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1章 不准说胡话
    第671章 不准说胡话第(1/2)页

    天:

    却原来,卷公公到的时候,宁重阳便已经被宁心澄喂了假死的药,并且让装成婢女随来的封鸾给宁重阳修饰了一番。

    在卷公公到了的时候,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而卷公公的动作自然都落在了他们的眼底,苏小喜‘晕倒’也只不过是给了卷公公查探的机会罢了。

    想到了卷公公可能的动作,他们率先就用冷水给宁重阳擦拭降温了。

    加上假死药的缘故,宁重阳的体温本就降得快,加上卷公公心虚,所以没有发觉端倪。

    至于棺材里的宁重阳,自然是被封鸾加深了‘妆容’的。

    只是,人死了几日,身子自然会僵硬,若是让龙帝亲自去塞那玉琀蝉,就会发现其中的端倪。

    而这些,多亏了左元枫帮忙掩饰过去。

    当然,左元枫事先是并不知道的,也是在来的时候,接收到了宁心澄的暗示。

    只能说,这一遭的瞒天过海,最大的成功是成功在演技。

    只不过,只有当事人知道,那些眼泪那些感情都不是假的。

    如果,没有单长老的药丸,说不定一切都成了真了。

    况且,如今宁重阳的情况,究竟能否醒来,还都说不定呢。

    看着床上躺着的父亲,宁心澄心中的恨意依旧未曾散去。

    龙泽天,他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

    单长老看着宁心澄,叹息一声,“还是那样。”

    在送葬之前他们便将宁重阳偷梁换柱的带了回来,只是这许久的时间过去了,却毫无气色。

    宁心澄闻言,便上前去给宁重阳把脉,面色却有些沉。

    单长老见此,不由得上前将手搭在宁心澄的肩膀上,安慰道:“别担心,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定能醒的。”

    毕竟澄儿这孩子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哪里有不心疼的道理?

    此时的单长老,完全不似平常面无表情,此时就是一个温和慈祥的长辈。

    宁心澄轻轻地点头,只是神情却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这一夜,一个身影悄然的到了使臣大院,并直接的往苍澜陌他们所在的院落而去。

    此时,苍澜陌院中的灯火并未熄灭,苏小喜此时正靠坐在床边,苍澜陌正在苏小喜身边说些什么,似乎是在安慰。

    就在此时,苍澜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很淡定的在苏小喜的身后垫了一个枕头,好让苏小喜靠的舒服一些。

    等苍澜陌调整好了苏小喜的坐姿,门便让人从外面推开,离苏和苍澜景两人走了进来。

    此刻,离苏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

    “怎么了?”苏小喜看着自家哥哥那个模样不由得着急,“是不是宁公公出事了?”

    见妹妹着急,离苏赶忙摇头,“没有的事,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

    见离苏说没事,苏小喜才缓缓吁了口气。

    离苏和苍澜景坐下,离苏看了一眼苍澜景,随之道:“心儿带来消息,圣灯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苏小喜闻言便是一怔。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之前说的三日期限早已过去了。

    只因为苏小喜想起来了与宁公公之间的过往,所以一心便想着宁公公的事情,却忽略了这么一点。

    只是,圣灯没有变化?

    这是不是说明,母亲即便是没有按时吃林家配置的药丸也没事?

    可既是如此,那究竟是何人抓了母亲,抓母亲又有什么目的?

    见苏小喜蹙眉,苍澜陌便忍不住想要将那紧蹙的眉头抚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