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半枚玉佩
    ,!

    而田轲的不对劲,精明如田绍华又怎么看不出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田绍华看到了沁儿。

    正好,这个时候沁儿抬起了头来。

    当看到了沁儿的模样的时候,田绍华先是蹙眉,只觉得熟悉,却是一时间并没有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只是,莫名的,田绍华的心中却是多了一丝的不安。

    起身,便朝着田轲走去。

    田轲的动静,田家许多人都看到了,也都将大量的目光看向沁儿。

    莫不是,老爷子认得这丫鬟不成?

    沁儿抬头,对上的就是田轲那双红红的带泪的眼眸,沁儿的心中不由得泛酸,有些难受。

    可是眼瞧着田绍华朝着这边走来,沁儿很快的就敛下了心中的情绪,朝着田轲福了福身子。

    “见过老爷子。”

    规矩的一个屈膝礼,面上神色并无大的变化,所表现出来的,尽是一个丫鬟所该有的本分,却又比旁的丫鬟多了一丝的从容。

    见沁儿朝着自己行礼,田轲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正要说话,田绍华却已经到了田轲的身边。

    “这姑娘,老爷子可是认得?”田绍华问着田轲,却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沁儿。

    然而,这样近距离的打量,却是让田绍华心惊,瞳孔当即便是一缩。

    这,她,难道是......可是......不可能!

    对,绝对不可能!田绍华当即便抹去了心中那个荒唐的想法,心中阴郁,面上却不显露。

    可是,即便是如此,田绍华的心却依旧不平静了,看着沁儿的眼神也犀利了几分,对沁儿的出现始终还是介意的。

    “不认得,之前见过一次罢了。”田轲淡淡的道,显然是不想多提。

    此时的田轲的眼底,早已失了方才的激动。

    也许,是他多想了,是他太过想念林儿了。

    世上,又怎会有这样的巧合的事情呢?

    田绍华看着田轲的模样,心中却又是一沉。

    自己都发觉了点什么,老爷子不会一点都发现不了。

    是老爷子知道一些什么么?

    心中想着,田绍华的脸上却是扯出了一抹笑意,看向宁心澄,“看来这姑娘十分得老爷子的缘,不知是郡主的什么人?”

    田家两个地位顶级的人站在面前,身为客人的宁心澄自然是得站起来的。

    只不过,方才因为沁儿,宁心澄是被忽视了的。

    不过,方才的情形,却是出乎了宁心澄的意料之外的。

    方才田绍华眼底一闪而过的戾气,她是瞧见了的,看来,如他们猜测的一般,当年的田三爷的死,其实并不简单。

    确实可能与这个田家大爷有些关系。

    宁心澄心中想着,面上确实不露痕迹,看了一眼沁儿这才道:“她是喜儿身边的丫鬟,今日一来拜访,二则是带她出来采买一些喜儿喜欢的零嘴回去。”

    宁心澄说着的,唇角露出了浅笑,“时候也不早了,那我便先告辞了。”

    说着,便朝着田轲和田绍华点点头,便朝着客厅外走去。

    田绍华在听说了沁儿的身份后,面上的神色却是变了变,眼神都透着几分的阴沉。

    喜儿?那不是苍冥的郡主么?

    这个丫鬟竟然也是苍冥来的,难道说当年那女人没死?不仅没死,还将孩子生了下来?

    越是想着,田绍华的脸色越是难看,一双拳头却是紧紧的握起。

    可是也是因为田轲就在他的身边,让他只得抑制住心中更多的情绪爆发。

    而此时,田轲的视线却是落在沁儿的身上的,所以也没有注意到田绍华的异样。

    只是,田轲的心中却总是有些不明白。

    明明次次都觉得不可能有那样的巧合,可是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从沁儿的身上看到林儿的影子。

    林儿,他的林儿。

    想着,田轲的眼眶再次的酸涩,那眼神中的悲痛也是越加浓烈。

    田瑞丰此刻也站起来了,眼见着宁心澄要离开,而自家的父亲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怕因此失了田家的礼数,便迅速的站起身来,朝着宁心澄的方向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沁儿似乎听到了背后有声音靠近,便停下脚步回头,想要看是谁。

    而田瑞丰没有想到沁儿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停下,竟直接的朝着沁儿的身上撞了去。

    “啊!”

    沁儿一声惊呼,然后就朝着后面倒去。

    就在沁儿要倒下的时候,宁心澄快速的回过头来,动作非常利落的将沁儿给接住了,避免了沁儿摔倒。

    田瑞丰见此,心中终是松了口气,面上却有些尴尬。

    “郡主,方才是在下莽撞,还望郡主不要怪罪。”虽然自己撞的只是一个丫鬟,可是毕竟丫鬟是宁心澄带来的,所以他不敢马虎。

    “田少爷也是无心,不碍事。”

    说着,就朝着田瑞丰点点头,带着沁儿转身就离开。

    “我,我送送郡主。”田瑞丰说着,就要跟上。

    然而这个时候,田瑞丰却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

    一低头,却见地上躺着一块玉佩,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半块。

    只不过,在看清楚了那玉佩上的纹路的时候,田瑞丰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惊讶。

    只是,才低头将玉佩给捡起来,还不曾看仔细,就被田轲一个箭步冲上来将玉佩给夺了过去。

    看着手心的半枚玉佩,田轲老泪众横。

    这玉佩,这玉佩,是林儿的,是林儿的。

    原来,田家的嫡系子弟身上都有一枚玉佩,每一枚的玉佩的相似,却是不尽相同。

    而这半枚玉佩的主人正是田家三爷田绍林。

    就在刚才,沁儿差点摔倒的时候,玉佩从沁儿的身上掉了下来。

    就在屋内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田轲便匆匆的跑了出去。

    那速度,让人几乎不相信他是一个老人。

    “等等,等等!”

    一边跑着,田轲的嘴里还一边喊着,让不少外面的下人都忘记了的手中正在做的事情,一个个的都是一脸的惊愣的看着他们家的老爷子。

    还从没有看到过老爷子这样的激动过,这是怎么了?  下人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皆是一脸的懵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