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府中来客
    ,!

    从田家离开之后,宁心澄和沁儿确实是往山下去了,也确实是在街市上买了一些东西,才打道回府。

    这些,都被田绍华暗中派出来的属下给看在眼底,待亲眼看到宁心澄他们坐的马车回到了宁国公府之后,便赶紧的回到了田家向田绍华说明了这些。

    只不过,田绍华的脸色却是在见过了沁儿之后就没有再好过了。

    如今听得属下这样的汇报,田绍华的脸色却并没有好一点。

    “今夜就将人召集起来!”田绍华脸色阴沉,直接吩咐下去。

    虽只是一个小姑娘,但是他还是觉得对他而言是绝对是一个威胁。

    曾经田绍林威胁到了他,他不会再让他的女儿再来威胁他一丝一毫。

    想着的时候,田绍华的眼底满满的都是狠戾之色。

    这一夜,宁国公府闯入了一群黑衣人。

    这群黑衣人进了宁国公府之后,发现宁国公府的防卫果然跟外界传言那般的太弱了。

    可即便是如此,他们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在接收到了这些人的头儿的指示之后,这些人分为三股。

    一股往客院而去,一股去往主院,还有一股去了下人院。

    然而,这些人才一分开,就直接的被暗处守株待兔的人全部斩杀,无声无息。

    的就算是空气中残留些许的血迹,也最终是被夜风吹散。

    第二日一早,宁国公府便来了客人。

    而这客人不是旁人,正是田轲。

    经历了一夜的无眠之后,田轲一大早便张罗着各种好东西就到了宁国公府。

    既是知道了沁儿是自己的孙女之后,田轲无时无刻不想着快些将人给认下。

    田轲一到府上,就被宁家的管家给恭敬的请了进去,下人也很快的端上了茶点。

    只不过田轲却并没有顾得上去吃喝,而是对着门口的方向翘首以盼,眼中全是期待。

    当下人去通报宁心澄的时候,宁心澄正端着补汤朝着苏小喜所住的院落而去。

    对于田轲的到来,宁心澄倒也了然。

    “我知道了,就说我马上就过去。”对着下人说了这一句之后,宁心澄便直接朝着苏小喜的院落而去。

    去的时候,沁儿正端着热水站在外头,宁心澄才道,房门便被从里面被打开了。

    开门的人自然是苍澜陌了,看到门口的两人,苍澜陌只淡淡的朝着两人点头,便转身回了房间。

    宁心澄和沁儿跟着进去,到了内室便见苏小喜已经被收拾妥当,正坐在床上。

    沁儿将水放下之后,苍澜陌便直接的拿过了水,给苏小喜擦脸和手,动作温柔细致而又熟练。

    就连沁儿都觉得,有苍澜陌在,这房中的事情都没她什么事情了。

    而后,宁心澄便非常自觉地将手中的药膳汤给交给了苍澜陌,并没有想要跟苍澜陌抢‘功’的意思。

    对于这样的苍澜陌,最近这些日子,大家也都已经领教过了,所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只是在苍澜陌给苏小喜喂食的时候,宁心澄看向沁儿,“田家老爷子过来了,你要一起去么?”

    苏小喜听着宁心澄的话,不由得看向沁儿。

    为沁儿有这么一个在乎她的爷爷而高兴的同时,她更是为田家那样的家族背景而为沁儿担忧。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蹙着眉头,有些不高兴,便直接开口道:“这个时候她过去并不好,倒是不如快些将事情办妥。”

    说话间,苍澜陌的眉宇间便有了‘逐客’的意思。

    宁心澄和沁儿相视一眼,皆是有些无语,却还是出去了。

    苏小喜见两人出去,不由得瞪向苍澜陌。

    “苍澜陌!”苏小喜吼,“你干嘛赶人?”

    “有么?”苍澜陌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而后便舀了一勺子的汤喂到了苏小喜的嘴里,“乖,喝汤!”

    苏小喜:......

    默默将汤给喝下去之后,苏小喜想着要跟苍澜陌商量一下对待沁儿她们的态度问题,然而,还没有开口,苏小喜的嘴里又被塞了一口汤,让苏小喜不得不将到口的话给咽了进去。

    等苏小喜终于有机会开口了,汤也已经被她喝完了。

    套路,全是套路!

    可是,该说的话,还是会说的。

    “苍澜陌,下次你不许赶人了!”苏小喜用命令的语气道,气鼓鼓的模样。

    “嗯!”苍澜陌一边给苏小喜擦嘴,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

    苏小喜却是蹙眉,“苍澜陌,我跟你说真的!”

    苍澜陌:......

    见苏小喜依旧瞪着自己,苍澜陌这才放下帕子,道:“有我陪着你不就够了?”

    苏小喜却是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阿陌,下次再见宁姐姐和沁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要离开了,她很是不舍。

    自然,不舍的不是这个地方,而是将会留在这里的人。

    苍澜陌见苏小喜的心情突然的就变得沉闷了,当即便将苏小喜给搂入怀中。

    “傻瓜,我只是让她们去处理该处理的事情而已。”他又怎么不懂喜儿的心思?

    只不过,许久都没有看到喜儿生气勃勃的模样,所以才会故意逗她罢了。

    因为孩子的缘故,喜儿平日里虽看不出有什么,可是偶尔还是会偷偷难过。

    他只是不忍罢了。

    苏小喜没有说话,只将苍澜陌紧紧地抱紧,就好像是要将他牢牢地抓在身边一般。

    “阿陌......”

    苏小喜什么都没有说,只叫着苍澜陌的名字。

    苍澜陌也没有回答,只一遍一遍的轻抚着她的脑袋。

    而另一边,沁儿终究是没有同宁心澄一同去见田轲,而是朝着周锦书所住的院子走去。

    到现在,她还没有跟周锦书说自己要离开的事情。

    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怕周锦书会怪她。

    想到周锦书可能会出现的情绪,沁儿就会想着退缩。

    而其他的人都非常默契的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周锦书,只等着沁儿自己开口。

    田轲今日过来,沁儿的心中很是复杂,有什么东西堵在她的心口,非常的难受。

    只是,她决定,今日这事情,她要告诉周锦书。  至少,得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