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田轲帮出头
    ,!

    一时间,人群又一次的骚动起来。

    接着,那些贵人身后的百姓们朝着宫门口的方向再次跪下。

    似有默契一般,齐声高呼。

    “请皇上满足这孩子的心愿吧!”

    声音如波浪一般,由近到远,声势浩荡。

    这下子,龙帝一张脸终究是绷不住了。

    待声音平息,龙帝才对着众人道:“非是朕不愿意满足一个孩子的心愿,只是朕并不曾抓过宁国公。”

    “宁国公身份尊贵,宁家在帝国百年来都对帝国忠心耿耿,朕也甚是感念,奈何宁国公已经失踪多年,朕也甚是痛心。”

    说着,龙帝的眼底已经是满满的无奈。

    “若是宁国公真的出现,朕一定比众人还要高兴。”

    龙帝一番话,让百姓们再次迟疑。

    莫不是,龙帝真的没有抓宁国公不曾?

    然而,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宁心澄开口了,抬头看向龙帝,悠悠开口。

    “皇上日理万机,属下的人即便抓错了,皇上怕也是不得而知。”

    说着,宁心澄顿了顿,又道:“想要知道皇上的下属抓的人是否是臣女的父亲,今日大家一同前去验证,如若真的是臣女父亲,还请皇上放了臣女父亲,如若不是,也能堵了悠悠之口。”

    此时此刻,知道宁国公此刻状况的宁心澄恨不得快些却暗牢救出自己的父亲。

    可是,这个时候她不能露出任何的破绽,脸上的表情只能恳切而急切的恰到好处,不能太过也不能太淡。

    此刻不忍,害的就不止父亲一人了。

    宁心澄这话,让龙帝看着宁心澄的视线多了几抹的凌厉。

    即便,此刻去了也不会让自己的名声有什么,只能将一切的错处推到自己的属下那里。

    毕竟,这么好的阶梯正等着自己顺势而下呢。

    但,还是那句话,他绝对不能轻易放宁重阳离开。

    宁重阳可以死,却只能默默的死,被折磨而死,仅此而已。

    却绝对不能活着被人带走。

    只是,龙帝正要出口拒绝,一道声音便在这个时候传来。

    “皇上,老夫觉得宁安郡主说的极是,是与不是,看看便是。”

    开口的人是田家的老太爷田轲。

    田轲已经多年不曾管事,昨夜田家自然也是发生了异状的,所以田家的人出现在这里也属于平常。

    只不过,田轲的话一出口,身为田家的嫡长子兼家主的田绍华的脸色却在这个时候沉了下来,眼底有着一抹惊慌。

    但是,此刻他若是反父亲的话也是不行的,若是帮着父亲说话也万万不可,当即只能垂首当作背景,什么话都不敢说也不能说。

    两边,他都不能得罪。

    只是,此刻的田绍华却非常害怕皇帝会在这个时候迁怒与他。

    龙帝见开口的人竟然是田家的老太爷的时候,脸色沉了沉。

    这田家,竟在这个时候当出头鸟?

    可,他偏生就不能动田家。

    田家是经商世家,掌握着整个帝国的经济命脉,帝国国库的银钱大多都来自田家,加上他最近所谋之事根本缺不了银子,所以,田家,他不能动。

    如果说田轲出声让龙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那么下一个出声的,却是让龙帝的脸色都黑了。

    “皇上,微臣附议,微臣觉得此事需大家一同验证。”

    这说话的是帝国的年轻丞相左元枫。

    如果说,其他的老臣跟自己做对还情有可原,那是因为知晓当年的事情,对自己有所抵触。

    但是,左元枫作为年轻的丞相,却是自己亲自提拔出来的,身家清白,并且不是帝都人士。

    也是因为他是这样的身份,所以龙帝放心。

    如此放心的臣子,这个时候却帮着宁家出头,龙帝有一种自己被背叛了的感觉。

    然,龙帝却根本不会去想,左元枫可能正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并不知道,才能够肆无忌惮的开这个口呢。

    世家和朝中,有两个人开口了。

    一个窟窿打开,就有更多的窟窿出现。

    于是乎,在场,无论是官员还是世家亦或是百姓,愿意的,不愿意的,都开始帮着求情,求着一见究竟。

    毕竟,这件事情即便是发生了,也不会有人怪皇帝,这样一来,也不算是将皇帝得罪狠了。

    见情况不对,龙兴旺此刻都有点后悔自己出现在这里了。

    这哪里是能够在父皇面前留下好印象?今日这事情,分明就是大大的浑水。

    可,既然来了,他也不能充当背景板。

    于是乎,龙兴旺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对着龙帝道:“父皇,您看眼前这情况......”

    只是,龙兴旺话没有说完,就接收到了龙帝一记冷眼。

    龙兴旺的脖子不由得缩了缩,自己父皇的暴戾和狠毒,他可十分的清楚的。

    若非是当初父皇所为对自己是有利的,他都会觉得父皇是忘恩负义了。

    可,如今他是太子,必定是得站在父皇这边的,在这样的一个高度上之后,他也肯定是不愿意再跌下去的。

    心,微微颤动,龙兴旺还是在龙帝的耳边说道:“父皇,牢房众多,要不然父皇随便带着人去一处?”

    有刑部的大牢,有宫中的密牢,还有那后山的暗牢,一个人总该不会关在三处吧?

    带着这些人去其中一处查看,要是没有,便是没有了,这事情也就可以这样的就揭过去了。

    龙帝闻言,心中思索着,忖度着这事情的可能性。

    而宁心澄一直都暗中观察着龙帝,此刻见龙兴旺在龙帝耳边说着什么,眉头微微一拧。

    视线当下不经意的看向大白,却正对上大白那一双犀利的鹰眸。

    宁心澄的心便定了下来。

    大白是圣鸟,也是白鹰新王,它的通灵性不是一般的动物能比的。

    或者说,大白的灵智,其实都超过了普通的人。

    有他在,应该不会有问题。

    而此刻,龙帝敲已经决定用龙兴旺所说的办法,便看向宁心澄。

    此刻,又是一个仁爱君王的模样。

    “宁安既是执意要看个究竟,朕便答应你。”  说着,便对身边的人命令道:“来人,摆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