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你让我怎么办?
    “没人教你规矩?”苍澜陌冷沉的声音响起,随后如寒冰般的脸出现在周锦书的跟前。

    喜儿的房间,是他可以乱闯的?

    若非他是周锦书,怕是方才那一脚,他至少会去了他半条命吧!

    然而,周锦书可顾不上这么多,只如同不倒翁一般的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红着一双眼睛看着苍澜陌。

    “沁儿在不在?”如果是平时,周锦书必定会想到苍澜陌这个时候在,沁儿就肯定不在了。

    可是现在的周锦书的脑袋堪比浆糊,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这么一点,只能用那近乎热切的眼神看着苍澜陌。

    苍澜陌看着周锦书这个模样,眉头紧蹙。

    可是最后还是好心的说了一句不在,便转身走了进去。

    还没有等苍澜陌到苏小喜的床边,就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是门被撞到的声音。

    苍澜陌额间青筋跳动,看在周锦书这么惨的份上,他这次就先放过他。

    苏小喜早就在周锦书踢门进来的时候就被惊醒了,因为她才刚刚睡下不久的缘故,所以才会让苍澜陌极为的恼火。

    最近苏小喜吃的药有一个特点,那便是特别的嗜睡。

    不过睡醒了之后,苏小喜的身子状况就会比旁的时候好上许多。

    周锦书这一进来,直接的就打断了苏小喜的睡眠,也活该受了那一脚。

    他只能庆幸方才他没有用内力。

    “他没事吧?”虽然刚刚睡着了,可是苏小喜却还是听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他皮厚!”只一句话,苍澜陌便给苏小喜掖好了被子,轻声的道,“睡吧!”

    苏小喜还想说什么,可是受药劲的影响,苏小喜还是睡了过去。

    而在苏小喜睡过去之后,苍澜陌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担忧。

    毕竟是多年的兄弟,说是不担心那是假的。

    对周锦书他也算是了解,那家伙一根筋,既然是认定了沁儿就绝对不会回头。

    所以,他倘若得知自己要跟沁儿分离那么长的时间,心中不知会有多难过。

    换做是他,跟喜儿分开一天都承受不了。

    想着,苍澜陌的手轻轻的抚上了苏小喜的脸,像指示一个潜意识的动作一般。

    周锦书找了沁儿的房间,找了流星的房间,找了宁心澄的院子,找了久久的住处,可是却都没有找到沁儿的身影。

    可以说,整个宁国公府都快要被他像是无头苍蝇一般的找遍了。

    可是,周锦书如果能够冷静下来问问人,或许此刻早就找到了吧。

    只可惜,周锦书因为着急,差不多已经快要失去了理智了。

    等周锦书几乎找了所有的地方找不到的时候,才终于有了一丝的理智,知道了要去问人。

    然后周锦书很快的就得知了沁儿正在他的院落,当即周锦书便朝着自己的院落狂奔而去。

    当周锦书去的时候,沁儿正好从他的房中出来。

    沁儿停住了脚步,周锦书刹住了步伐,两人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却是谁都没有动,皆是双目通红的看着对方。

    沁儿是因为方才哭过,而周锦书,是因为太过激动了。

    周锦书看着沁儿,眼中泛着血丝,脸色却是非常的难看。

    沁儿没有想到周锦书会突然的出现,原本是想着见着了周锦书之后就将事情跟周锦书说了。

    可是看着眼前周锦书这个模样,她却是不知道怎么的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许久,周锦书才缓缓的开口,“你不会回去田家的对不对?”

    周锦书说着,便是用那双泛红的眼眸期待的看着沁儿,期盼着沁儿摇头说不会回去田家,期盼着沁儿说会跟他一起回去做

    他的新娘。

    然而,周锦书的期盼注定落空,因为沁儿开口了。

    “对不起——”沁儿的声音很低很低,声音中带着愧疚带着点点的颤意。

    然而,这些周锦书通通都没有听出来,只一脸激动的冲到沁儿的面前,抓住沁儿的肩膀,有些激动的道:

    “你不是答应我了么?你不是要嫁给我了么?我们不是回去就要成亲了么?”

    一句句的质问从周锦书的口中吐出,沁儿只觉得心如同刀戳般疼痛,痛的她快要呼吸不过来。

    “你骗我的是不是,你不会留在帝国的是不是,你不会去田家的是不是,你会跟我回去的是不是?”

    没有等到沁儿的回复,周锦书再次开口,声音比方才还要急切,眸子比方才还要红上几分。

    只是,周锦书的一个个问题沁儿一个都没有回答,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沁儿的沉默让周锦书害怕,让周锦书心惊,让周锦书脸色惨白。

    真的,这些都是真的。

    沁儿真的要留下,她是真的要留下。

    想着,周锦书缓缓的松开了沁儿的肩膀,一边摇着头一边往后退,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沁儿看着周锦书这个模样,拳头却是越捏越紧,心更是越来越疼。

    想要上前安慰,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胸口的窒息的感觉让她根本什么都开不了口,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周锦书一步步的退开。

    她想将人抓回来,想将他抱住,想告诉他,他不留下,想跟他说她想当他的新娘。

    可是,不行!

    她不能,不能!

    她得留下,必须留下,于公于私都必须得留下。

    然而,在周锦书退开两步距离之后,他停下了,朝着沁儿大声吼道:“你不跟我回去,你让我怎么办?”

    这句话,周锦书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吼出来,声音非常的大,让不远处的鸟儿都惊得飞起,四下散开。

    而周锦书此刻的眼睛更红了,眼底更是泛着泪光,神色伤心而又激动。

    她就这样要抛下自己了么?就这样不要自己了么?她就这样的不在乎自己么?

    沁儿被周锦书这样一吼,先是一愣,随即眼泪便一点点的流了下来。

    无声的哭泣。

    眼泪,沁儿的眼泪,算是周锦书最怕的东西了。

    看着她的眼泪,周锦书先是愣住,随即便有了些许的清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