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这是他孙女啊
    ,!

    田轲的动静闹的太大,让田绍华回过神来。

    只不过,他只能看到田轲从田瑞丰的手中抢过了半块玉佩,然后就朝着外头跑去了。

    当即,田绍华的心中一个咯噔,不好的预感升腾而出。

    “怎么回事?”快步走到了有些不再状况的田瑞丰的身边,田绍华沉声问道。

    而这个时候,田夫人也上前来,一脸担忧的看着田绍华。

    “老爷,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其他的人也都围了上来,总感觉的会有大事发生。

    “爹,那玉佩......似乎是田家的......”

    田瑞丰的话还没有说完,田绍华人也跟着跑了出去。

    该死的,早知道会这样,当初他就应该直接杀了那个女人。

    简直是该死!

    田绍华的眼神有些狰狞可怖,脸色异常的难看。

    他没跑几步,就看到了田轲的身影。

    田轲的面前,站着宁心澄和沁儿两人。

    因为田轲背对着自己,所以他看不到田轲的表情,但是他心中清楚,一定不会很平静。

    想着的时候,田绍华的眼底掠过一抹杀意,但是很快的,田绍华脸上神色便敛了去,只一脸急切的朝着田轲走去。

    “爹,你怎么了?”田绍华一脸的关切。

    然而,田轲哪里有时间理会田绍华?

    此时,田轲握着玉佩的手非常的紧,整个人都有些微颤。

    而田轲的脸上,更是激动的嘴巴都在颤抖。

    田轲这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动容,更何况是沁儿。

    只是,沁儿却是忍住了,只一脸疑惑的看着田轲,然后视线落在了田轲手中的玉佩上。

    “这是我的玉佩......”顿了顿,沁儿一脸为难的看着田轲,“老爷子,这个可否还我?”

    此刻沁儿的模样,恰到好处,看不出一丝的作假。

    而这一刻,沁儿是真的很想认了这个每次见面都会这般激动的爷爷。

    可是,不行。

    如果这样的莽撞的认了人,那对他们没有任何的益处,而这,也不是他们的初衷。

    “你,你说,说这是你的,是,是哪里来的?”田轲声音都在颤抖,一个古稀老人,身子在如何的硬朗,如今这般模样,也是让人心疼不已。

    没有人知道,田轲这么多年来是怎样过去的。

    每每午夜梦回,田轲都会想起田绍林最后死在他怀中的那一幕。

    就会想到那个眼神。

    这么多年,他是那样的自责,也是那样的思念。

    而这些,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能救的了他,更是因为林儿是他最爱的女人所生,也是对经商天赋最高的一个。

    虽然有其他的儿子,却没有一个是他的林儿。

    那个,会让他生气,让他自豪的林儿。

    说着,想着,田轲浑浊的眼泪遍布满脸。

    沁儿要用很大的心力,才能让自己忍住对田轲的所有的情感。

    一想到离苏曾经跟自己说的话,一想到他们为自己出的注意,沁儿暗中掐了自己一下,才让自己缓过神来。

    “这是的奴婢的父亲留给母亲的信物。”说着,沁儿便是一脸感伤的看着田轲手中的玉佩,“那情人结是母亲编的,原本是一整块的玉佩,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田轲一脸的急切,眼底满满的都是期盼。

    沁儿拿出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这才道,“母亲生我之前,父亲突然失踪,留下了另外的半枚。”

    “你母亲她......”田轲又问。

    闻言,沁儿眼底的泪却是越涌越凶,最后竟是泣不成声起来。

    看着沁儿这模样,田绍华眯起了眸子。

    这一刻,他算是可以确定这个姑娘就是那女人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了。

    他就不相信,方才那玉佩会是自己掉下来的。

    田绍华想着要怎么说,才能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宁心澄就开口了。

    “老爷子,沁儿的母亲生下沁儿没多久就因为身子差而过世了。”

    说着,宁心澄一脸心疼的看向沁儿。

    “沁儿那小小年纪为了生存,却不得不混在乞丐中,却是因为太过瘦弱而晕倒,好在是遇到了喜儿。”

    “老爷子,喜儿是将沁儿当作亲妹妹的,这玉坠是沁儿最大的念想,还希望老爷子可以将玉佩还给沁儿。”

    宁心澄的话,半真半假。

    虽说田家老爷子是真的在乎沁儿的,可是,这个时候在乎,可是以后会在乎?

    又能在乎到哪个程度?

    所以,也只能说沁儿的娘是身体不好,而非是中毒了。

    一个孕妇中毒,能够牵扯的事情太多,田家老爷子是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肯定会想到。

    到时候田家老爷子又会是怎样的选择谁都不知道。

    所以,如今还是半真半假的好。

    至于将沁儿的身世说出来这一点,那也是为了让田家老爷子对沁儿更多一份的心疼,这样一来,之后沁儿才会被更好的对待。

    说是太过瘦弱而晕倒,对于乞丐而言,瘦弱不就是吃不饱穿不暖么?

    只要往这个方向去想,田家老爷子对沁儿的怜惜和歉疚就更多。

    虽说,对老爷子而言这样做不太地道,但是沁儿之前的情况,哪里是她说的那样的情况可比的,沁儿所受,远比她说的要严重许多。

    而沁儿没有老爷子的庇护,在田家这样的地方,怕是连骨头都会被啃得不剩。

    为了沁儿,也就只有从老爷子身上下手了。

    果不其然,此刻田轲如宁心澄所想,想到了沁儿当乞丐时骨瘦如材的模样。

    他根本没法去想,这样漂亮的一个姑娘,曾经竟混迹在乞丐这之中,并且瘦骨嶙峋的模样。

    这是他的孙女啊,他林儿的女儿啊!

    想他田家富可敌国,他的孙女却过了个怎样的日子?

    差点饿死?田家的后代,竟差点饿死?

    田轲越是想着,就越是心疼,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滑落,大有一种要心痛的喘不过气来的模样。

    这样的田轲,宁心澄终究是不忍了。

    “老爷子,您看这玉佩......”

    “郡主,实不相瞒,这玉佩,是我田家所有。”田绍华终究是开口了,说着模凌两可的话。  知情人只会当田绍华提出玉佩是田家的,不知情的只会觉得沁儿是偷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