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宫门口跪着
    ,!

    当然,龙帝肯定不是自己自然醒的,而是被属下唤醒的。

    “皇上,属下有要事禀告!”

    龙帝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听到了寝室外属下带着着急的声音。

    这让龙帝心中非常不悦,却还是起身,唤来了人伺候更衣。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龙帝才走出了寝室,到了外殿。

    一个人住在一个大大的城堡里面显得空荡,脚步声都是那样的清晰,但是龙帝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个城堡,他想了小半辈子,觉得这里就是权利的象征。

    当权的人,哪一个不孤独?

    也因了这样的想法,他倒是挺享受这样的孤独。

    本就因被吵醒而有些不悦,当看到跪在自己眼前的人的时候,龙帝的脸色更是沉了几分。

    “何事?”

    来人,正是守着暗牢的暗卫。

    “皇上,昨夜有人打昏了我等......”

    很显然的,暗卫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一大早他们几个醒来,就察觉到了不妙,便赶紧的进宫了。

    虽然人还在,但是他们全部都被打晕了不是小事,故而不敢隐瞒。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便觉得一股掌风毫无预兆的朝着自己袭来。

    下意识的就想要躲,但是抬头的时候看向了龙帝那有些许嗜血的目光,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躲的冲动。

    在龙帝身边多年,他们做暗卫的都很清楚自己的主子是怎样的脾气。

    如果不躲,还有可能生还,若是躲了,便会死无全尸。

    所有的思绪和动作,都只在一瞬间。

    那暗卫决议不躲的那一瞬间,掌风带着强厚的内力直接的袭向暗卫的身子,暗卫整个人飞了出去,直接的撞上了坚实的墙壁,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暗卫身子落地,吐出一口鲜血。

    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浑身无一处不疼,五脏六腑更是难受的让人受不住,这一刻,他心中想着,若是这样的死去,或许还好。

    可,人都是有着求生的本能的,要这样的死去,怎样都会不甘。

    最终,暗卫还是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龙帝单膝跪下,身子有些颤,但是依旧跪的稳稳的,十分的恭敬。

    “人可还在?”龙帝悠悠问出口,丝毫没有一点因为暗卫受伤而觉得有什么,眼底十分冷漠,依旧带着一丝的嗜血之气。

    这样的龙帝让暗卫心中一阵瑟缩,他很清楚,若是人不在了,他们几个绝对没有半点的生还可能。

    索性,人还在。

    “禀皇上,人还在。”

    这个回答却是出乎龙帝的意料之外。

    自己的人是怎样的身手,他心中非常的清楚,能将自己的人打晕,却不带走人?

    龙帝心中正疑惑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属下的通报声。

    “进来!”

    龙帝揉了揉脑袋,脸色更加不好。

    平日里何人胆敢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今日怎么这么多事?

    龙帝心中此刻,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来人是宫里的侍卫,一进来便面色仓惶的跪在了龙帝跟前,道:“皇上,不好了,宁安郡主和小少爷正在宫门口跪着,让皇上放了宁国公。”

    龙帝一听,当即惊得站起来,脸上的肌肉却是紧绷着的。

    “怎么回事?”

    宁心澄,她怎么知道自己关着的人是宁重阳?

    难道,夜闯暗牢的人是她?

    正这样的想着的时候,便瞧见的侍卫脸上一脸的犹豫。

    龙帝按捺住心中的怒气,沉声道:“有什么便说。”

    “是!”侍卫小心的应道,随后,将昨夜传的满城风雨的字条还有百姓们上山这件事都说了出来。

    龙帝一听,当即大怒,一掌便将那桌子给拍的粉碎,吓得那侍卫差点匍匐在地。

    只是,这也不够龙帝的火气降下来,眼底的嗜杀在一瞬间更加的浓烈了。

    还不等那重伤的暗卫和那通传的侍卫反应过来,两人的身子便已经飞了出去。

    当场,气绝。

    就连一直尽量的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太监,也被龙帝疯狂的给杀了。

    短短的时间内,屋内便多了几具尸首,里面一片的狼藉。

    外面的人都胆颤心惊,根本不敢进去。

    直到,动静小了,听到了龙帝出声唤人,外面的卷公公和侍卫才提着一颗心,腿有些颤抖的走了进去。

    一行人进去,根本不敢看屋内的尸体,也不敢看那一片的狼藉,只跪下朝着怒气消散了许多的龙帝行礼。

    即便,膝盖下方有木屑玻璃,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变色,只笔挺的跪在那。

    “将这里收拾了。”

    龙帝只冷声交待,属下眼底的敬畏,让他心中好受了许多。

    之后,龙帝便大步跨出,卷公公慌忙起身,跟了上去。

    龙帝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宫门口走去,而这个时候,闻讯而来的太子龙兴旺正好遇上龙帝。

    “父皇!”龙兴旺朝着龙帝行礼,“儿臣听闻宫外发生的事情,想看看能否有什么地方儿臣可以出力。”

    龙帝看着龙兴旺,心中颇有些兴味,脸上肌肉依旧显得有些僵硬的道:“既是如此,便跟上吧!”

    说着,就继续向前。

    只是此刻的龙帝心中却是思绪万千,对于昨夜夜闯暗牢的人却是耿耿于怀。

    这个时候,龙帝自然不会觉得那人会是宁心澄了。

    倒是觉得昨夜的人,或者与夜闯圣女谷的人是同一批。

    第一次,龙帝察觉到了危机感,心中猜测会不会是那人的余孽还不曾清理干净。

    如果是这样,他必须早做打算才行。

    一路的走着,一路的想着,才终于是走到了宫门口。

    一出宫门,便瞧见宫门外人山人海,他都忍不住去想,是不是整个帝都的人都来了。

    最前面的,尽是帝都的一些贵族或者官员,就连三大家族的人都来了。

    而在这些人的面前,最靠近宫门的地方,一身白裳的宁心澄,此刻正和宁久久两人背脊挺直的跪在那里,苍澜景并不在此。

    皇上一出现,那些世家贵族的人纷纷跪下给龙帝行礼,百姓们也都跪下,声势倒是十分的浩荡。  但是这情景,龙帝不禁觉得,今日的事情,怕是不好处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