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灵妃托孤
    ,!

    十六年前,苍澜陌六岁,苍澜景十六岁。

    对于六岁的记忆,苍澜陌并没有多少,只因为他记得最深刻的是七岁,母妃去世的那一年。

    只是,听闻自己皇叔这般的询问,苍澜陌却依稀想起来了些什么。

    十六年前,宫中多了一个怀孕的妃嫔,封为灵妃。

    听闻,是父皇在宫外相识,曾经救过父皇。

    因救驾有功,自是直接封为灵妃。

    后宫妃子很多,苍澜陌能记住的少之又少。

    对灵妃有印象还是因为母妃曾多次去灵妃的宫中,与灵妃的关系似乎还不错。

    只是后来,灵妃生产的时候难产,孩子和大人都不曾保全。

    当年灵妃因为养胎,又曾救驾,加之帝王恩宠,可以不必出去应承其他的妃嫔,而其他妃嫔能见着她的也不多。

    灵妃在宫中,就如同昙花一现一般,虽曾让人妒忌过,但是却因为见过她的人不多,加之又早亡,所以记得她的人少之又少。

    若是皇叔不提及,他或许也该忘记了。

    只是......

    “难道......”苍澜陌一脸不可思议。

    难道,当年的灵妃就是圣女不曾?

    而喜儿,就是当年那个没有生下来的孩子?

    对于灵妃的模样,苍澜陌只觉得模糊,却还是因心中所想而震惊。

    苍澜景知道苍澜陌想到了什么,只点头。

    “当年的灵妃,并非是皇兄带入宫的。”苍澜景道出当年的真相,“接她入宫的人,是你母妃。”

    而后,苍澜景便将当年他所知道的事情与众人简要的说了一遍。

    原来,当年云妃出宫上香,遇到了一个怀孕的女子,也就是圣女苏灵儿。

    而后,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苍帝封那女子为灵妃,并称那女子腹中孩子是自己的。

    只是,临盆那日,灵妃难产,母子皆亡。

    当然,这些也都只是假象。

    那日灵妃在冷宫诞下一孩子,而苍澜景当时却正巧遇上,也就在那时,苍澜景曾抱了那孩子。

    当时,在场的人中,还有专门伺候灵妃的宁公公。

    那日,灵妃将孩子托给了宁公公,便就被人悄悄带着离开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宁公公一夜白了头发,当年,苍帝因为感念逝去的灵妃,才让宁公公偏居在皇宫一角,不受约束。

    当然,这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也就只有当事人才知晓了。

    之后,苍澜景便也不再关注这事情,而关于灵妃的事情,便全部被淡忘,似乎从不曾出现过。

    第一眼见到苏小喜的时候,苍澜景便想到了那个‘灵妃’,只因为两人实在是有些相像。

    “当年,本王亲眼目睹托孤过程,既是圣女将小喜托付给了宁国公,那宁公公便就是宁国公。”

    事情讲完,所有的人都沉默。

    苏小喜想到自己对宁公公的情感,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

    苍澜陌瞧着苏小喜落泪,赶忙去哄。

    “别哭了,是与不是,查看之后便可知。”

    苍澜陌说这话,已然是说明了他准备亲自去查看。

    苍澜景闻言,便道:“我随你一同去。”无论如何,已经确定了那人就是自己的岳父,为了澄儿,他也必须去看一看。

    为今之计,是得想办法该如何救人。

    于是乎,几人就又开始商讨救人良策。

    直到用了午膳之后,苍澜景才带着宁久久离开了使臣大院。

    到了夜里,暗牢旁出现了两道身影,他们一出现,就被暗处守着的人给发现了。

    两人对视一眼,非常默契的出手,动作快准狠,没多一会儿那暗处的人就全部失去了意识。

    能守在这里的人,必然武功不差,这般的容易就被人打晕,可见来人的实力不俗。

    而来人,正是苍澜陌和苍澜景。

    两人将人打晕后,便朝着石门走去,动作利落快捷。

    只在石壁上摸索一番,找到了关究所说的地方,往下一按,石门便开了。

    “我进去,你在外面守着。”苍澜景说着,便直接的进去了里面,石门应声而落。

    苍澜陌笔挺的站立在门外,一双眼眸冷冷的看着周围的黑暗,默默等待。

    没多久,石门动了,苍澜景从里面走了出来。

    苍澜陌看向苍澜景,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接着,两人便飞身离去,对于地上的昏迷的人并不理会,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会打草惊蛇。

    苍澜陌和苍澜景,两人往不同的方向而去。

    苍澜陌自然是回到了使臣大院,而苍澜景则是往国公府而去。

    此时,国公府内已经是一片的黑暗,只有依稀的几盏灯火,如同普通的富贵人家一般。

    在主院,有一个房间内,也点着烛火,宁心澄就在房内,毫无睡意,忐忑不安。

    就在这时,房门咿呀一声响了。

    宁心澄以为苍澜景回来了,便赶忙起身,一脸的迫切。

    然而,出现在门口的却是一个小脑袋,并非苍澜景。

    “久久怎么来了?”宁心澄一脸的诧异。

    此刻已经是丑时,此刻该是宁久久沉睡的时候。

    宁久久半个身子在外面,半个身子在里面,看着宁心澄,一脸可怜兮兮。

    “娘亲,久久跟你一起等爹爹好不好?”

    宁心澄没说话,宁久久犹豫了一下,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迈开小短腿跑到了宁心澄的身边,“娘亲,久久也想帮忙。”

    宁久久人虽然小,但是却人小鬼大,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自己也曾出门找过爹爹,所以他很明白娘亲想要找娘亲爹爹的心情。

    对于没有见过的外公,宁久久也很是大期待。

    只要外公回来,娘亲肯定会高兴的,娘亲高兴久久就高兴,这也是爱娘法则之一。

    宁心澄看着宁久久,却是摇了摇头,“久久,时间不早了......”

    “娘亲,久久真的可以帮忙的。”宁久久很酌定的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愿离开。

    想着,宁久久便抱住了宁心澄的大腿,道:“娘亲,让久久留下好不好嘛!”

    难得的撒娇。

    在宁久久看来,撒娇是孝子做的事情,他一般可不愿意这样做。  不过嘛,在娘亲的眼底,自己应该就是一个孝子,撒撒娇也不会很丢人的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