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姑娘又如何?
    田轲被周锦书的话气的跳脚,顿时就给了周锦书一个极大的印象分,心中甚至盘算着以后一定要给沁儿介绍一个比周锦书更俊

    朗的青年。

    周锦书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被嫌弃了。

    不过,就算知道,周锦书估计也不会在意的吧,毕竟周锦书还是对沁儿非常有信心的。

    因为周锦书这一茬,田轲也没有多留,征求了苏小喜的意见之后就将沁儿给带走了,只留下一屋子的人难过。

    准确的来说,是苏小喜和周锦书两人难过。

    苏小喜有苍澜陌安慰,苍澜景只管宁心澄,周锦书就只能自己舔抵伤口了。

    而沁儿那边,在沁儿跟着田轲上了马车之后,田轲却已经没有了在应对周锦书的那种理直气壮了。

    在跟周锦书抢沁儿的时候,田轲还敢去拉沁儿,可上马车两人独处之后,田轲却是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看着沁儿的模样有些紧张,对他而言,这个从未曾相处过的孙女,他不知道日后怎么相处了。

    沁儿被田轲那样看着,心中也有些不自在,不过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您平日里可喜欢什么消遣?”沁儿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默。

    说实在的,沁儿曾与外祖父母相处的也是不错,但是到底也已经时间久远,如今也忘了那感觉。

    倒是田轲因为沁儿的话,面色当即变得欣喜。

    “我啊,喝喝茶,遛遛鸟,下下棋。”田轲没有说,他都是自己跟自己下棋来着。

    话匣子打开之后,就再也不尴尬了,田轲与沁儿的聊的非常的亢奋。

    马车就这样的驶入了田家,田家的所有重要的人全部到齐了,就是族老也都到了。

    所有的人都等在前院,除了一些好奇打量的目光之外,大多人的目光都透着不善。

    面对这些视线,沁儿却是能够表现的非常的平静,面上不露一丝的怯意,只一脸娴静的跟在田轲的身后。

    都知道沁儿只是苍冥的乐安郡主身边的丫鬟,可是如今跟在田轲身后的沁儿却是完全的不像是丫鬟。

    反倒是沁儿身上恬淡优雅透着书香气的气质,比起天水暖、田水月等人更像大家小姐。

    加上沁儿跟在苏小喜身边久了,身上也多了一些的处变不惊的气质,整个人都显得高贵起来。

    只不过这样的沁儿,却是更让天水暖她们不服气,至于田瑞泽和田瑞丰这些少爷,此时也是一脸的不善。

    他们可是都知道了,老爷子将将近四分之一的财产给了沁儿的。

    一个野种,还是一个女人,凭什么有资格得到田家那么多的东西?

    家主田绍华和二老爷田绍云脸上神色各异,田绍华虽是不满,却是将所有的不满都藏在了心中。

    到是田绍云,看着沁儿眼神中满满的都是不善。

    当田轲像众人宣布沁儿是自己的孙女,日后是田家主脉的二小姐,从今日起正式入族谱,并且宣布沁儿如今名下的产业之

    后,田绍云就耐不住了。

    “老爷子,她一个女娃子,凭什么得到那么多的产业?我家瑞泽都没有那么多东西呢。”

    田绍云自然是想要说沁儿不是田家的人之类的话,可是,这话早在两日之前他赶回来之后就说了,可是田轲却是将他训斥

    了一顿,如今这样的场合自然是不可能说的。

    至于归属沁儿的产业,他之前不是没有意见,但是老爷子的速度太快,他也阻止不了。

    而他阻止了,也只会被训斥,所以在诸位族老的面前,田绍云还是出声了。

    至于田绍云说的田瑞泽都没有这样多的产业这话,也是事实。

    别说是田瑞泽,就是他田绍云,嫡长子田瑞丰的所有产业加起来,也不到沁儿所拥有的四分之一。

    这样的差距,是一个人都会眼红。

    于是乎,田绍云这话一出,许多人都纷纷出口,全部都是反对的声音。

    还有一些没有出声的人,则是观看,没有给出任何的意见。

    “你们觉得沁儿没有资格接手那些产业?”田轲冷着一张脸睨着在场的人。

    老爷子毕竟当过家主,那身上的气势是田家众人所畏惧的,他这一冷下脸来,全部都安静下来,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

    只不过,他们的脸上的神情却是告诉了田轲,他们是真的觉得沁儿没有资格的。

    田轲闻言,却是冷哼一声。

    “没有资格?沁儿所得的那些,本就是老三自己创的产业,是老三的名下的,沁儿是老三的女儿,难道不该接手?”

    原来,沁儿的父亲田绍林天生就是一个经商奇才,田家纵然是商业世家,可是毕竟经历了百年,传下来早已经不如往日的

    光景了。

    可是,在沁儿父亲田绍林十五岁之后,田家那样的处境有所改善了,田家的事业版图也是越来越大,又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

    这些,许多人心中都是清楚的,全部都是田绍林的功劳。

    而在田绍林手中的产业却是不多,如今沁儿拿的那一部分虽然是田绍林的全部产业。

    但是说起来,田家至少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家产,都是田绍林创下的。

    所以说起来,沁儿手上拿的那一份,田家根本就没有权利质疑。

    许多人知道这个道理,脸色都变了变,有的忏愧的垂首,有的却是依旧不甘。

    田轲冷冷的看着这些人,道,“还是说你们比沁儿更加适合得到那些?”

    “老爷子,虽说你话也没错,可她毕竟是一个姑娘......”终于,有人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姑娘如何,你们莫不是忘了,田家祖上之所以能在帝国站稳脚跟,成为几大家族之一,也是当时的当家祖母的功劳。”

    这话,不是田轲说的,而是另外一个德高望重的族老田毅说的,此刻,田毅的脸上也是愤愤的神色。

    显然的,他开口,是表明了要站在沁儿这一边的。

    从沁儿刚才进来的那一刻开始,田毅便看得出来沁儿的不简单,语气相信田家的那几个败家子,他倒是不如相信一个小姑

    娘来的实在。

    沁儿看向田毅,便看到了田毅朝着沁儿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眼神,让沁儿心中甚是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