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有情况
    田毅所言,并非胡说,而是田家家史中记载了的,几乎所有田家子孙都的知晓。

    所以,田毅话一出口,便许多人都无法反驳了。

    还能怎么反驳?沁儿所得的是她父亲的东西,而沁儿是女子这件事,先祖有例子,再在这上面说文章,岂不是不敬先祖?

    这个时候,田绍华站了出来,脸上展现出了属于家主的大气和威严,又有长辈的几分慈爱,恰到好处。

    田绍华走到了沁儿的身边,的对着沁儿道:“那些东西既是你父亲的,那日后便是你的,他们若是反对,我第一个不依。”

    说着,田绍华画风一拐,又道,“东西你先管着,若是吃力,到时候尽管找大伯父,大伯父自是会不遗余力的帮你。”

    此番话,充分的表现了田绍华身为一个家主的善意。

    沁儿听此言,心中却无半点波澜,只微微朝着田绍华福了福身子,道,“如此多谢伯父。”

    家主既是承认,其他的人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于是乎,接下来拜祖先如族谱以及产业的交接就变得异常的顺利了。

    一夕之间,整个帝都城的人都知道,四大家族之一的田家多了一个小姐,这个小姐还是曾经那个突然包庇了的经商天才田

    绍林的女儿。

    不仅如此,这位排行第二的小姐将继承父亲的衣钵,成为的田家百年来第一个经商的女子。

    自然的,也是有人质疑女子经商的能力的,这个时候清一色女人的圣女殿出面了,斥责了这些歧视女人的行为。

    于是,便也无人继续质疑,毕竟他们不愿意得罪圣女殿。

    等这个风波过去,也已经过了三日了。

    而这个时候,苍澜陌已经向龙帝提出了去意,龙帝关心了一番苏小喜,便也应允了。

    剩下两日,已经改名为田水沁的沁儿基本上都是待在宁国公府,与众人度过了最后的两日。

    到了第三日,一行人便从宁国公府出来,宁久久哭的跟泪人儿似的,沁儿更是满脸的泪痕,宁心澄也是红了眼眶。

    只不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马车终究缓缓的驶离。

    从宁国公府到城门的这段路上,有不少人前来送行。

    不是因为旁的,而是因为苏小喜是圣女的女儿。

    出了城门之后,马车停了一会儿,坐在马背上的苍澜陌勒紧了缰绳,朝着南边的山林望去,眼底有着一丝的不舍。

    终究,在离去之前,还是没有得到孩子平安的消息么?

    那两个孩儿,他可能再见?

    苍澜陌想着,眼眶微微发红。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撩开了车帘,出声问道:“阿陌,怎么了?”

    苍澜陌立刻将眼底的泪意给压了下去,看向苏小喜的时候眼底只剩温柔。

    “没什么!”说着,便让马车继续前行。

    而此时,跟随在苍澜陌身后的离苏,也往南边看了一眼,眼底的神色更是凝重。

    离苏自是要留在帝国的,但是毕竟苏小喜的身子还并未好全,所以准备一路送到东边的边界之地,路上顺带调养。

    再者,离苏是随着苏小喜他们来的,若是不随着回去,必定会引起怀疑。

    所以到时候出边境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个‘离苏’随着他们回去。

    一路往东行,离帝都越远,气温便是越低,也是这个时候他们这才想起如今已经是一月份了,还是天寒地冻的时节。

    索性,他们也是早有所备的,也没有被冷的措手不及。

    大概走了二十来日,他们这才离边境近了,而苏小喜的身子也已经差不多全部恢复了。

    只不过,那身子似乎比往日里更要畏寒些许,平日里离苏会帮着苏小喜用药调理,而苍澜陌则是当苏小喜的暖炉。

    只是,这一路上,周锦书都是一副怏怏的模样,似乎魂都被沁儿给勾走了。

    没了沁儿在身边,苏小喜也是诸多的不习惯,可是比起周锦书,苏小喜的状况不知道好了多少。

    封鸾和封子寒两人也不知道怎的,越来越沉默,这些时日根本就不见两人说一句话。

    每当苏小喜问及封鸾,封鸾都只说没什么,问的多了,苏小喜也就不好继续再问。

    这一日,马车行至一林中便不再继续前行,一行人准备就在这林中夜宿。

    “我去打猎!”车马停下,周锦书丢下这一句话就往林中深处而去。

    苍澜陌便让杨一杨二跟上,其余的人便开始准备小营帐。

    此刻,马车内,离苏正在给苏小喜传授医术。

    一开始,离苏就只帮着苏小喜调养身体,可是后来有一天,苏小喜突然提出要学医。

    在帝国,医术和毒术是分开的,但是苏小喜却觉得要想强大起来,就得多学点东西,况且,她觉得医毒双绝也是不错的选

    择。

    索性,她虽没有学过医术,但是医毒丹方中有关于医术的记载,苏小喜也是有所涉猎的,加之医毒本是一家,有些基础都

    是相通的。

    大概是苏小喜身上流着苏家的血的缘故,也可能是有毒术基础的缘故,她学的非常的快。

    所以,离苏教的也非常的多。

    一开始苍澜陌是一同待在马车里的,只不过因为苏小喜学医太专心让苍澜陌心中不满,而与此同时,苍澜陌也不想打断苏

    小喜做她想做的事情,于是乎,在之后他就不再在马车内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当帐篷搭好了,火堆好了的时候,周锦书却还是没有回来。

    苍澜陌蹙眉,便让天阳去找。

    可是天阳去了许久也不见人回来,苍澜陌这才觉察到了不对劲,便走到了马车前,在车门上敲了几下。

    “怎么了?”离苏探出头来问道。

    “有情况,你留下来保护喜儿。”苍澜陌看着离苏一脸的凝重,离苏见此点头。

    苍澜陌便带着的羽九羽十一他们离开,临去之前苍澜陌看了一眼封子寒,示意封子寒留下保护苏小喜他们。

    封子寒和流星以及封鸾都回到了马车旁,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