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绝不会离开你
    ,!

    因为有了这一番的思量,所以北辰楚楚不介意说些谎。

    北辰芊芊也不是蠢笨的人,虽然方才准备说实话,但是却也没有揭露北辰楚楚话的意思。

    反正说谎的人也不是她,她坐着等结果就是了。

    想着,北辰芊芊便拿起茶杯喝起了的茶来。

    而如北辰楚楚所想,北辰浩一听当即眼底就泛出了惊喜。

    “见到就好。”北辰浩笑着道,“以你们俩这样的姿色,想必苏家的公子也会对你们神魂颠倒的。”

    北辰浩心中此时确实非常的欢喜,如果自己的皇妹能跟苏家扯上关系,日后对自己必然有所帮助。

    且不说苏家将来的势力,就单单说苏家的医术,那也是旁人望尘莫及的。

    谁还没有一个生老病死啊?有了苏家,那生命都多了一层的保障不是?

    北辰楚楚面上并无异样,而北辰芊芊的眼底却有一丝的恼恨。

    从来没有这一刻对北辰浩这般的厌恶,觉得他这般的无耻过。

    虽不是同一个母妃所生,可好歹他们是兄妹,他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想要用她们去换取利益?

    也是,皇家,什么时候有过亲情了?她又何曾这般的异想天开过了?

    此番来帝国,父皇也曾这般的暗示过她们不是么?

    只是知道归知道,北辰芊芊的眼底还是不由自主的划过一抹的嘲讽。

    北辰浩的视线从北辰楚楚的脸上移开了,想要与北辰芊芊套套近乎,毕竟日后若是她嫁了个好的,对自己也是有异处的。

    只是,才将视线落在北辰芊芊的脸上,就看到了北辰芊芊脸上那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嘲讽。

    当即,有些尴尬,原本想要讨好的心思也没了,只留下了一句‘好好表现’便直接起身离开。

    院内,北辰芊芊和北辰楚楚互看了一眼,随即便一同起身,朝着不同的方向回到了她们方位并不同的房间。

    时间,眨眼便逝去了三日。

    而令苏小喜的诧异的是,这三日北辰芊芊和北辰楚楚都会出去,但是却并没有再在她的面前晃悠了。

    不过诧异归诧异,她也并未多想,只当乐得清静。

    这一日,苍澜陌并未出去,陪着苏小喜出来走动的人自然就是落在了苍澜陌的身上了。

    只是,比起流星他们搀扶着,苏小喜觉得苍澜陌有些紧张过度了,让苏小喜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

    她是待产的孕妇,不是玻璃娃娃,可以不要那么小心不?

    “停!”终于,苏小喜忍无可忍了。

    苍澜陌当即停了下来,只是脸上却更加的紧张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是不是要生了?”苍澜陌紧张兮兮,如临大敌。

    苏小喜扶额,哥哥只告诉他她可能会提前生,可没有说立刻生啊,他要这么紧张么?

    现在还不到八个月好不好。

    苏小喜很是无语的看着苍澜陌,默默的不说话。

    苍澜陌被苏小喜盯着有些不自在了,知道自己又是紧张过头了,不由得干咳几声,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这几日他想着趁着自己还在帝都的时候多多部署一下,以此为基础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所以比较忙。

    每次回来的时候喜儿都已经睡着了,总觉得一日不见,她的肚子就会又大一圈似的,这让他很是着急。

    也是因为这般,苍澜陌才将手头上的事情全部都丢给了的信王,而理由就是:他得陪喜儿。

    一开始,皇叔是不同意的,不过最后皇婶同意了,皇叔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了。

    苍澜陌觉得,宠妻这一点,自己可能像足了皇叔了。

    言归正传,也正是有种喜儿的肚子越来越大的错觉,所以他会觉得喜儿可能下一刻就要生了。

    这种感觉,说实话,比任何时候都难受,总感觉有一块大石卡在自己的喉头,堵的慌。

    所以,咳咳,难免会过度了点。

    瞧见苍澜陌眼底的尴尬,苏小喜终是叹息一声,随即才道:“阿陌,你别太紧张了,你太紧张我都要紧张了。”

    抿抿唇,苏小喜才又补充道:“我一紧张,对我和孩子都不好。”

    她可不是想要吓唬她,她只想要,苍澜陌将自己当作平常人对待罢了。

    这样,也比较自在不是?

    苍澜陌一听自己紧张对苏小喜和孩子不好,先是一愣,然后蹙眉,总之那表情瞬息万变。

    苏小喜看着苍澜陌这样,都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终于,苍澜陌吁了口气。

    然后,将苏小喜紧紧地抱在怀中。

    “生孩子......很危险......”

    苏小喜一怔,生孩子在这个时代很危险,即便是在现代,生孩子也不是轻松的事情。

    她也会害怕,可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如果是那样,苍澜陌就会更加的紧张。

    所以,对于这个话题,她一般不会在苍澜陌身边提及这个话题,也不会让哥哥在他面前提这些。

    只是,不提,似乎也不代表苍澜陌不能理解其中的危险性。

    正想说些什么话安慰的时候,苍澜陌的手又紧了紧。

    当然,他会顾及到她的肚子。

    “六弟的母妃,就是那样的没了的。”苍澜陌的脸埋在苏小喜的脖颈间,声音沉沉的。

    他一直都知道,两个孩子的危险。

    也亲眼看到了她怀孩子的辛苦。

    所以,他一直很担心,担心她会出事。

    因为怕她担忧,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说出心中的恐惧。

    可是近日,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喜儿,我可以失去一切,可我不能失去你。”

    这话,埋在苏小喜的脖颈间说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的沙哑。

    可是,苍澜陌的身子却在颤抖。

    苏小喜整个人都怔住,从未曾想过这个男人竟这般的不安,也从不知道他竟会有这样的恐惧的一面。

    而他有这样的一面,还是因为自己。

    手,轻轻的环上了苍澜陌的后背,轻轻地拍抚着,以此安慰这个在自己面前如此不安的男人。  “阿陌,相信我!”说着,苏小喜的脸埋进了苍澜陌的胸口,“我绝不会离开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