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承诺,只要你一个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锦书朝着沁儿跑去,一把将沁儿给搂入怀中,柔声安慰道:“不哭,不哭!”

    声音,因为方才的情绪的变动而有些沙哑。

    手,轻轻的在沁儿的背后拍抚。

    这样的动作,几乎算得上是潜意识了。

    总之,无论是什么时候,周锦书都见不得沁儿哭,沁儿的每一滴眼泪就像一把刀,扎进了他的心中。

    熟悉的怀抱,温柔的声音,却是让沁儿哭的越凶了,手紧紧地搂住周锦书的腰,似永远都不想要松开一般,紧紧地。

    只是,哭着哭着,沁儿的身子都开始颤抖了。

    哭岔了气!

    周锦书感觉到了,当即慌忙的将沁儿松开。

    看着沁儿那满脸的泪痕,周锦书再也不想责备,再也不想质问了,看着沁儿这样,他真的好心疼,好心疼!

    沁儿从来就不似一般的姑娘那样的爱哭,可是,他却看她哭了好多回。

    似乎,几乎每次弄哭她的人都是自己,自己怎么这么该死?

    一边想着,周锦书一边用衣袖给沁儿擦着眼泪,动作细致而又温柔,一双眼睛更是专注。

    沁儿就这样看着周锦书,这样贪恋的看着他,想着将他的温柔一次享用个够。

    周锦书发现,沁儿的眼泪怎么擦都擦不完,最后干脆用唇去吻她的眼,她的泪。

    轻轻的,透着十足的珍惜。

    眼泪,苦苦的,涩涩的,就如同她此刻的心么?

    最后,吻着吻着,周锦书的唇落在了沁儿的唇上,动作同样的极尽温柔,带着珍惜。

    然而,令周锦书想不到的是,沁儿竟在这个时候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动作非常的生涩,却带着某种力量。

    很快的,两人在这个吻里迷失了。

    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房间,衣衫有些散乱,呼吸有些沉重的双双坐在榻上。

    只不过,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沁儿的脑袋埋在周锦书的怀中,手紧紧地搂着周锦书的腰。

    良久良久,沁儿才抬起头来看向周锦书,眼眶依旧泛红,只是相比方才那苍白的脸蛋,这个时候她的脸色却是透着一股子

    红晕。

    那看着周锦书的眼神,更是第一次这般的毫不吝啬的释放着深深地情意。

    手,缓缓的抬起,抚上周锦书的脸,轻轻地,柔柔的,带着眷恋,带着不舍,似下一刻就得分离。

    “锦书——”沁儿轻声叫着周锦书的名字。

    “嗯!”周锦书一边应着,一边抓住沁儿那只放在他脸上的手,摩挲着。

    只是视线却是片刻都没有从沁儿的脸上移开,似乎是想要将这个可人儿给刻在心中一般。

    “等我,好么?”沁儿开口。

    原本,她是想要跟周锦书说,让他娶了别人。

    可是,她也是自私的,她不想将这个男人让给别人,她只想当他的唯一。

    旁的,她都不想。

    周锦书只紧抿着唇看着沁儿,却是没有回答沁儿的话。

    沁儿见状,心中微涩。

    “锦书,我必须留下,没有田家,你们想要在帝国经商根本就寸步难行。”

    沁儿说着,另一只手缓缓的深入了周锦书的掌心,轻轻的抓住了周锦书的手。

    “锦书,我想留下帮你们,而且,我也想为父母报仇。”

    这些,便是沁儿留下的原因。

    父亲的暴毙,母亲的中毒,外祖父母的操劳过度,这些,都有一个罪魁祸首,她既是知道了,就不能让那人逍遥法外。

    而她想要报仇,就必须去田家。

    所以,于公于私,她都得留下。

    周锦书看着沁儿,久久的,终是叹息一声,眼里心里都满满的是心疼。

    如今的状况他不是不知道,确实如沁儿所言,没有田家放行,旁人想在帝国经商真的非常的难。

    理智告诉他,沁儿去了田家,许多事情确实是可以解决的。

    可是,她只是一个女子,根本就不应该承担这些的。

    但是,他又不能出言阻止。

    不仅是因为沁儿现在已经做出了决定,他难以改变,更是现在的形势,也只能如此。

    突然的,周锦书觉得自己很没用,这个时候确是丝毫帮不了去沁儿。

    想着,周锦书再次用自己的额头抵住沁儿的额头,眼底带着柔情。

    “我等你,肯定等你,这辈子除了你,旁的女人我都不多看一眼,我只要你一个。”

    这是周锦书的承诺,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如承诺上所言那般的践行。

    沁儿听着周锦书的话,眼中再次泛着泪光,是被感动的。

    有了周锦书这句话,她觉得自己有了更大的信心了。

    “我等着当你的新娘。”说完这句话,沁儿便捧着周锦书的脸,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只剩不舍,再无矜持。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沁儿和周锦书两人几乎是片刻都不愿分离,就算是沁儿去苏小喜那里,周锦书也是死乞白赖的跟上。

    即便因为如此,周锦书接收到了来自苍澜陌的无数白眼,周锦书也只当没有看到。

    反正比起和沁儿分开,苍澜陌的眼刀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可是,即便是时时刻刻的黏在一起,也终究只是几日的时间。

    每每过一日,周锦书就多了一份的不舍。

    两个明明都非常不舍得对方,都因为即将要到来的分别而难过的人,为了不让对方担心,硬生生的就给忍着了。

    到了第三日午后,田轲终是如期到了。

    这一次,不仅仅是宁心澄接待的田轲,就是信王苍澜景,苍澜陌以及苏小喜也都到了。

    经过了几日的调养,苏小喜的身子也几乎都快要干净了,恢复的速度是旁人的几倍,所以当她出现在客厅的时候,面色看

    起来还不错。

    田轲看着苏小喜的时候,眼底带着几丝的讶异,毕竟苏小喜如今算是在月子期间,所以他并没有想到苏小喜也会出现。

    不过想着之前宁心澄所说的沁儿是被苏小喜所救,两人情同姐妹,心中对苏小喜多了些许的感激。

    若是没有苏小喜,怕是自己也没有机会遇到这个孙女的吧。

    只是在下一刻,田轲似想到了什么,眼底闪过一抹遗憾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