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给三日时间
    只不过,沁儿却是没能跟周锦书说,因为当沁儿到了周锦书的院落的时候,周锦书并不在。

    询问之下,这才得知周锦书昨日就已经出去了,并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听闻这个消息,沁儿的眼底有说不出的失落,那背影更是前所未有的落寞。

    只可惜,无人得见。

    与此同时,宁心澄人已经到了前厅。

    田轲原本满心的期待,看到宁心澄来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便歪着脖子往宁心澄的背后望去,却是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

    。

    “田老爷子今日怎么来了?”宁心澄一边走到主位上坐定,一边明知故问的道。

    田轲见宁心澄脸上一副淡定优雅的模样,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而这个时候,有丫鬟进来给田轲换了一杯新茶,也在宁心澄的身旁摆上了茶点。

    宁心澄挥挥手,便让人下去了。

    “昨日的事情郡主想必也是知道的,今日来主要是为了认回我那孙女。”待人下去,田轲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说着,田轲又往门外看了看,道,“沁儿怎么没来?”

    虽只有一夜不见,但是田轲却是想念的紧。

    然而,田轲却是没有得到回应,抬头看去的时候,却见宁心澄只静静的喝自己的茶水,并没有要回答自己的意思。

    见状,田轲的脸上终究多了几许的愠色,沉声道:“老头子我好歹也是长辈,你这是何意?”

    宁心澄闻此言,这才将手中的茶杯放下。

    “老爷子真想知道我是何意?”宁心澄问,看着田轲的眼神却是从容而又清明。

    田轲见的宁心澄这样说,眉头更是紧紧地蹙起。

    只不过这一次,田轲脸上的愠色却是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请讲。”田轲沉声道。

    随遇宁心澄,田轲也是多少了解的,她那般的正色,必定是真有什么要不得的话要说。

    宁心澄见此,才道:“如今还不知道沁儿是否是......”

    “沁儿肯定就是。”田轲不等宁心澄话说完,就不悦的打断,语气酌定。

    那是他的孙女,他自然是认得的。

    宁心澄闻言,默了一下,随即才开口,“即便是,我们也不会放心让沁儿去田家。”

    “我们田家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为什么不放心?”田轲吹胡子瞪眼。

    宁心澄却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田轲,这才悠悠的开口:“田老爷子真的觉得田家不是龙潭虎穴么?”

    被宁心澄这样一问,田轲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脸色一变,垂下了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是可见的是他的周身都带着一种沉重的气息。

    宁心澄见此,又淡淡的开口,“据闻当年的田三爷暴毙而亡,原因至今无人知晓,怕是沁儿回去了田家,没有庇护她的人,

    也不会逃过这一劫吧。”

    “胡说!”

    宁心澄这话似乎是刺激到了田轲,让田轲直接的拍桌而起,脸上有着难掩的怒容。

    宁心澄见此,也是不慌不忙的从位子上起身,神色淡淡的看着田轲,丝毫没有因为田轲发火而有所畏惧。

    而宁心澄看着田轲的眼神,就仿佛要看透一切一般,让田轲的脸色更是难看。

    只不过,在田轲继续发火之前,宁心澄却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田老爷子怕是不知道,昨夜我们宁国公府来了三十多个黑衣人,武功看着倒是不差呢!”

    声音非常的轻缓,可是那话却是撞进了田轲的心中。

    田轲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宁心澄,眼中满满的都是震惊。

    随后,震惊又变作失落,失望,痛心,总之,那眼神非常的复杂。

    最终,田轲的肩膀耸拉了下来,一时间就好像老了十岁,整个人看得都及其没有精神。

    静静的,田轲就站在那一处失神,眼神晦暗。

    许久,田轲才抬起头来,看向宁心澄,眼神坚定,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给我三日时间,我会处理好该处理的事情,三日后我来接沁儿回田家。”

    说着,田轲转身就要离开。

    只是一转身,却见门口一青年正一脸怔愣的看着自己,那神情有些难以琢磨。

    田轲心中有事,也没有多注意,只看了周锦书一眼,便走出了客厅。

    早已候在外面的管家亲自去送。

    “三日后接沁儿回家是什么意思?”等田轲离开之后,周锦书才稍微回过神来看向宁心澄。

    此刻周锦书的眼神有木然,那神情就好像在等着宁心澄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一般。

    周锦书一回来便听到田家的老爷子的来了的消息,想着田轲是沁儿的爷爷,便想着过来看看,却不料是听到了一个他要接

    沁儿回田家的消息。

    田家的人是什么时候知道沁儿的?田老爷子为什么要这样说?沁儿同意了么?

    周锦书的心非常的凌乱,如同乱麻一般的理都理不清。

    宁心澄也是没有想到周锦书会突然的出现,脸上神色微微变化,最后却还是恢复了淡定。

    “你自己去问沁儿吧!”

    这事情,终究还是沁儿自己跟他说比较好。

    周锦书听着,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宁心澄,似乎是没有听明白宁心澄的话一般。

    而下一刻,周锦书却突然的转身,狂奔而去。

    这时,客厅的侧门内门帘微动,下一刻宁心澄便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中。

    “阿景,锦书不会有事的吧?”宁心澄轻声问道。

    苍澜景闻言,蹙眉,朝着周锦书方才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淡淡的出声道:“他防打击能力不错,没事。”

    宁心澄:“......”

    周锦书用了他最快的速度朝着苏小喜的院落奔去,在他看来,沁儿这个时候最有可能在苏小喜那里。

    他现在只想好好的问问沁儿,问她是不是要丢下他了,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留下。

    只因为心中太过着急,所以周锦书根本就没有去注意苏小喜的房间是否是闭着的,也没有想过直接的闯入苏小喜的房间会

    有怎样的后果。

    总之,周锦书是直接的一脚将苏小喜的房门给踢开了,放出了一声巨响。

    然后,又以飞快的速度朝着内室冲去。

    只不过,还没有穿过那一层纱幔,周锦书的身子便呈抛物线状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