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她就是我孙女
    ,!

    而田绍华在这个时候开口,必然也是又田绍华自己的用意的。

    身为田家家主,田绍林的兄长,他不可能不认得那半枚玉佩。

    既是认得,完全不开口也是说不过去的。

    “这丫鬟既是偷儿?太不像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完全搞不清状况的田瑞泽气怒的声音传来。

    田瑞泽,是田家二爷田绍云所出,只不过如今田家二爷并不在此。

    “爷爷,咱们田家的东西岂是谁都能偷的,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田瑞泽此时已经到了田轲的身边,一脸的义愤填膺。

    田瑞泽是二房所出,平日里并不得宠,时常会被忽视。

    也因为如此,田瑞泽只要有表现的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如今便是如此。

    田瑞泽的话,让因为宁心澄出声而渐渐的缓过来的田轲脸上布满了怒容。

    再看沁儿那一副隐忍悲愤的模样,心中怒气更甚。

    一转头,田轲便对着田瑞泽吼道,“你胡说什么?沁儿她是你妹妹!”

    “什么妹妹?”田瑞泽有些搞不清状况,同时被田轲吼得有些忐忑。

    田瑞泽不懂,可是跟来的田家的那些人却有一些人懂了,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沁儿。

    而沁儿和宁心澄此刻,更是有些震惊疑惑的看着田轲,两人脸上露出的表情可谓是恰到好处,就仿若她们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一般。

    田轲吼完了田瑞泽之后,便泪流满面的看向沁儿,“你是我的孙女啊!”

    说着,田轲颤抖着将拿着玉佩的手抬起来,“这,这是你父亲的,是我那三儿子的,他出生的时候,我亲手给挂在他脖子上的。”

    每说一句话,田轲的唇都在发抖。

    而田轲的话,让在场的人脸色各异。

    宁心澄和沁儿依旧是一脸的震惊,田绍华是一脸的阴沉,田家的几个小辈要么是惊讶,要么就是蹙眉,还有一些知道当年的事情的人,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总之,众人脸色皆是不同。

    “老爷子,这事情......”

    田绍华跟田夫人使了个眼色,田夫人会意上前便要开口。

    然而,宁心澄却是在这个时候恢复了淡定,开口便是打断了田夫人的话。

    “老爷子,这事情怕是不好说,毕竟仅仅凭借半枚玉佩什么都说明不了。”

    因宁心澄抢着开口,田夫人有些悻悻的,但是好在宁心澄所言正是田夫人想要说的,所以田夫人心中也是松了口气的。

    田绍华听着宁心澄这样说,心中不免生疑。

    莫不是,自己猜错了?莫不是今日这事情,不是宁心澄刻意为之,信王想要在帝国谋生这件事也不过是幌子而已。

    殊不知,宁心澄这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

    毕竟,他们并没有想过要让沁儿在今日就认祖归宗,即便是她愿意,喜儿怕是也不会让沁儿这般的随意的就进了田家吧。

    田轲闻言,却是一脸的着急。

    “郡主,这可不只是玉佩,沁儿的长相便是证据啊,之前在街上遇上,老夫就觉得熟悉,不会错的,她就是我的孙女。”

    田轲越是说越是急切,恨不得就出手直接的将沁儿给拉住不让走,可是却又不敢的唐突,只能瞪着宁心澄,仿佛宁心澄是那个要抢走他孙女的人。

    “老爷子,这模样相似而不相干的人,并非是没有。”

    说着,宁心澄便是一脸歉意的看着田轲,“喜儿还在家中等着,宁安便先告辞了。”

    说着,便不等田轲回答,就看向沁儿,“走吧!”

    沁儿闻言,看着田轲手中的半枚玉佩,有些犹豫,却还是道:“这玉佩......”

    显然的,沁儿是想要要回玉佩的。

    可是,田轲怎么舍得?

    当然,比起玉佩,他更舍不得的是沁儿,他的孙女啊。

    玉佩还了,孙女不就没有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僵持。

    田绍华这个时候才终于稳了心神,上前道:“老爷子,这玉佩还是先还给这位姑娘吧,凡事不急于这一刻。”

    无论如何,不能让那野种在今日进他田家的门。

    至于日后,得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进他们田家了。

    脸上满是笑容,心中却是萦绕着各种龌蹉。

    田轲此刻并未多想,只觉得田绍华这话也是言之有理。

    心想着自己若是逼急了,把这孙女吓坏了也是不行,因而虽是不舍,田轲却还是将玉佩给了沁儿。

    沁儿接过玉佩,朝着田轲福了福身子,便转身同宁心澄一同离开了田家,田轲让管家相送。

    只是,若是可以,此刻田轲都想要亲自相送了,那不舍的模样看得田家其他的几个小姐一脸的嫉妒。

    她们还不曾被老爷子这般的看重过,那个曾经是乞丐的丫鬟,凭什么?

    田绍华的嫡女田水暖,因为是田家第一个女儿,所以受到的宠爱自然是比其他的姐妹要多的。

    这个时候见田轲对沁儿那般的在乎,心中就不乐意了,要知道她虽然在田家得宠,可是老爷子却还从不曾对她那样的在乎过的。

    嫉妒让她顾不得其他,上前便将搂住田轲的手,一脸的撒娇的模样道的,“爷爷,人都走了,咱们回去吧!”

    田轲闻言看向田水暖,在回头看到田水暖一身上等的绸缎首饰,肤如凝脂润滑,手若拂柳般纤弱的当口,心中却想起了沁儿一身丫鬟的打扮,那带着坚韧的眼神,以及沁儿曾经经受过的苦难。

    这样的强烈的对比,更是让田轲觉得对不起沁儿,对不起他那林儿。

    当即,田轲拂开了田水暖的手,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便往内院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田轲背影蹒跚,显得有些萧条。

    可是,这一众子孙,却只看到了田轲的偏心。

    田水暖此刻又是委屈又是生气的跑到了田夫人的跟前,“娘!”

    田水暖非常的委屈的唤了一声,当即便被田夫人给揽入怀中安慰起来。

    “看来有人这是要失宠来了啊!”就在此时,另一抹娇俏的声音传来。  出声的是田二爷田绍云的长女田水月,只不过,田水月点完火之后,就带着妹妹田水泠离开了,留下一场的硝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