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拜访田家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锦书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沁儿。

    此刻沁儿的脸上布满了红晕,唇上更是红肿,看得周锦书差点把持不住。

    不过,周锦书很是尊重沁儿,也知道这事情只能到此为止。

    伸手将沁儿搂入自己的怀中,周锦书一脸的笑意的道:“沁儿,我好高兴。”

    他感觉,自己和沁儿更近了一步。

    然而,许久,周锦书却是没有得到沁儿的回应,这让他不由得低头去看,却见沁儿已经满脸的泪痕。

    当即,周锦书便手足无措来。

    “沁儿,你怎么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沁儿你打我吧。”

    周锦书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行为让沁儿哭的,所以现在自责的不行。

    沁儿却是笑了,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嗔道:“我打你作甚?”

    “你......你为什么哭?”周锦书见沁儿笑了,心中松了口气,但是眉头却还是紧紧的皱起。

    一边问着,一边抬起袖子为沁儿擦着剩下的泪痕。

    对于沁儿突然的哭了这件事,他还是耿耿于怀。

    天知道,看着沁儿流泪,还不如让沁儿直接拿刀捅自己呢!

    “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沁儿笑着,不留一丝痕迹。

    周锦书再三确定之后,见沁儿没有任何的异样,也就没有怀疑了,两人在湖边并没有呆多久,就回去了。

    第二日,宁心澄便向田家下了拜贴,而后便去苏小喜那里找沁儿。

    此时,房中,苏小喜看着沁儿,一脸的凝重。

    “你决定了?”苏小喜问着沁儿,面上神情透着几许的凝重。

    沁儿此时眼睛微红的看着苏小喜,而后点点头。

    “那周锦书怎么办?”苏小喜问。

    沁儿听着苏小喜的话,不由得绞紧了手中的帕子,眼泪滑落,却又很快的止住了。

    “郡主,如果.....”沁儿有些说不出口,随即深吸一口气,才非常坚定的看向苏小喜,“如果他等不了想要娶别人,麻烦郡主告诉他一声,我不会怪他。”

    她不知会分离多久,也不知道周锦书是否能等的下去,时间可以洗刷一切,她不得不想的更多。

    然而,听着沁儿的话,苏小喜脸上愤愤。

    “他敢!”苏小喜恶狠狠的道,随即拉住了沁儿的手,对着沁儿道,“你放心,他若是敢变心,我就让阿陌打断他的腿。”

    此时的苏小喜是完全的一副护犊子的模样,脸上愤愤的表情看着就仿佛已经在想该如何的惩治周锦书了。

    沁儿见状,心中暖暖的。

    “郡主......”除了周锦书,若说沁儿最舍不得谁,那便只有苏小喜了。

    苏小喜看着沁儿的模样,握了握沁儿的手,随即想到什么似的从袖中掏出了一块银牌递给沁儿。

    “这是圣女殿的银牌,如果遇到问题,可以找圣女殿帮忙。”苏小喜说着,就将银牌塞到了沁儿的手上。

    沁儿看着手中的银牌,当即一惊,又塞回到了苏小喜的手中,脸上有些急切。

    “郡主,这样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苏小喜自然是不肯接的,见沁儿还是要将东西给还回来,苏小喜却故意的板起脸来。

    “沁儿,你收是不收?”声音,带着几分的气怒。

    沁儿见苏小喜生气了,一时间不知道怎样才好,有些无措。

    苏小喜见沁儿这样,不由得叹息一声,随即才动手将沁儿的手握紧,让她将那银牌也紧紧地握住了。

    “我不日便要离开,这银牌暂时对我也没用,你就先替我保管,等我再来,你再给我。”

    苏小喜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沁儿自然是不会继续的拒绝的,当即便将银牌郑重的收下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宁心澄的声音,没一会儿宁心澄便走了进来。

    看着苏小喜和沁儿的模样,宁心澄叹息一声,道:“知道你们感情深厚,可这不是还有几日的时间相处么?怎么却像是在话别似的。”

    苏小喜只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见时间也不早了,宁心澄便也就带着沁儿离开了。

    马车,缓缓的驶离宁国公府,朝着田家去了。

    没多久,便到了田府。

    田家的管家早已经等候门口了,见宁心澄的马车来了,立即便热情迎接。

    要知道,宁心澄因为是郡主,又是长在圣女的身边的,在帝国的地位一直不低。

    如今宁心澄又是代理圣女,那地位更是水涨船高了。

    田家一听宁心澄要来拜访,一个个都严阵以待,就是田家主田少爷这些准备出门的人,也都等在家里。

    而这也能够看得出来,帝国的人对圣女殿是多么的崇敬。

    田管家将宁心澄给迎进了田府,就直接的往客厅而去。

    田家不愧是帝国的首富,从府门到客厅的一路上,从一块假山石,一棵树,一块石板,都能看得出期间的讲究。

    在田家,可处处可见貔貅等象征着财富的雕塑或者雕刻。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田家的这些景致,却并没有那种铜臭味,并没有显摆的感觉,而是非常的有格调,让人并不反感。

    才到客厅门口,便见田家家主带着夫人以及几个子女迎了出来,旁边也跟着几个兄弟。

    这些人,便是田家的主体。

    “郡主今日光临,田某倍感荣幸,还请里面坐。”田家主田绍华一脸的笑意。

    只不过,田绍华的那笑意,却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从田绍华的模样来看,倒也不失俊朗,年到中年,身上也多了几许成熟的韵味,只是大概是久经商场,让他那人看着十分的不真实。

    给人的感觉,有些阴沉,有些擅于算计。

    说实话,帝都这些世家的人,宁心澄并不十分的所熟悉,对他们也都是知之甚少的那一种。

    这一次,算是宁心澄第一次主动拜访别人。

    至于曾经,她确实也去过苏家,不过如今对苏家,她少了几许的情分罢了。

    “田家主多礼了。”

    宁心澄微笑,端庄中带着几许的疏离,沉稳中透着几许的清冷。

    这样的宁心澄,倒也没有让田家的人觉得不妥。  在她们看来,宁心澄本就该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