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妻奴,心中没底
    ,!

    只是,苏小喜还是不由得在心中暗叹。

    在自家哥哥面前这样,真的好么?

    “哥,阿陌都与我说了,我相信你。”相信他,能在十日之内将自己的身子调养好。

    只要身子能好,什么时候动身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她的孩子......

    苏小喜的眼底闪过一抹伤痛,终究,苏小喜还是开口,“我想在走之前去看一看孩子,好么?”

    即使,看到的只不过是一抹黄土,可是,那也是她孩子的安睡之地啊。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都不曾看到过孩子,哪怕,是他们的墓碑,都不曾见到过。

    是她对不起孩子。

    看着苏小喜伤心的模样,苍澜陌看向离苏。

    事实上,是在苏小喜看不到的时候,瞪向离苏。

    离苏见状,也恨不得剜一眼苍澜陌,可是却怕被苏小喜发觉,最终还是默了。

    可是看着自家妹妹那期待的眼神,离苏差点就不忍心拒绝了。

    可是,两个孩子直到如今却依然被泡在特制的药水中,直到现在都不曾脱离危险。

    若是让喜儿知道这个,怕是对喜儿,对孩子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喜儿到时候怕也不忍离开帝国。

    若是她不离开,就早晚会被龙帝控制。

    他的妹妹应该是自由的,不该做那笼中鸟。

    况且,能不能救活那小外甥小外甥女,他和澄儿心中都没有底。

    如果,如果救不活,喜儿也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失去了,就不必再受打击了吧!

    正是因为这诸多的想法,他们几个知情的人这才都没有将实情告知。

    一想到那两个孩子出生时的情景,离苏心中就是一阵的泛酸。

    苏小喜见苍澜陌和离苏两人半晌都不曾回答自己的问题,不由得有些怀疑。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苏小喜问,脸上神情有些紧绷。

    苍澜陌狠狠的瞪了一眼离苏,然后转身就去安抚苏小喜。

    “没有的事情,我们没有事情瞒着你,你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苍澜陌那声音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当真就是还没有成亲,就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妻奴了。

    现如今的苍澜陌,真真应证了一句‘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离苏也是立刻在这个时候开口,道:“孩子我们送到了圣女谷。”

    说完,便苦笑一声道,“如今,圣女谷怕是现如今最后一处净土了,对孩子也是好的。”

    离苏这话,说的半真半假。

    之所以是半真半假,那是因为,离苏虽然说的是真话,但是却也是故意误导了苏小喜孩子是被埋在圣女谷的。

    而此时,孩子也确实是在圣女谷,圣女谷也确实是一片净土。

    历代圣女待的地方,自是比旁的地方多了一丝的灵气的,那里的温度也适宜,孩子在那里存活下来的机会更大。

    当年的宁久久生下来的时候身子也并不好,便是在那圣女谷内调养的。

    只可惜,当时有他母亲,且久久的情况比之那两个小家伙,要好了不知一星半点。

    想着,离苏的眼神就有些忧郁了。

    而这更是让苏小喜没有怀疑,自己的孩子是被‘埋’在圣女谷内的。

    “哥,我不能去看看么?”苏小喜问,眼底满是期待。

    圣女谷,宁姐姐曾跟自己说过,那里确实是一方净土,孩子在那里,也不会被世俗所扰。

    可是,她还是想要看一看。

    离苏不忍看着苏小喜那般,却还是硬着头皮摇了摇头。

    看着苏小喜眼底的失落,离苏便赶忙的道:“喜儿,待这些事情告一段落,等四国局势稳定之后,我便带你去,可好?”

    到那时候,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一堆黄土罢了。

    看着离苏,眼眶有些红,却是没有让自己落下泪。

    “哥,我不知道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我?”苏小喜问。

    “到时候,我会将事情一起告诉你的。”这一次,离苏给了肯定的答案。

    同时,离苏更是在自己的心中暗自发誓,他的势力一定要快速的培养起来。

    到时候,即便告诉喜儿,也能让她少了些许后顾之忧了。

    可是离苏并不知道,当苏小喜得知一切的时候,她已经足够强大,再不需要人刻意的保护了。

    当然这些只是后话。

    听着离苏的话,苏小喜心中依旧失落,却也并没有强求。

    离苏见状,将手中新炼制出来的药递给苍澜陌,道:“药要继续喝,这个每日吃一颗,里面有三十颗。”

    说完,看向苏小喜,“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见苏小喜点头,离苏才走了出去。

    殊不知,苍澜陌在后半夜在心中将离苏骂了个半死,只因为他哄了许久才将苏小喜哄得睡着。

    当然,苍澜陌不是承认,即便让他来编造这样的谎言,也未必会编的更好。

    他们都知道,也许有一天苏小喜知道了真相会怪他们,可是为了苏小喜现在的状况,他们也都是义无反顾。

    只因为,苏小喜对于他们而言,是最重要的人。

    且说离苏,在离开苏小喜的房间的时候,便见沁儿站在外面等着他。

    而沁儿手中原本的水盆,也早已没了踪迹。

    离苏只看了一眼沁儿一眼,便往院外走去,沁儿心中明白,便跟上了离苏的步伐。

    只不过,两人都是许久都不曾开口,只一前一后的走着。

    良久,离苏才走到了一个小池边,停下。

    沁儿看着离苏的背影,心中莫名紧张起来,也不知道的离苏是想要对她说些什么。

    可是,却也隐约能够猜得到。

    离苏回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沁儿。

    良久,才开口,“十几年前的事情,你愿不愿意听?”

    沁儿讶异,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这一夜,离苏跟沁儿讲了许多,讲了很久。

    甚至是,关于他和苏小喜的身世,以及,他近几日所查到的,关于田家三爷田绍林的死因。

    事无巨细,一桩桩,一件件的都告知给了沁儿。

    之所以这般,是因为离苏深知,沁儿是一个聪明的女子,也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  而沁儿,全程,都安静的听着,面色极为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