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戏精就是这么诞生的
    ,!

    而说完一句话,宁心澄眼底终究是忍不赚落一滴泪,宁久久抬手去擦的模样,更是牵动着围观人的心。

    “娘亲不哭,久久在。”宁久久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让人觉得更是心酸。

    只是,即便如此,还依旧有人表示怀疑。

    “宁国公才四十多岁,也算壮年,怎会是一老者?”

    “该不会是宁安郡主认错了吧?”

    “胡说,身为女儿,何以认错亲父?”

    从怀疑,到辩论。

    人群十分的热闹。

    而这个时候,空中盘旋的大白似有不满,冲着人群又是一声长啸,似让人闭嘴。

    似乎还挺有效果的,圣鹰发话,全场静默。

    “圣鹰带来找的,自是不会错。”

    “是的,圣鹰显灵了。”

    话锋,陡转。

    而就在此时,三大家的人上前来。

    田家出面的是老太爷田轲,另外两家则是家主出面。

    原本,林家家主林闯是不愿出来的,但是他接收到了龙帝投去的眼神,这才跟着一同上前,心中却是诸多的不解。

    “老夫对宁贤侄甚是熟悉,是与不是,老夫看看便是。”

    田轲开口,说着便朝着龙帝行了一礼,见龙帝并未反驳,便朝着关尔走去。

    田轲就那般的,捧起了宁重阳的脑袋。

    一时间,站在前方的人大多都看到了宁重阳的一张脸,皆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则,许多人都记得他的那张脸。

    二则,宁重阳的脸惨白毫无血色,双唇泛黑,唇角还有一抹干涸的黑色血迹。

    这样的人,还有气?

    众人表示怀疑。

    都不等田轲开口宣布这人正是宁重阳,龙帝便惊得后退两步。

    “这,竟真的是宁老弟?”龙帝一脸的不可置信。

    随即,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大怒。

    “混账,是何人将宁老弟给关在这里的?朕定是不会轻饶。”

    这把的大怒,让普通百姓一阵的瑟缩,心惊肉跳。

    可是同时,也确定了这人是真的宁国公,还确定,他们的皇上是真的不知情。

    “林闯,苏茂,你们两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救救宁国公,要是治不好他,朕定然不饶了你们。”

    如此情真意切,真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君王。

    若是苏小喜在此,必当会说一声:戏精就是这么诞生的。

    不过,此刻的苏小喜早就在大批的百姓下山之后,坐上马车先往宁国公府去了。

    毕竟,宁国公的状况非常的不好,他们得提前的准备。

    此刻,就等着宁国公回府了,怎一个着急可表?

    且说暗牢外,林家和苏家的家主先后替宁重阳把脉,两人面色皆是一片的沉重。

    接着,两人同时朝着龙帝跪下谢罪。

    “皇上,草民无能。”苏茂道。

    按理说,宁重阳算是苏茂的妹夫,但是此刻的苏茂面上并无过多的表情。

    要说有,最多也就是冷漠罢了。

    对于龙帝说不饶,他也并不担心。

    当年的事情,他最是清楚,所以龙帝又怎会真心对宁重阳?

    若非是十几年前宁重阳失踪,此刻怕也是的刀下亡魂吧。

    至于林闯,脸色却更是难看,他虽一把年纪,但是毕竟没有苏茂通透。

    加上,诊治的结果,更是让他面上无光。

    可,即便如此,林闯却是不得不说。

    “启禀皇上,宁国公已经毒气攻心,回天乏术。”让林闯最面上无光的是的即便没有毒气攻心,他身为林家的家主,也无法为宁国公解毒。

    这些,他最终还是选择瞒了下来。

    要知道,毒术之家的家主却解不了毒,那还真是丢人。

    “什么叫毒气攻心?是何人给宁老弟下毒的?”龙帝怒。

    这话里,似乎带着某种暗示,而林闯似乎也是听懂了。

    当即,林闯便道:“皇上,宁国公身上的毒已经有了多年,并非新毒,只是不知为何毒发了而已。”

    听了林闯的话,龙帝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些许。

    这般,便是真的堵住了悠悠之口,此事就真的与自己毫无干系了。

    这样,甚好。

    况且,已然毒气攻心,就是将人放了,对自己也没了损失。

    想着,龙帝心中的郁结就更是消散了些。

    随后,龙帝看向宁心澄,一脸的歉意。

    “宁安,这事情是朕管束不严,朕定会给你公道。”

    宁心澄在听到毒气攻心这四个字的时候,一只手的指甲已经彻底陷入了掌心,掌心已经有了湿粘的感觉。

    在暗牢里面,她就已经知晓了,再一听,心抽抽的,生疼。

    可,一切,都得忍。

    “皇上,臣女别无他求,只求皇上能让臣女带着父亲回家。”

    宁久久也跪了下来,用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求皇帝爷爷让久久和娘亲带外公回家。”

    自己的危机既是解除,龙帝又岂会反对。

    当即,便点头同意了,并上前虚扶了一把,让宁心澄起来了。

    宁心澄谢过龙帝之后,便对着关尔道:“烦请这位大哥了。”

    关尔闻言,什么都没有说,只将宁国公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山下奔去,速度非常的快,而人群也自觉地让路。

    宁心澄也抱着宁久久,施展轻功,紧随其后。

    当远离了皇帝的视线后,关尔已经施展起了轻功,加快了速度,直接的朝着宁国公府而去。

    此刻,宁国公府里,苏小喜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就挺着大肚子在房中踱来踱去,看的苍澜陌心惊胆战。

    若非是事情紧急,宁国公身份又特殊,苍澜陌断然是不会让苏小喜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出门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接着就看到关尔如同一阵风一般的抱着一个人冲了进来。

    若非是苍澜陌速度快将苏小喜给抱着躲了一下,苏小喜都有可能被刮到。

    而关尔进来后,紧随而来的则是宁心澄还有宁久久,这个时候苍澜景也办完了事情回来了。

    苏小喜顾不得寒暄,就率先的到了床边,一把抓住了宁重阳的脉搏。

    而与此同时,苏小喜的视线落在宁重阳的脸上,视线便是一阵模糊。  这一瞬间,苏小喜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个的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