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迟来的父女相见
    这样的关切,让苏小喜心间更是涩涩的。

    “公公,我没事。”

    因为突如其来的记忆,加之对宁重阳后来的先入为主的相处,让苏小喜一时间忘记了改口。

    宁公公扯出一抹微笑,笑容却有些疲惫,就好像下一刻就会再次闭眼一般。

    而后,视线一转,目光便落在了泪眼盈盈的宁心澄的身上了。

    只见宁公公的瞳孔微缩,眼底震惊,惊喜,诧异,激动。

    “澄,澄儿吗?”

    是他的澄儿吗?是他心心念念了多年的澄儿吗?

    宁心澄点点头,然后,就不受控制的扑到了宁重阳的怀中。

    “爹!”

    这一声爹,宁重阳等了十几年,宁心澄也等了十几年。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无一不心酸。

    苏小喜默默的从床边站起身,退到了苍澜陌的怀中,然后转头,将头埋在了苍澜陌的怀中,无声的哭泣起来。

    此刻的宁重阳泪眼朦胧,手艰难的抬起,落在了宁心澄的头上,轻轻地抚摸。

    就好像天底下所有的父亲,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脑袋一般。

    虽是无力,却能从那颤抖的手中看得到他此刻的内心。

    宁心澄抬起头,已经是满脸的泪了。

    宁重阳看着宁心澄,随即抬眼四处望去,在看到苍澜景和苍澜陌的时候明显一怔。

    可是很显然的,宁重阳想要找的人并非是他们。

    只可惜,最终他的视线还是落空了。

    视线收回,看着宁心澄,“澄儿,你,你娘呢?”

    声音,更加的颤抖。

    即便此时的他看起来是这般的无力,可是眼底的那一抹的期待,却让他整个人多了几许的生机。

    “娘,她......”看着父亲眼底的那一抹的希冀,宁心澄突然的说不出口。

    她要怎么说母亲因为他的失踪而郁结于心,早在十几年前就去了?

    宁重阳看着宁心澄这般,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带着几许的激动。

    “汐......汐儿......咳咳......”才喊出两个字,宁重阳就开始咳了起来。

    宁心澄见状,忙给宁重阳把脉,却见他的脉搏极为虚弱,脸色瞬间惨白。

    心,在这一瞬间,沉入谷底。

    宁久久就坐在宁重阳的身边,一开始是因为外公没有注意到自己所以有些着急,现在看着外公咳得这样厉害,就更急了。

    一双小手当即抓住了那那只枯瘦的手,软声安抚:“外公别咳了,别咳了,再咳久久就要心疼了。”

    娘亲难过,他也会跟着难过的。

    宁重阳突然听到了有孩子的声音,突然的想起来自己昏迷的时候曾经听到的奶声奶气的声音,眼底划过诧异。

    当对上宁久久那双晶亮的眸子的时候,宁重阳都忘记了咳嗽。

    这,这......

    宁重阳觉得,似乎这一刻,上天对他不薄。

    可是,才这样想着,就一口黑血从嘴里喷涌而出。

    一片狼藉之后,屋内只有几道惊呼声。

    而另一边,在宁重阳被宁心澄他们带走了之后,龙帝便让众人回去,说会给众人一个交代的。

    等所有的人散去之后,龙帝便准备唤来附近守着的暗卫。

    在龙帝看来,那些暗卫只是没有出现而已。

    然而,半晌没有人出现之后,龙帝才察觉到了不对劲,让侍卫去找,这才找到了那叠在一起的尸体。

    而那些尸体中,并不只是这里的暗卫,还有宫里的侍卫。

    准备离开之际,龙帝的目光瞥到了某人身上的衣袍,当即心中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忙吩咐让人将那些尸体抬开,却发现在那些尸体的最下方,被压着的人果真是太子龙兴旺。

    索性的是,龙兴旺还剩一口气,似乎只是晕了过去。

    这下子,龙帝大怒,让人彻查此事,对于宁重阳被带走这件事,心中也多了些看法。

    不到两个时辰,龙帝便昭告世人真相。

    真相,自然是自己的属下办事不利,将宁重阳当成了四国的尖细给抓了。

    之后,便推出了一个有着不大不小的官职的人来定罪。

    这样,即便宁重阳的性命不保,也不会有他的错处。

    不得不说,从一开始,龙帝就有了阶梯下,这事情也比较好办了。

    等处理完了这事情,龙帝派出去的人很快的就回来了。

    “情况怎样?”看到来人,龙帝率先询问,可见他对这事情的上心程度。

    “回禀皇上,确实是苍冥的乐安郡主亲自给宁国公医治。”

    龙帝闻言,摆摆手,让属下的人下去了。

    而此刻御书房中,只龙帝和常年在身边伺候的卷公公。

    龙帝看着卷公公,也瞧不出他此时是怎样的心情。

    “卷公公,你说,乐安郡主可能让毒气攻心的人起死回生?”

    龙帝问,语气平缓,听不出喜怒。

    卷公公此刻心中正七上八下的,有些忐忑,却还是跪了下来,如实答道:“奴才不知。”

    虽然,卷公公很想说不能。

    毕竟林家的家主都说了不能了。

    但是最终,卷公公还是选择了保守点的回答,毕竟皇帝的心思难测,一不小心可是要命的事情。

    而在帝王的身边,从来不会需要一个能给肯定答案的人,也不缺这样的人。

    龙帝见卷公公这一副小心的模样,却无喜无悲,只淡淡的道:“去御药房拿几样好东西,替朕去看看宁国公。”

    卷公公闻言,一愣,随即便道:“是,奴才这就去办。”

    只是,才起身,龙帝便又道:“朕若是有空,必定亲自就去了,你一定要替朕看看宁国公的身体可有转圜的余地。”

    卷公公一听,只有一瞬间的疑惑,但是很快的就明白了龙帝话中的意思,这也让他松了口气。

    对于皇上的命令,明白和不明不白,那是完全不同的两样的下场。

    而什么时候该明白,什么时候该不明不白,这些都是在宫中的安生立命之本。

    “奴才知道了,一定会帮皇上好好看着宁国公。”

    说着,卷公公便退了出去。

    在卷公公出去的一瞬间,龙帝手中的毛笔当即断裂。

    龙帝的眼底,溢满杀机。

    宁重阳,绝不能活。  谁让他当年,知道的太多呢?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