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大仇未报,何以谈情
    ,!

    卷公公回去复命的时候,龙帝的眼底却是有着一抹痛心。

    事实上,他更是希望苍澜陌像之前那般的拒绝收下的,那样一来,自己的名声保住了,那些药材也只会属于他。

    “早知道该留下一些的。”龙帝喃喃。

    卷公公以为龙帝是跟自己说话,却是没有听清楚,面上很是纠结。

    最终,卷公公还是看向龙帝,小心的询问:“皇上,方才您......”说什么了?

    只是卷公公话不曾说出口,龙帝不善的目光便投来,卷公公当即闭嘴,有些汗涔涔。

    “算了,你且出去吧!”龙帝沉着脸道。

    至少,是用在了灵儿的女儿身上,也不打紧。龙帝如此的安慰着自己。

    而另一边,苍澜陌收了一堆上好的药材之后,马车也在不少人的注视下,缓缓的朝着宁国公府行去。

    有了这些药材,若说最高兴的人是谁,那就数离苏莫属了。

    那些药材简直来的太过及时了,有了那些药材,别说是十日了,就算是五日八日的,那也是可以让喜儿的身子好个大概啊。

    简直,如虎添翼啊!

    所以,一等到了宁国公府,离苏便直奔宁心澄的药室开始制药了。

    等离苏从药室出来,天色早已黑了。

    不过离苏却顾不得其他,拿着制好的药就直接的朝着苏小喜所在的院落奔去。

    只是,还不等离苏到达苏小喜的院落,就看着周锦书一脸愁眉苦脸的从外面走来。

    瞧着周锦书的模样,离苏掩下心中的激动,朝着周锦书走去。

    “怎了?”离苏问,声音平缓温润,十分容易让人放下戒备。

    自然的,对于离苏,周锦书觉得还是无需戒备的。

    毕竟,在他看来,他们如今也算是合作的关系了。

    随便的在附近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周锦书的眼底的挫败却依旧存在。

    “还能是什么?还不是店铺的事情!”周锦书一脸的气闷。

    御凌山庄在四国都有属于自己的店铺,不少的铺子也都是自己亲自管理和扩张的,做生意那一套他可谓是闭着眼睛都会。

    可以说,遇到的困哪不是没有,可是从没有像在帝国这样的挫败。

    “你说怎么在帝国想要打造出自己的商业链怎么就这么困难呢?明明是我先看出的商机,可是到手的鸭子竟然就那样的飞了。”

    商业链,商机这些词,周锦书自然是从苏小喜那里听来的。

    原来,周锦书无意中找到了一样商机,是用一些彩色的鹅卵石制作挂坠。

    如果在各种挂坠上加上精巧的设计,肯定就会大卖。

    而那些鹅卵石一开始根本就很少人去主意的,可是周锦书让人张罗着开铺子的时候,却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错了,出现了竞争的对手。

    而对方因为有田家撑腰的时候,最后得到了那些彩石的收购权,最后店铺也是被别人给开了。

    原本这件事对于周锦书而言也不算什么,毕竟周锦书觉得生活处处是商机,他懂得经商,更是有一双擅长发现商机的眼睛,想要发现更好的主意也是有的。

    可是,再好的头脑也经不起次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啊。

    也禁不住田家对帝国商业的强势垄断啊。

    他也发现,在帝国,小门效的商人很多,稍微大点的商人却不多,而那些大商人,也必须是跟田家沾亲带故的。

    心中郁结了太久了,这一次周锦书是直接将心中最近沧所有的怨气全部都吐了出来。

    离苏听完了周锦书所说的情况之后,沉默半晌都没有说话。

    这样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他曾经的旧部就有很多经商的,可是这些人都几乎都是小额盈利。

    这些时日,周锦书忙于在帝国开拓商场之土,他的那些做生意的旧部也是听从周锦书的指示的。

    只不过,要想在帝国集聚财富,当真需要田家主动分一杯羹了。

    突然地,离苏想到了一个主意,脸色微微有了些许的变化。

    只不过,脸上那白色的面具将那神色给遮住了,周锦书并未瞧见。

    最后,离苏只看了周锦书一眼,便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

    周锦书因为离苏那一眼,心脏莫名的紧了紧,总觉得会发生不太好的事情。

    可是,即便是他绞尽脑汁,也是想不出会有怎样的不好的事情发生。

    “算了,还是回房好好的想办法吧!”周锦书自我安慰着。

    只不过,回房之后,周锦书办法没有想到,反倒是因为离苏那个眼神——失眠了!

    至于离苏,在离开周锦书之后,便直接的去了苏小喜的院子。

    去的时候,沁儿正端着一盆水走出房间,正要离去。

    “你先等等!”离苏叫住了沁儿,“待会有话与你说。”

    沁儿抬头看向离苏,眼底带着几分的诧异,随后便点了点头。

    离苏见沁儿点头,这才朝着屋内走去。

    屋内,刚刚为苏小喜擦洗完毕的苍澜陌正在为苏小喜喂药。

    见离苏进来,苍澜陌脸上神色不变,只挪了一个位置,继续喂药。

    而那动作,摆明了就是将刚才的位置留给离苏把脉用的。

    离苏那露在面具外的脸,在这个时候却是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不过,却还是走到了床边,给苏小喜把起脉来。

    收了手,对苏小喜的恢复速度离苏倒是十分的满意。

    “昨夜的事情,可跟喜儿说了?”离苏问。

    苍澜陌一边吹凉了一勺子的药,一边回答道:“说了。”

    之后,苍澜陌便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只专心的喂药,时不时的揩去苏小喜唇角的药汁。

    这番情景,让被晾在一旁的离苏都耐不住的别开了视线,只觉得一阵的虐狗。

    下一刻,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就再次的出现在了离苏的脑海中。

    终究,离苏还是在心中暗叹一声。

    也不知道再相见,会是何种情景。

    这样的悲伤情怀,也不过只一瞬间罢了。

    大仇未报,何以谈情?

    不过,喜儿幸福,却是他乐见的!  至于苏小喜,一开始倒是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多次抗议无效之后,也只能让脸皮自动升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