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小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

    并未过多寒暄,田家主便带着众人将宁心澄给迎进了客厅。

    待宁心澄入座,田家便有丫鬟立刻奉上了茶点。

    茶自然是好茶,点心也当然是好的点心,毕竟对于田家而言,这些东西都稀松平常。

    趁着喝茶的空隙,宁心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侧边的沁儿。

    从进来到现在,沁儿面上便没有任何的异状,看不到惊讶,看不到好奇,一直都只静静的跟在自己的身旁。

    她是多少知道一些沁儿的身世的,接触过后也多少有些了解,如今瞧着,倒是对沁儿更多了几分的认同。

    “不知道郡主今日造访,可有事情?”

    田家主开口了,心情貌似很好。

    宁心澄闻言,便是不疾不徐的将手中茶杯给放下,才缓缓抬头看向田家主,眸色淡淡。

    “倒也没有什么。”宁心澄道,“只是我夫君觉得亏欠久久太多,准备留下一些时日,如今在这帝都也无事可做,想着弄一点谋生。”

    宁心澄这话一出,田绍华心中有些许的惊讶,又觉得理所当然。

    惊讶的是信王竟会留下,毕竟虽是小国的王爷,却也是王爷,而留在帝国,可是什么都不是了。

    而觉得理所当然的是,宁心澄的拜贴送来的时候,他心中便思索了一番,想了一通宁心澄突然造访的理由。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宁心澄既是来了田家,那必定就跟商业是有所关联的。

    旁人来田家拜访,也多是想让田家行一个方便,宁心澄如此开口,倒是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这般,田绍华心中甚是得意的。

    在三大家族中,田家是最为低调的,但是在他田绍华来说,田家却是势力最强的一个。

    不是有句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么?田家富可敌国,难道还压不过另外两家不成?

    若非是老爷子这些年来诸多的阻碍,如今田家的盛况绝对不止如今这样。

    想着,田绍华心中多了一丝的不满。

    可惜的是,老爷子在田家整个家族的地位和威望都太大了,老爷子的额脚抖一抖,田家都得抖三抖了。

    所以,对老爷子,他是没有丝毫办法的。

    “田家主可是有难处?”宁心澄见田绍华似乎走神了,不由得出声询问。

    田绍华闻声,当即回国神来,正欲说话,外头便传来了田老爷子田轲的声音。

    “什么有了难处?”

    声音虽苍老,却也中气十足。

    随后,便见一个精神抖擞的老者走了进来。

    听到这一道声音,一直垂着头的沁儿这才抬起头来,朝着田轲的方向看去。

    离苏告诉自己,那日在街上遇到的那个老者,便就是田家老爷子,也就是自己的亲爷爷。

    想到那日天老爷子看到自己的时候那激动的神色,沁儿的眼神微微柔和了几分,眼底水光闪闪。

    不过很快的,沁儿再次的垂首,毫无痕迹。

    因为她如今是丫鬟的装扮丫鬟的身份,所以并没有被人注意。

    田老爷子进来,田家的晚辈都站起来朝着田老爷子行礼,就是田绍华都是一脸的恭敬的起身。

    长辈进来,身为晚辈的宁心澄自然也是从善如流的站了起来的。

    此刻,宁心澄的心情颇好,毕竟她原是以为待会得自己‘无意中’提及田老爷子的,却不料田老爷子自己出现了。

    要沁儿认祖归宗,除了田家老爷子,无人能办的到。

    估摸着,也应该除了田家老爷子,没有其他的人会欢迎的吧。

    想着,宁心澄心中不由得为沁儿担忧了。

    “老爷子是听错了,并没有什么有难处。”田绍华说着,然后示意丫鬟去扶田轲坐下,不过田轲却是拒绝了,自己走到了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那位置,就在田绍华的旁边,表示田轲在田家举足轻重的地位。

    见田轲坐下,田绍华也才坐下,笑对田轲道:“老爷子,方才宁安郡主说信王想在帝国某些生路,我觉得可行。”

    这话,便是答应了宁心澄的提议了。

    在田绍华而言,如今卖给宁心澄一个人情,对他将来也是有所助益的。

    田轲闻言,脸上也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笑着看向宁心澄。

    不过抬眼间,却是看到了宁心澄身边并不起眼的沁儿。

    当下,田轲激动的从位子上站起身来。

    田轲这一举动,让田家在场的人全部都是一脸的不解,不由得朝着宁心澄的方向看去。

    莫不是,老爷子是不愿意给信王行个方便不成?

    “爷爷,可是有什么不对?”田家的嫡长子田瑞丰一脸的关切,问完话之后同韶华交换了一个眼神。

    田轲却是没有例会田瑞丰,而是朝着宁心澄的方向走去。

    至少,除了宁心澄之外,所有的人都是以为田轲是朝着她走来的。

    宁心澄依旧一脸淡定的坐在位子上,心中却是诸多的感慨。

    这田家老爷子,看来是真的对自己的小儿子极其在意的,否则又如何会这般的激动?

    沁儿有这样的一个爷爷,日后日子怕也会好过很多吧!

    想着的时候,田轲已经走到了宁心澄的前面两步远的地方停下,视线却是落在了沁儿的身上。

    “小姑娘,咱们又见面了。”田轲声音虽极力的平稳下来,可是细听之下还是能够听到些许的激动来。

    之前他也让人查过,这姑娘是随着乐安郡主来的,是来自苍冥国。

    会不会,会不会就是他想的那个人?

    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极底,可是田轲还是忍不住去想。

    当年,是他对不住林儿,是他没有保护好他。

    他赶到的时候,林儿就已经......已经不行了,他就倒在自己的怀中。

    而他,当时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乞求之色,临终前,他只来得及说三个字。

    “去苍冥......”

    去苍冥,是林儿最后挂在嘴里的话。

    他知道,也许在苍冥有什么是他所挂念的,是他所遗憾的。

    这么多年,他也曾去过苍冥,也曾暗自的查探过,也曾想去确认林儿心中最后记挂的是什么。

    可是,什么都查不到。

    他至今都记得林儿死不瞑目的样子,那眼中记挂着什么的样子。  想着的时候,田轲的眼眶竟是这样的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