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此人正是臣女父亲
    ,!

    无论龙帝是怎样的拖延,终究皇宫门口到暗牢的距离就那么远。

    所以,半个时辰后,还是到了目的地。

    这处的暗牢,只有地位比较高的世家和官员知晓,一般的世家和官员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更别提那些百姓了。

    到了暗牢前,只一片的寂静,并无人守卫,这让跟来的百姓一脸的不解。

    “这是大牢么?”

    “圣鹰停在这里应该就是了吧!”

    “可是,为何没有人守着?”

    “会不会是里面根本就没有关人?”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见此情形,龙帝的心情舒展了很多。

    半个时辰这么长的时间,太子应该将人给转移了吧?

    只是,龙帝并不知道,在他们所在的位置的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后,正有几个暗卫被人随意的堆在那里,已经没了声息。

    宁心澄看着石门,心中一阵的瑟缩,眸光微暗。

    随后,宁心澄低头看了一眼宁久久,宁久久会意,当即便回头跑到了龙帝的跟前,一脸期待的道:

    “皇帝爷爷,久久的外公是不是就在这里面关着?”

    说着,又眼巴巴的看着石门,眼泪又一次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呜呜呜,久久的外公好可怜......皇帝爷爷,久久要外公,久久要外公。”

    龙帝看着宁久久的模样,此刻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示意自己身边的侍卫上前将暗牢的门给打开。

    反正他们待会找不到人。

    侍卫在墙上摸索了一番之后,便将是石门给打开了。

    看着缓缓开启的石门,宁心澄朝着龙帝盈盈一拜,对着龙帝道:“皇上,宁安想亲自进去找寻,不知可否?”

    此刻的龙帝已经胸有成竹,又怎会不允?

    故而叹息的道:“这么多年也是苦了你了,进去吧。”

    宁心澄闻言谢恩,随即回头朝着人群望去,道:“可有人愿意陪我一同进去?”

    待会,她需要帮忙的人。

    瞬间,便有几个人上前一步,是想要帮忙的人。

    宁心澄从中挑选了一人,并道:“麻烦这位大哥了。”

    而宁心澄挑选的人不是旁人,其实就是关尔,此刻的关尔就平常的打扮,与平常的百姓无异。

    两人便朝着石洞内走去,其他人并未跟随。

    两人身影一消失,石门缓缓的闭上,只留其他的人候在外头等着。

    宁久久就站在龙帝的身边,轻轻地擦拭着脸上未干的泪水,心中却非常着急,袖中的拳头已经握得死紧。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外头的人都翘首以盼,一个个的都想要知道里面是否真的有宁国公。

    除了等着想要看戏的人,除了少数着急的人,就只有龙帝一人心中轻松了。

    等今日这事情过去,他一定要查出是谁在背后捣鬼。

    就在此时,一直盘旋在空中的大白又是一声的鹰啸,而与此同时,石门开启。

    众人纷纷朝着石门的方向看去,便见石门站立着一抹纤长的身影。

    定睛一看,可不就是方才随着宁安郡主进去的壮男么?

    然,此刻大家都注意到了,那壮男身上此刻正搀扶着一个一头白发的老者。

    看不清老者的脸,只能看到他一身白色的里衣上有许多的鞭痕,一看就是受过刑的。

    原本的白色里衣上,此刻已经全是各种的血迹,看着触目惊心。

    所有的人都惊讶这老者是何人,都是一脸的不解。

    除了,龙帝。

    此刻的龙帝目光死死的盯着壮汉扶着的宁重阳,双眸瞪大,有些不可思议,一双手更是紧紧地握起。

    该死的,人怎么还在这里?太子究竟是怎么办事的?

    关尔面无表情的将宁重阳宠里面扶了出来,宁心澄随后也出来了。

    此刻的宁心澄面色苍白,眼眶通红,一看就是哭过了的。

    宁久久本就十分专注的看着石门,见关尔扶着一人出来,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一看自家娘亲这个模样,当即便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顾不上其他,宁久久跑了过去,握住了宁心澄的手:“娘亲!”

    小久久一直觉得自己是最会说话的人,可以将人哄得高高兴兴的,可是现在,宁久久却觉得自己好没用。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娘亲。

    如果,如果那个一身是血的人就是自己的外公,娘亲现在得有多么的难过啊?

    久久根本不敢想,如果是自己的爹爹受这样的伤,自己该有多么的伤心。

    宁心澄回握住宁久久的手,忍住心中的悲痛,红着眼眶看向正死死的盯着自家父亲的龙帝,心中满是愤恨。

    他杀了那么多的人,做出了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难道还不够么?

    父亲一身是毒,他竟还能对父亲下这样的狠手。

    宁心澄恨,恨不得立刻手刃龙帝。

    那种恨意翻涌而出,差点就要宣泄出来。

    可是最后,宁久久手中的力道让她回过神来了。

    这个时候,她不能够。

    不要说自己根本就杀不了龙帝,就算是杀了他,也只会害了别人。

    眼眸微微闭上,将所有的恨意全部都深埋进了心中,在睁眼的时候,已不见一丝的恨意,却正好与龙帝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宁心澄‘扑通’一声跪在了龙帝的跟前,对着龙帝道:“皇上,臣女不知父亲究竟是犯了何错,让人将他误抓至此,受了这等伤害。”

    一字一句,用尽全力,才让自己说的清晰。

    “可是皇上,臣女父亲如今身受重伤,体含剧毒,生命垂危,还请皇上开恩,让臣女带着父亲回去医治。”

    如此恳切的话,找不着任何的不妥。

    “宁安可确定此人就是宁国公?”龙帝已经改了方才的愤怒,只一脸的疑惑,就仿佛真的没有见过那个已经昏迷了的宁国公一般。

    宁心澄袖中的拳头紧紧地握起,脸上却丝毫不露,只非常肯定的道:“是,臣女确定,此人正是臣女父亲。”  宁心澄本就生的极好,如今跪在龙帝跟前,眼眶通红,背脊直挺,满面坚强的模样,看在在场众人眼中,却只觉得阵阵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