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天有异状,必有冤情
    ,!

    看着宁久久的模样,宁心澄也知道自己不答应他一定不会乖乖的回去睡觉,也只好点点头。

    宁久久见状,很是欣喜。

    但是很快的,脸上的笑容散去,紧紧地抱住宁心澄,用他稚气的声音安慰道:“娘亲不要担心,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

    宁心澄不语,只是将宁久久抱起,放在了一旁的软榻上坐好,自己也坐了上去。

    “嗯,外公不会有事的。”宁心澄朝着宁久久露出一抹笑意。

    只是,她眉眼间的愁容却并没有消散。

    宁久久并不喜欢自己的娘亲这个模样,便爬了起来,跪在宁心澄的跟前,用一双软乎乎的小手轻轻地抚着宁心澄的眉眼,希望将那眉眼抚平。

    宁心澄见状,心中酸涩,便将宁久久给搂在了怀中。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苍澜景从外面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心中隐隐有些心疼。

    此刻,苍澜景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都是几年前,澄儿在他的跟前嚷嚷着要找爹的情景。

    而当年,自己答应了要帮她找爹,但是到现在,却依旧是没有找到。

    此刻,苍澜景的心中有对宁心澄的歉疚。

    宁心澄察觉到了屋内有人,一回头便见苍澜景正一脸心疼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当即放开宁久久,看着苍澜景,焦急的问道:“阿景,我爹怎么样了?”

    苍澜景闻言,眸色微深,却还是不得不道:“情况很不好,必须快点救出来。”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今晚就将人带出来,但是他们很清楚,这个做法并不可行。

    人救出来是小,但是却根本就藏不住。

    看着宁国公身上的伤和他此刻的情况,也能猜到龙帝是想要他死的。

    他们在帝国势单力薄,要将人救出来,无论是藏在哪里都不妥当,龙帝只要找到了一丝的蛛丝马迹,他们那一行人必定会受到牵连。

    所以,他们能做的便是让龙帝亲自放人。

    宁心澄明白苍澜景的意思,看了一眼宁久久,道:“娘亲可能真的要让你帮忙了。”

    宁久久闻言,便像小大人一般的拍拍自己的胸口,道:“只要娘亲说,久久都可以做到。”

    接着,宁心澄看了一眼苍澜景,便开始交待宁久久。

    于是乎,这一夜,整个帝都城处处可见老鼠横行,每一只老鼠的嘴里都先哲一张字条,跑进了各家各户。

    狗叫,猫叫,鸟雀的叫声一直不断,让不少人都从睡梦中惊醒。

    而醒来的时候,几乎是每个人都看到了枕头边有一张字条。

    不认得字的人一脸的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认得字的人听着外面的猫狗鸟雀的叫声,心中惊骇不已,接着就面色凝重。

    而这些事情异状,却都只发生在那个象征富贵的山下。

    在山上那些富贵人家所住的地方,则是每家的院子里都飘散着纸张,白花花的一片。

    这些富贵人家,在睡梦中,似乎听到了鹰啸。

    天刚刚亮,大街上就已经集聚了不少的人,吵吵嚷嚷的,非常的热闹。

    这些人都在议论着些什么,脸上或凝重,或疑惑,或义愤填膺。

    “你们听说没有,昨夜打更的人说大街上到处都是老鼠。”

    “何止是老鼠,猫狗鸟雀的叫声都没有断过,我一家老小一夜都不曾合眼。”

    “那枕边的字条上究竟写了什么,我不识字,谁知道?”

    “你还不知道啊?前几天不是听说咱们皇上抓了一个来自四国的人么?你们猜那人是谁?”一个人故作神秘的道。

    “去去去,老张你就别在这里故作玄虚了,这事情谁不知道?说是咱们皇上错抓了宁国公,被抓的人是失踪多年的宁国公。”

    “那昨晚的异状,莫不是是为了替宁国公喊冤的?”有人猜想。

    “那可不?宁国公是什么人,他不仅是圣女的义兄,还是圣女的妹夫,宁家可是咱们开国皇帝兄弟的后代,而且......”

    这人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巴。

    “我说兄弟,前面的话说了就可以,后面的话可别再说了,你想死,我们可不想死呢!”

    这话一出,便是一片的沉默。

    年长的人心有余悸,一脸的惊恐,脸色惨白,就怕祸从口出被波及。

    而年轻人则是一脸的迷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受年长者的影响,他们不敢过多的打探。

    总之,大街上议论的都是昨夜发生的怪事,而最后的结论是:皇帝一不小心抓错了人,关了宁国公,那些动物是在为宁国公的抱不平的。

    在帝国有一种说法,便是天有异象,必有冤情。

    而这有冤情的人正是圣女的亲人,这些人对圣女有多么的敬畏,就有多么的关心这件事情。

    于是乎,他们自发的往那象征着权贵的山上走去。

    至于那些富贵人家,一大早发现自家的花园院落都是那白花花的纸张的时候,都是一脸的震惊。

    当看到纸上写的内容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是脸色大变。

    他们不比普通的百姓,知道的事情自然是比百姓要多的多了。

    看着上面的内容,信的人几乎没有。

    与其相信是皇上抓错了的人,倒是不如相信的皇上特意去抓的人。

    只是,他们意外的是宁国公竟然还没有死。

    当然,这些各种的猜测和疑问,他们也只敢的藏在心中,可不敢说出来。

    毕竟,他们可都记得十七年前那血流成河的情形。

    想要活命,首先得做的便是闭上自己的嘴巴了。

    虽这般,这些人家的家主都还是快速的换上了衣裳,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而这些富贵人很快的就遇上了自发上山的百姓。

    在帝国,百姓们不会轻易的上山,但是却不是不能上山,一下子真么多的百姓往山顶而去,堵了路,富贵人家的马车根本就无法前行,这导致了他们不得不步行。

    而此时,龙帝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因为外面所有的异状,皇宫内并没有发生。  只不过,龙帝这一日醒的依旧非常的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