经戴上了银色面具,并没有在关究关尔面前露脸。

    这一夜,很长。

    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暗牢附近多了一抹黑影。

    这一抹黑影非常准确的找到了暗处看守的人,没有动武,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以最快的速度将瓷瓶放在了看守人的鼻翼间。

    接着,看守人的视线就有些涣散,但是人依旧笔挺的站在那里。

    接下来,黑影便如此找到了几个人,用了同样的方法。

    等附近的暗哨全部都变得神情涣散之后,黑影才闪身到了石门前,非常熟悉的在崖壁上几个摸索,便将石门打开。

    黑影进去之后,石门便缓缓的关上。

    黑影随着通道一直向前,看到眼前的两条通道,犹豫了一会儿,便朝着左侧前去。

    左侧,就只有一个石室。

    很显然的,黑影并没有走错位置。

    石室里面很暗,却隐约能看到有人正被绑在那里。

    只是太暗,加上那人又垂着脑袋,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只看得到一头的银发。

    在石门旁又是一阵的摸索,石门便被打开。

    石门开的一瞬间,石室便亮了。

    黑影上前,以手中的剑柄托起了那垂着的脑袋,却见那人此刻陷入昏迷,唇色有些发黑。

    可是,那半边的脸,依旧让黑影认出了这人是谁,这也让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的惊诧。

    随即,手搭在脉搏上,检查他的情况,那露在黑巾下的眼里却满满的都是凝重。

    最终,黑影还是快速的离去。

    只因为那迷香能够坚持的时间很短,再不离开会被发现。

    黑影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暗牢,刚离开,那些暗哨便回复了神智,只以为方才自己恍惚了一下,并未发觉自己曾中了某种迷香。

    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离苏的手里。

    来传消息的人是关究。

    当看了手中纸上写着的内容的时候,离苏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凝重。

    “哥,被抓的人是谁?”苏小喜察觉到了不对,不由得开口询问。

    “是宁国公!”离苏开口。

    “宁国公?宁姐姐的父亲,他不是失踪多年了么?怎会在四国被抓?”苏小喜更加的疑惑。

    而离苏看着苏小喜,有些欲言又止。

    苏小喜瞧见了,却是蹙起了眉头。

    “跟我有关?”若非如此,哥哥为何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离苏稍微有些犹豫,却还是点点头。

    苏小喜闻言,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一双眼睛紧巴巴的看着离苏,一副想要知道答案的模样。

    “单长老说,当年母亲就是将你交给了宁国公的。”只是,这其中的渊源,离苏却并未想明白。

    苏小喜听了,却是一脸的疑惑。

    “所以宁国公应该是因为我才出现在四国?可是,我不记得宁国公啊。”

    宁姐姐的父亲,她根本就没有见过啊。

    难道,跟自己进宫当太监有关?

    只可惜,原主留下的记忆不多,不然她就能够想到关键了。

    此刻,苏小喜和离苏两兄妹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想不出是怎么回事。

    而苍澜陌却是坐在一旁,一副沉思的模样,似乎是在想某些事情的可能性。

    “莫非,是宁公公?”

    苍澜陌开口。

    苏小喜闻言,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苍澜陌。

    而这一瞬间,苏小喜也想到了有这个可能。

    宁公公,宁国公,都是姓宁。

    关键是,宁公公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尤其是,自己对他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如果,母亲当年是将自己交给了宁公公,这也说的过去。

    只是,如果宁国公就是宁公公,那......苏小喜的心都揪起来了。

    “不会的,宁公公在苍冥的皇宫。”苏小喜反驳。

    只是,话出口,她却依旧觉得一阵的心慌。

    “是他!”

    就在此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众人一回头,却见苍澜景正站在门外。

    而苍澜景的手中,此刻正牵着宁久久。

    宁久久自己乖巧的跑进了房间,自己找个位置坐下,并没有说话。

    爹爹和他是光明正大的从门口走进来的,而来这里的原因则是因为他想念自己的堂兄了。

    嗯,他虽然小,但是他明白,爹爹只是将自己当成借口。

    毕竟,孝子的喜好,才是最好的借口嘛。

    要不然,他方才也不用在外面演那场名为‘想念’的深情戏码了。

    想着,宁久久不由得摇摇自己的小脑袋,心中暗叹自己果然是太懂事,太聪明,太威武雄壮了。

    不过,看在爹爹哥哥姐姐他们都有事情忙,他就安安静静的当观众吧。

    这样的想着,宁久久也就这样的做了,完全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而事实上,现在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苍澜景的身上,还真没有人去注意宁久久。

    “宁国公,就是宁公公。”苍澜景非常肯定的道,眉心却是微微拧起。

    这一点他之前竟没有想明白,澄儿对岳父的在乎他不是不知道,若是岳父有什么三长两短,澄儿必然伤心。

    这般想着,苍澜景心中有诸多的懊恼。

    “信王何出此言?”离苏蹙眉,他知道苍澜景不可能空口说话。

    苍澜景看了一眼离苏,随即视线落在苏小喜的身上。

    “当年你刚出生之时,我曾抱过你。”苍澜景对着苏小喜道。

    也正是因为这样,十六年后,也就是那次在牢房见到苏小喜的时候,他才会露出那样的眼神。

    因为,苏小喜与她母亲长得很像。

    苏小喜惊疑,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苍澜景见状,便看向苍澜陌。  “你可记得十六年前,你父皇带回来的灵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