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

    龙帝扫视众人之后,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宁心澄的身上,而后便一脸关切的上前,朝着宁心澄道:

    “宁安怎么跪在这里?快快起来,有什么委屈便同朕讲。”

    如此龙帝,真真是一个仁慈郡主的模样。

    这么多年,龙帝在百姓的眼底,也是这般。

    这下子,百姓们便更加相信龙帝只是误抓了宁国公了。

    至于那些臣子,只眼观鼻鼻观心,将自己当成背景板。

    宁心澄抬眼看着龙帝,眼底带着一丝的坚定,随后,便朝着龙帝叩首。

    宁久久见状,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宁心澄的模样,大有一种与自己的娘亲共同进退的架势。

    看着宁心澄这般,龙帝心微沉,面上依旧十分的和善的对着宁心澄道:“这是怎的?”

    此刻的龙帝,权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因宫外的动静才出来的。

    “皇上,臣女听闻父亲被皇上误抓,父亲无愧帝国,无愧皇族,还请皇上还臣女父亲一个公道。”

    宁心澄非常清楚,如果直接的控诉龙帝抓了人,便很容易打草惊蛇。

    说是误抓,便相当于给了龙帝一个阶梯下,这样对救人才是最有益处的。

    如若不然,龙帝恼羞成怒,对他们反倒是不利,到时候耽搁了救父亲反倒是不好。

    这些,都是大家率先都商量好了的。

    只是,宁心澄语气铿锵有力,说出的话在旁人的耳中听来倒也没有什么,但在龙帝听来,脸上却微微有了些许的异状。

    无愧帝国,无愧皇族,那对自己是否就可以有愧了?

    大概是做多了亏心事,龙帝总觉得这话是针对自己而言的,一时间,龙帝气的说不出话来。

    太子龙兴旺本一直默默站在龙帝身边,见龙帝似乎有异,心中着急,却又不好提醒。

    龙兴旺身为最年长的皇子,对于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自然最是记忆犹新,因常常为自己父皇办事,对于自己父皇心中所想此刻也是能够猜到一二。

    眼看着众人要看出了端倪,龙兴旺不得不上前,对着宁心澄和气的道:“心澄妹妹可千万别跪着了,那些不过都是些道听途说而已,宁国公都失踪了十数年,又怎会在这个时候被父皇误抓呢?”

    说着,龙兴旺朝着龙帝看了一眼,见龙帝恢复如常,眼底对自己有几分的赞赏,心中便松了口气,于是又继续道:

    “心澄妹妹可不要道听途说,让有心人逞心如意了。”

    这话,不仅仅是对宁心澄,更是对在场其他的人。

    事实上,龙兴旺在得知宫外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惊的。

    在龙兴旺看来,宁国公此刻的都已经是死人了。

    不过,现如今,不管宁国公是死人还是活人,是被抓了还是没被抓,此刻都应该直接否决。

    龙兴旺的话让百姓们一时间缓过神来,心中也有些疑惑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龙帝似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面前的人都跪着,当下便威严而不失仁慈的道:“大家都起吧。”

    齐刷刷的谢恩声传来,众人起,却无人离去,来这里的人,大都是想要知道真相的。

    若真有冤情,有了昨日的异状,也断然是不能让冤情继续下去的。

    否则,惹怒上天,圣女怕是也无法救赎他们。

    不得不说,圣女在他们的心中的地位,是轻易不会的降低的。

    只是,宁心澄却依旧跪在原地,宁久久瞧着,也只得继续的跪着了。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母子,龙帝只觉得一阵的头疼。

    龙帝此刻正想着如何将宁心澄给哄到皇宫中,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对自己而言十分的不利,若有些什么,也只能处于被动的地位。

    他如今虽是帝王,高高在上的地位,但是他非常清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何况,他还不是水载起来的......

    然,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就被打断了。

    “皇上,皇上,久久有问题问皇上。”

    宁久久开口,声音带着稚气,语气非常的认真,让人不得不正式。

    若是旁人这般的直接的与龙帝说话,龙帝自然可以给脸色或者不理。

    但是这人却是宁久久,一个不到五岁的孩童。

    身为一国之君,若是与一个孩童计较,反倒是会让人诟病。

    所以,龙帝非但不能计较,反倒是为了凸显自己是一个仁慈的君主,还得好好的同久久说话。

    况且,久久还是自幼在圣女谷长大的,知情的人对久久的在意程度可不是一般的。

    而久久本就长得可爱至极,围观众人的瞧着,那都会被他可爱的模样给萌化了。

    即便大多人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是却也能被那样的童言童语给萌的心突突。

    龙帝对于这个宁久久,却是说不上喜欢,但是却因为他是圣女养大,所以平日里也是颇为在意的。

    于是乎,众人便瞧见龙帝蹲在了宁久久的面前,一脸威严却不失慈爱的询问:“久久有什么问题?”

    “皇上......”

    “可以喊朕爷爷。”龙帝纠正。

    久久支着下巴努力的想了想,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龙帝,萌萌哒。

    最后,像是下了决定一般,郑重其事的对着龙帝道:“皇帝爷爷,久久想问,如果久久做错了事情,该怎么办?”

    此时的久久一脸的天真无辜,可怜巴巴的,很容易迷惑人。

    这样的久久,自然也是能够迷惑龙帝的。

    即便龙帝再如何的精明,对于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的话也是不会深究的。

    再说了,龙帝此刻是巴不得能够借由久久的话来转移话题呢。

    于是乎,龙帝便非常慈爱的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久久若是有错及时的改了,那久久就是好孩子。”

    宁久久闻言,却是蹙眉,然后似懂非懂的点着脑袋。

    随即,挪了挪膝盖,一副跪累了的模样。

    龙帝见状,当即露出心疼的表情,亲自将宁久久从地上扶了起来。

    随即便对着宁心澄道:“你也别跪了,起来吧。”

    龙帝此番作为,给了百姓不少的好感。

    宁心澄这次也没有勉强,恭顺的起身了。  不过,宁久久的问题却没有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